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林郑批反对派“告洋状”不尽不实

图:林郑月娥冀透过解说工作,讲明修例有人权保障,双重把关,可释除外界疑虑 大公报记者麦润田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在反对派屡“告洋状”的情况下,欧美国家接连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表示,欧盟驻港代表前日约见她,表达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关注,但听不到对方有什么具体担忧,相信只是“立场宣示”。林郑月娥指出,部分香港人把修例争议以不全面方法去外国表述,外国最关注修例的地方跟这小部分人士出访的地方不谋而合。她相信,透过继续的解说工作,讲明修例既有人权的保障、制度的保障、有双重的把关,可以释除外界很多疑虑。

林郑月娥昨日出席公开活动后会见记者,被问及欧盟向她发外交照会抗议修逃犯例,以及美国八名参众两院议员联署要求特区政府撤回修例,她如何回应这些忧虑。特首表示,她周五与欧盟驻港代表处的人员及部分欧洲国家在港的领事见过面,而这类会面并非前所未有,在她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同一种性质叫“知会”的工作,欧盟驻港代表也来见过她,当时的议题是同性婚姻。

“有人以不全面方法表述”

林郑月娥认为,外国对修例的关注和担忧。是由于小部分香港人把修逃犯例的争议以并不全面的方法去到外国表述,而修例在过去三、四个月亦经过了广泛的负面报道:她直指:“很小部分人士将争议以不全面方法去外国表述,引起很多外国政府关注。……最关注(修例)的地方跟这小部分人士出访的地方不谋而合。”

欧盟代表说不出具体担忧

翻查资料,联署致信特首的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八名成员中,包括CECC主席麦考文和共同主席鲁比奥等,本月中曾与访美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及工党李卓人等会面。

林郑月娥亦指出,她在与欧盟驻港代表的会面中亦询问他们可否具体讲出在担忧些什么,但对方“似乎已经是一个立场的宣示”。她指出:“这亦是我们在处理这件事时,这三、四个月的挑战,很多都是立场的宣示,无论是政治立场或其他立场,那就失去了一个能够具体讨论的空间。”但林郑月娥解释,这不等于特区政府不会去听在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担忧。她指出,香港驻海外办事处一直就法案进行解说,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法案正式提交与立法会前,也曾与欧盟代表会面;她表明,若有意见可进一步消除社会疑虑,政府愿意考虑。林郑月娥相信,透过继续的解说工作,讲明修例既有人权的保障、制度的保障、有双重的把关,可以释除外界很多疑虑。

此外,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周五通过支持修逃犯例草案直上大会,林郑月娥表示,若非出现前所未有的极端情况,政府一定不会在不经法案委员会审议的情况下,把法案呈上立法会恢复二读辩论。她乐见大多数议员理解和认同政府的做法,并感谢他们的支持。

张建宗:外国机构忧虑修例出于误解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昨日出席电台节目后对媒体表示,外国机构包括外国传媒及驻港商会,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的忧虑有些是出于认知不足,或是出于误解,又或是一些无谓的恐惧、恐慌。

商会经讲解后撑修例

张建宗指出,外国机构有关举动是出于对条例的误解,对问题掌握不足,亦都涉及地缘政治因素。就欧盟发出的外交照会,张建宗透露,特区政府会有跟进工作,最近已向一个本地大型商会解释,最终是否引渡会由终审法院把关,有关商会了解后已表明放心,并支持政府修例。

张建宗亦指出,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最近在英国伦敦工作时,亦与在英做生意的港人等商界人士讲解后,对方亦表示放心。

有议员外访带出错误讯息

张建宗强调,香港的司法独立,亚洲排名首位,全球排第八,终审法院法官是由显赫的法官担任,具有高透明度,一切在阳光下进行。他形容很多西方国家都不能媲美。他又提到,过去好不幸,有香港议员到外国提述修订逃犯条例事宜,带出错误讯息,令香港受到不公平处理。

“我们有实际需要处理两个现实问题”,张建宗表示,第一是台湾那宗谋杀案件要处理,第二是在法律制度上现时的确有一个空白的地方要填补,这些全都不会影响香港人权的保障。他重申,特区政府高度重视香港的法治、人权、司法独立及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这都是香港成功的核心价值,一定会扞卫这些赖以成功的要素,不会自己削弱这些要素。

