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 | 外国势力借黄台仰抹黑修例

■棄保潛逃的黃台仰與李東昇,忽然高調現身。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圖片

■弃保潜逃的黄台仰与李东升,忽然高调现身。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在中美贸易战关键时刻,美国的盟友纷纷出招抹黑中国。在旺角暴乱后被控、其后弃保潜逃销声匿迹的“本土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及成员李东升,近日突然“蒲头”,称他们早于去年5月已获德国批准其“难民庇护”申请,更将矛头指向《逃犯条例》修订。他画公仔画出肠地称,一旦香港通过修例,可以移交他到内地,他将“永远不能回港”,“作为香港首批‘政治难民’,我站出来说话很重要。”香港多名政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此举肯定是政治操作,是外国势力和香港反对派联手阻挠修订《逃犯条例》而无所不用其极,建制派更应该齐心合力,做好有关修例的工作。

在弃保潜逃后一直“潜水”的黄台仰,在香港正在处理《逃犯条例》修订之际接受《纽约时报》和英国《金融时报》访问。黄台仰称,德国批出他和李东升的“庇护”申请,代表“香港在国际上已失去特殊地位”,更直认在这个时候公布消息,是为了令大家关注《逃犯条例》的修订。“作为香港首批‘政治难民’,我站出来说话很重要。”

为阻修例接受外媒访问

黄台仰在访问中大卖悲情,声称自己曾试过因为想念香港而在德国街头哭泣,“没有人喜欢离开自己长大的地方,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沉重的代价。”一旦修订获通过,他将“永远无法回港”。

他称,自己之所以选择前往德国,是因为相信德国在“人权议题”上,能对中国采取较强硬的态度。据悉,他是透过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潜逃到德国。目前,他正在哥廷根大学(University of Gottingen)学习德文,并将于9月开始攻读政治及哲学学位。李东升则经过欧洲多个国家,包括乌克兰等,最终潜逃到德国。

《纽约时报》形容,两人有可能成为中国“这半自治城市(香港)”中,第一批获得这种“庇护”的人,又称港人的个人自由因“北京收紧态度”而受到“侵蚀”,“威胁”香港作为“亚洲法治绿洲”的声誉。《金融时报》则形容,是次事件凸显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香港法治及言论自由“被侵蚀”的情况。而政府推动《逃犯条例》修订,亦引起了本地及国际社会的“激烈反对”。

建制更应齐心做好工作

行政会议成员、经民联副主席林健锋表示,黄台仰自认是刻意现在公布消息,可见其目的就是和外国势力及香港反对派同谋阻挠修订《逃犯条例》,故建制派更应该齐心合力,做好有关修例的工作。

经民联副主席、立法会金融服务界议员张华峰批评,黄台仰选择在立法会就修订一事闹得热哄哄之际高调现身,肯定是政治操作,是配合外国势力对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攻击。

经民联主席卢伟国指出,黄台仰及李东升明显是不想承担法律后果才弃保潜逃,与修例毫无关系,但现在将两事混为一谈,如非有政治目的,再想不到有其他的原因。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社联理事长陈勇批评,黄台仰刻意将自己获“庇护”一事与修例混为一谈,完全是在配合外国势力唱衰修例,居心叵测。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颜宝铃指出,黄台仰刻意将两件事混为一谈,更承认自己是要“唤醒”外界对修例的关注,很明显是配合外国势力抹黑修例。

与修例混为一谈图惑众

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也表示,黄台仰涉嫌破坏香港社会治安秩序,其后弃保潜逃到外国,与修订《逃犯条例》一事根本风马牛不相及。在法律上,倘黄台仰回港自首,都会由香港法院审理,就算法院将他定罪也只会在香港服刑,根本不存在他所声称被“拉回内地”审讯的情况。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强调,黄台仰现在蒲头,其政治目的相当明显,就是与外部势力互相配合,阻挠立法会审议工作,更妖言惑众、抹黑中国。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