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接连"告洋状"】引外力乱港 反对派效忠谁?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 (记者 郑治祖)香港反对派拚命阻挠《逃犯条例》修订,过程中不断引用外国势力所谓的"忧虑",和放大这些国家对内地司法制度的抹黑,为美国及其盟友在中美贸易战的关键时刻提供攻击中国的弹药,更乞求这些国家向特区政府施压。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香港反对派无视公义,更将"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誓言抛诸脑后,所言所行正如"外国议员"一样,以出卖香港以至国家的利益来捞取政治本钱,令人质疑其效忠谁,可谓毫无政治伦理、道德可言,十分可耻。

微信图片_20190524113752

反对派的"告状团"日前访美,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看重",与他们会面。 罗冠聪fb图片

中央对香港特区拥有全面的管治权,惟香港反对派一直不肯承认,更多次拒绝就香港多个重大议题与中央沟通的机会。在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一事上,他们兵分多路、"不辞劳苦"地越洋到美国、德国、加拿大等"告洋状",要求对方通过实际行动向香港施压,更自称此举"合情合理",但在中央发声支持特区政府依法修例时,他们就声称这是"干预"。

微信图片_20190524113756

李柱铭、李卓人和罗冠聪等 15 日出席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 听 证会"。"美国之音"网站图片

梁志祥:为美国添"弹药"

民建联议员、新社联会长梁志祥指出,香港反对派经常主动到英美等国,要求他们插手香港事务,例如早前有关广深港高铁香港段"一地两检"的安排。在是次《逃犯条例》修订的问题上,反对派变本加厉,老、中、青一批接一批到欧美等地,不断抹黑修例,令谣言满天飞,令外国势力可藉此大做文章,为美国及其盟友增添攻击中国的"弹药"。

他批评,这些要求外国势力向中国施压的香港反对派中人,很多都是现任或曾任立法会议员者,甚至有前高官。这些人在履职时曾经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但他们出卖国家、出卖香港的行为,实令人质疑他们效忠的目标到底是谁,"起码不觉得是效忠中国香港。"

葛珮帆:损港利益违伦理

民建联议员葛珮帆表示,在中央表态支持特区政府依法修例后,反对派就不断声称中央是在"干预"香港,但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中央对香港本来就有权有责,"反对派是刻意完全颠倒政治伦理,误导公众。"

反观修例与美国或西方任何国家都没有关系,外部势力根本无权置喙,但他们就多次到欧美等地,乞求外国势力干涉香港事务,要求他们向特区政府施压,"这是什么政治伦理?"她质疑道。

葛珮帆强调,立法会议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但反对派在修例问题上,不顾基本政治伦理,变本加厉要求外力干预。这些人口口声声爱香港,行动却实实在在损害香港利益,令人质疑他们效忠的对象到底是谁。

何启明:让人质疑假宣誓

工联会议员何启明指出,反对派口口声声"爱香港",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却实实在在地损害香港以至国家的利益,言行极无耻虚伪。议员在就职时,都曾在会议厅内宣誓,要"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但反对派就屡次邀请外国势力干预香港,更在中央政府发声时大肆抹黑,令人不能不质疑他们当日的宣誓是真情还是假意。

他并提到,有部分跑到欧美抹黑的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在香港的议会内以至出席特区政府的官式活动时,都一副参加游行、示威的打扮,行为暴力,视"尊重"二字为无物,但到了美国与当地官员见面时,态度就180度转变,正装打呔,一副战战兢兢、听候命令的嘴脸,令人失笑。

微信图片_20190524113800

反对派勾结外力出卖香港 政治忠诚尽失

这次围绕修订《逃犯条例》的政治角力,本港反对派勾结外力出卖香港的表现,变本加厉,令香港各界反感和愤慨。在西方政坛,政党和政治人物必须恪守尊重国家宪制、维护人民利益的基本政治伦理,以做"忠诚反对派"为从政底线。为推倒修订《逃犯条例》,本港反对派勾结外力干预香港、抹黑国家,为外力打压香港、遏止中国崛起输送弹药,赤裸裸地破坏"一国两制",损害香港的根本利益,违背了忠诚反对的基本政治伦理,沦为外力反中乱港的棋子。

"忠诚反对派"最早见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在野党被称为"女王陛下最忠诚的反对党"。在野党未必认同执政党的主张,甚至以打击执政党为主要目标,但对于皇室及国家宪制保持"忠诚",不会动摇宪制。1940年美国大选中败给罗斯福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温德尔.威基,在落选演辞中完整地定义了何谓"忠诚反对派":"我向自己说,『你在未来四年的责任,是充当一个忠诚反对派......』就让我们不要陷入党派政争的错误中,徒然为反对而反对。反对之目的,必须是为了成就一个更强大的美国,而不是为了削弱之。" "忠诚反对派"有两个基本标准:一是认同国家的制度、宪法、主权;二是不会因为党派之见而牺牲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会把一己一党的利益,凌驾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之上。西方强调"忠诚反对派"的理念,旨在确立一条不可逾越的政治底线,要求党争博弈的各方对国家和人民保持绝对忠诚,确保国家稳定运行。

忠诚宪制和国家民族利益,应该是建制政团和人士与非建制政团和人士共同的政治基础。在本港的政治体制下,"忠诚反对派"的基本政治伦理底线,就是不管持什么政治主张,有什么管治理念,追求什么政治利益,都要尊重"一国两制"、遵守基本法、尊重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任何言行,都必须以维护香港利益、港人福祉为依归。

但观察本港反对派在重大政治、社会、经济议题上的言行,从来看不出他们符合两个基本标准,而是一再违反,并且表现越来越变本加厉。在遏制"港独"问题上,反对派把鼓吹煽动"港独"与言论自由划上等号,包庇袒护"港独"分子;人大常委会释法平息立法会宣誓风波,就"一地两检"安排在西九龙高铁站落实作出决定,反对派照例强烈反对,并攻击人大常委会的释法、决定破坏香港法治。近年立法会的无止境拉布,连一些有利经济民生的法案拨款,无一例外被反对派拉布阻碍。

在此次修例的争议中,反对派不尊重宪制、损害香港利益的表现,已经达到毫无顾忌的程度。中央政府表明支持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反对派马上指责中央"干预"香港;另一方面,反对派频频外访告洋状,唱衰香港、抹黑内地司法制度,要求欧美政府、反华政客向特区政府施压。同时,反对派瘫痪议会运作,不断煽动游行示威,散播"人人是逃犯"的谎言谣言,打击特区政府管治威信,企图令香港再陷入矛盾激化、社会撕裂的困局,破坏香港求稳定谋发展的良好形势。

事实上,不论西方还是香港,成为"忠诚反对派"是政党政客保持政治生命的唯一出路。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分歧再大,英国保守党、工党对脱欧的看法再南辕北辙,政党政客都不会也不敢要求外力干预本国事务。相比之下,本港反对派公然勾结外部势力,攻击中央和特区政府,完全无视基本法,无视国家的宪制秩序,以牺牲香港的稳定发展、市民安居乐业来换取他们的政治利益。事实证明,本港反对派根本不想做"忠诚反对派",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宁愿沦为是唯西方马首是瞻的代理人,替外力反中乱港效劳,助美国在反华贸易战中打"香港牌"。对于不忠诚、无底线的反对派,广大市民必然会以强大民意制止其任意妄为,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维护香港繁荣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