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彭定康视香港为攻击中国的工具

保安局建议的《逃犯条例》修订案若通过后,在港逃犯将会以个案形式被移交其他司法管辖区接受审讯。由于在移交罪犯的安排方面存在缺失,香港一直以来都是庇护罪犯的天堂,有些罪犯虽已被定罪,但却无法被移交回其所属司法管辖区。因此,修订《逃犯条例》是堵塞这一糟糕刑事司法漏洞的必然之举。

香港目前只与20个国家签订了引渡协议,因此来自其余174个国家的逃犯可钻法律漏洞,潜逃至香港,以躲避法律的制裁。

别有用心者诋毁修例

据估计,现时最少有数百名逃犯潜藏在港。如果香港希望维护其“安全城市”的声誉,帮助其他司法管辖区追捕逃犯,那么就必须要堵塞罪犯移交安排方面的漏洞。保安局的修例建议正是为了达至这一目的,但却遭到别有用心者的诋毁。

前港督彭定康便是一个典型例子。他常借批评香港来抹黑中国,他表示“信奉法治的社会断不会与不信奉法治的社会达成此类协议”。他的虚伪可谓溢于言表,他所居住的英国与许多独裁政权、崩解中的国家,以及遭受内战蹂躏的国家签订了引渡协议,但他并未表示过不满。

曾担任过欧盟专员的彭定康,自然是希望英国留在欧盟内,以继续领取自己的退休金。不过彭定康可能也对其他欧盟国家与中国的关系有所顾忌,尽管法国、葡萄牙、罗马尼亚和西班牙都与中国签订了引渡协议,但是彭定康并未就此抗议。他必然明白,如果这些国家认为中国不能合理对待移交的逃犯,它们是不会与中国签署引渡协议的。仅仅因为香港希望紧随欧盟内那四国的脚步,彭定康就大表愤怒,着实令人费解。

尽管彭定康声称内地的法律体系中“法院、安保服务和中共想要看到的结果之间并无真正的分别”,但当逃犯从欧盟国家移交回中国时,他又变得完全沉默。例如,2016年中国将浙江籍贪官陈文华从法国引渡回国接受审判;2018年被控贿赂的公职人员姚锦旗被保加利亚遣返回中国;今年2月西班牙将两名涉嫌参与电信诈骗的台湾疑犯移交北京。

然而,彭定康从未就上述案例表达过担忧。原因显而易见,事实并非如他所描述的那样。因香港选择跟随欧盟与内地互相移交逃犯就针对性地批评香港,这充分暴露了彭定康的反华本质。对彭定康而言,香港只不过是他用以攻击中国的另一个工具。

言论犯驳故意挑起事端

此外,彭定康自命引渡法专家,理应知道保安局只是提议设立机制,在适当的情况下把逃犯遣返至另一个司法管辖区,并不代表每一个引渡申请都会获得批准。《逃犯条例》内设许多保障措施,例如疑犯干犯政治罪行,或会因其政治观点而被处罚,又或在遣返后有机会被安插其他罪名,那么该疑犯将不会被遣返。譬如英国虽然和俄罗斯签订了引渡协议,但在过去的17年间俄方共提出67项引渡申请,其中63项就被英方拒绝了。

只可惜彭定康向外界刻意不提这些保障措施。箇中的原因明显不过,是因为与他交谈的人根本不认同他信口开河,指修例是香港自回归以来发生过最坏的一件事。事实是修例旨在增强法令和提高执法效率,范围不只限于内地、澳门、台湾,而是整个国际社会。

彭定康说保安局的建议将破坏中国在“一国两制”方面的承诺,但事实恰恰相反。香港要对其他地方负责,有义务确保自己不会成为窝藏罪犯的天堂,并向外界宣示香港绝不收容罪犯,而修例的目的也正正如此。另外,彭定康冷嘲热讽,说中国尚未向世界证明它诚实可信。其实他只要向与中国签署了引渡协议的40个盟国家和其他地区了解一下,就会发现他们对中国的法律制度,尤其在信守承诺善待逃犯方面感到满意。

若彭定康真的像他所说关心香港,就理应说出事实释除公众疑虑。例如,他可以解释欧盟与中国的引渡疑犯机制运作畅顺,疑犯在遣返途中获得善待。此外,他亦可以解释修例已涵盖了国际社会公认的保障措施,旨在防止引渡机制被滥用。彭定康不但没有向公众厘清事实,反而故意挑起事端。香港要为他的所作所为埋单实在令人痛心。

因此,特区政府必须保持冷静,坚持不懈做应做事情,不要被那些无知或对香港心怀恶意的人所左右。

注:本文英文版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面(翻译:李显格)

来源:大公网 作者:江乐士 前刑事检控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