李家超:符“双重犯罪”原则才可移交

图:李家超(左)及张建宗(中)出席电台节目,强调以“双重犯罪”原则移交逃犯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重申,修订《逃犯条例》后,在送出方和接收方都属犯罪才可移交的“双重犯罪”原则仍会沿用,因此若一个人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出版“禁书”后返港,港方不会移交。

港人外地出“禁书”不会移交

按政府向立法会提交的草案,修逃犯例后,香港向其他司法管辖区移交逃犯时,仍有多重把关机制及数项保障原则,包括由备受国际认可的司法体系检视、政治罪不移交等,而原条例中发出拘捕令前先由立法会公开审议的程序,因恐怕会惊动疑犯而不具操作性,修例后会被删去。保安局早前更回应社会诉求,把适用于移交的罪类减少9项至37项、把至少判监一年才可移交的门槛提高至三年。

不过反对派仍频频抹黑修例、制造恐慌,谣言之一是港人在内地出版“禁书”后返港,会被移交回内地。李家超昨日受访时表明,在双重犯罪原则的保障下,这种情形中的当事人不会被移交,因为香港有出版自由、在香港不存在“出版‘禁书’”的罪行;同样的情况亦适用于新闻采访,因为香港有新闻自由,所以若香港记者在外地采访了政治异见者而被当地视为犯法,香港亦不会移交。

若上述两种情况仅在香港发生又会否被移交?早前旺角暴乱案逃犯黄台仰称,担心从外国返港后会被移交去内地;对此多位具法律界背景的立法会议员已嗤之以鼻,强调在香港犯法而香港法院又具司法管辖权,就完全不存在把涉事疑犯移交去其他司法管辖区的情况。

至于修例后的法律是否具追溯期,李家超表示,会视乎各地法律而定,若违法行为的发生时间超过了追溯期限,就不能起诉,香港亦不可能移交。

政府将加强沟通及解说工作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前天(24日)大比数通过,撤销遭反对派“拉布”及暴力阻挠而无法展开审议的修逃犯例法案委员会,同意政府把修例草案于6月12日直接提交给大会恢复二读辩论的预告。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表示,法案委员会多次会议都无进展、陷入僵局,直上大会是出于无奈、为势所迫,不过政府仍会加强沟通及解说工作。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承诺,会出席保安事务委员会特别会议,以直接回应议员疑问。

反对派的恶行导致修例草案绕过法案委员会,意味议员无法逐条审议及直接向官员提问。为弥补这缺陷,保安事务委员会主席、民建联陈克勤计划未来两周安排特别会议及一次例会,让议员与官员就修例直接答问,以便市民加深了解修例草案。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表明乐意出席。

修例陷入拖拉无人得益

民建联郑泳舜认为,修逃犯例有助陈同佳案彰显公义、堵塞法律漏洞,具必要性及迫切性,期望立法会尽快通过修例;直上大会未必是最好的方法,但由于反对派“拉布”及暴力阻挠,法案委员会的情况极不理想,直上大会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代表商界的自由党钟国斌亦同意直上大会,因为目前审议修例的工作已陷入拖拉的局面,无人得益,法案委员会亦没机会成立,交由大会讨论是较实在的做法。他又计划对修例草案提出修正案,内容包括把至少判监三年才可移交的门槛提高至七年、特区政府决定移交一名逃犯后有权跟进其人权状况等,以减轻社会疑虑。

冼国林:反对派危言耸听不得人心

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受到反对派的极力歪曲阻扰。著名金融界人士、电影出品人冼国林在社交平台发表文章,对反对派污蔑内地司法,香港法院未能保障港人,内地用借口引渡以及违反“一国两制”等谬论作出有力的驳斥。

冼国林指出,港府提出“一地两检”时反对派反对的论据几乎完全相同。曾有反对派说内地执法人员随时可以任意过界拉人返内地等忧虑。但是今天高铁运作畅顺人人称便,反对派便完全不提,更有反对派人士经常坐高铁过关到内地。

冼国林表示,外国某些官方人事提出所谓担心影响外商投资香港信心的问题,现在世界500强外国大企业不是大部分都在内地有大型投资吗?在内地都不怕,反而在香港因为一条引渡条例就吓怕了。这是什么逻辑呢?冼国林强调,看不到修例会影响甚至损害到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输打赢要捣乱议会

冼国林说,作为一个普通市民,在内地既然无犯法,不相信内地政府会随便去冤屈一个人而惊动两地政府并惹来话柄。

冼国林认为,议会规则是少数服从多数,并非输打赢要。反对派用如此低劣粗俗的暴力方式捣乱议会只能是为反而反不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