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特首林郑:反对派四出抹黑 联手外力扰修例

林鄭月娥昨日批評,一小撮人頻頻赴外國抹黑修例,圖聯手外部勢力阻撓香港修訂《逃犯條例》。香港文匯報記者莫雪芝 攝

林郑月娥昨日批评,一小撮人频频赴外国抹黑修例,图联手外部势力阻挠香港修订《逃犯条例》。香港文汇报记者莫雪芝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欧盟驻港澳办事处及欧盟成员国的外交代表前日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会面,就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发出“外交照会”。林郑月娥昨日不点名批评频频赴外国抹黑修例的香港反对派,直言“有很小部分的人士将这些(涉及修例的)争议以‘并不全面的方法’去到外国表述,引起很多外国政府关注”,而“最关注的地方跟这小部分人士出访的地方‘不谋而合’”,并透露日前与其会面的欧盟代表,并无提到他们具体担心些什么,“似乎已经是一个立场的宣示。”特区政府会继续向各国解说,“他们──或是受到某些人士的影响──有什么不理解、误解,这个解释工作我们继续在做。”

林郑月娥昨日在一公开活动后,被问及欧盟代表向特区政府发出“外交照会”是否“史无前例”时指出,在她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欧盟各代表亦曾就同性婚姻的问题与她会面,并发出“照会”,形式与前日的会面一模一样,“他们也有领事馆的人员来香港,也要我们看看在同性婚姻方面如何可以满足他们的要求。(发出‘照会’)这种(方式)是他们向特区政府表示一个立场。”

欧盟似立场宣示 未闻具体关心点

自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的建议后,香港反对派就分兵到美加欧洲借修例抹黑“一国两制”,以至内地的司法制度和法治情况,而这些国家亦作出了“回应”。林郑月娥点出,香港社会在过去三、四个月对修例有很多争议,“甚至有很小部分的人士将这些争议以‘并不全面的方法’去到外国表述,引起很多外国政府关注。......究竟这些关注在哪里呢?最关注的地方跟这小部分人士出访的地方‘不谋而合’,所以在美国、加拿大、部分欧洲国家都有一定的关注。”

她透露,在日前与欧盟代表会面时,“我在会上问,究竟你有什么实际的关心点呢?你看到这条法例有什么问题会令到你的国民或商界担心呢?我不知道是因为时间短促还是什么原因,我听不到这些意见。......似乎已经是一个立场的宣示。这亦是我们在处理这件事时,这三、四个月的挑战,很多都是立场的宣示,无论是政治立场或其他立场,那就失去了一个能够具体讨论的空间。”

特区海外办事处 继续解说释误解

林郑月娥表示,在外地看香港事务,很多时所掌握的都并非第一手资料,有关的欧盟代表前日在向她表达对修例的关注时,自己已尽量再次解说特区政府为何要修例,特别是修例的内容,无论是在人权保障或在程序的保障都符合国际标准,“我们有信心在这设计之下,我们既有人权的保障、制度的保障、有双重的把关,是可以释除很多疑虑。”

她指出,特区政府在海外有13个经贸办事处,不断解说及听取外国对修例的意见,“我不会说他们(外国)完全无担忧,因为经过这样广泛的负面报道,......他们--或是受到某些人士的影响--有什么不理解、误解,这个解释工作我们继续在做。”

修例交大会二读 仍可听各界意见

修例建议在6月12日提交立法会大会恢复二读,林郑月娥表示,特区政府其间会在继续解说的同时,听取各界的意见和建议,并希望能够在修例建议在立法会恢复二读时作一个整合的回应,“我们会继续聆听意见、去澄清误会,或进一步看看在哪一方面我们可以做一些措施。”

外交部驻港公署召德总领事提严正交涉

外交部驻香港公署负责人前日(24日)紧急约见德国驻香港代理总领事施密特,就媒体报道德国给予香港两名曾参与旺角暴乱的弃保潜逃分子提供“难民庇护”之事向德方提出严正交涉,表达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敦促德方恪守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切实尊重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独立,认清错误,改弦易辙,不得纵容和包庇犯罪分子,不得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港反对派与外国势力在修例问题上的“互动”

2月中

●反对派虽称反对修改《逃犯条例》,但未有明显举动

2月底

○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接受电视访问,称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或影响美港双边协议

3月7日

○香港美国商会声称对修例感“忧虑”,担心会影响香港国际都会的声誉

3月11日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声称,特区政府必须要“坦诚交代”何以要“仓促”修订《逃犯条例》,又称唐伟康对香港亮起红灯,大家应“正视、关注问题”

3月16日

○欧盟驻港澳办事处“接受传媒查询”时声称,该处“密切关注”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的修例建议,又声言在“临时引渡”的情况下,应有令人满意的保障措施。

3月18日

●反对派议员趁“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国会代表团到访立法会抹黑修例

3月19日至30日

●陈方安生联同“专业议政”立法会议员莫乃光、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到美国抹黑修例,先后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开会、获美国副总统彭斯接见、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资深总监Matthew Pottinger会面、与“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代表会面、于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说等,美方透过三人对修例“表达关注”,他们则要求美国政界“发声”云云

3月23日

○欧盟驻港澳办事处主任卡诺接受电台专访时扬言,已就修例对欧洲公民的“影响”向香港特区政府“表达关注”,包括要求延长咨询期,以及咨询其他已和香港签订长期移交安排的欧盟成员国

3月27日

○英国外相侯俊伟致函前港督彭定康,质疑修例咨询过程仓促

3月31日

●反对派发起反修例游行,反对派头面人物李柱铭、“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等都有现身

4月2日

●陈方安生等人向传媒总结美国之行,多次引述美方恐吓香港的言论,声言会以“更强硬态度”关注香港问题,将“更频密”就重大事件“发声”

4月4日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麦考文和国会议员鲁比奥发声明称《逃犯条例》若修例成功,会“侵蚀”香港法治中心和商业中心的声誉,又称香港居民以及在港的外国人,“绝不能被扯入经常用来践踏人权的中国内地刑事司法制度中”

○英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发表报告,声称“有证据显示”香港的自治,特别是法治方面“正受威胁”,忧虑香港在现实中正迈向一国“1.5”制

4月8日

○英国驻港澳总领事贺恩德已接触特区政府高层官员,称修例可能会影响香港营商信心

4月17日

●涂谨申主持的立法会《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首次会议,其间滥用职权拉布,令会议后未能选出主席

4月19日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言人Guillaume Bérubé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访问时,称十分关注香港特区政府提出的修例建议,担心修例或会令访港或居港加拿大人面对“任意拘捕”

4月25日

●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以民主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的身份,伙同该党3名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尹兆坚和黄碧云,及该党副主席罗健熙等,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与唐伟康会面,向对方表达港人对修例的“担心”

4月25日

○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美国和其合作伙伴会“密切监察”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并声言修例后将允许香港特区政府应“北京”的要求,转移逃犯到中国内地,声称“一国两制”持续“被侵蚀”,将令香港特殊的国际地位“陷入危机”

4月30日

●法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涂谨申主持下仍未能选出主席

5月4日至17日

●李柱铭、公民党吴霭仪、工党李卓人、“香港众志”罗冠聪等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邀请访美。李柱铭在亚洲协会纽约总部的座谈会上,引用美国国会辖下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报告,称中美关系因为贸易战变得紧张,林郑月娥“硬推法案”是“另有目的”

5月7日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报告称,《逃犯条例》的修订令美国有需要审视是否鼓励美国商人来港做生意,甚至会影响美国《香港政策法》

5月8日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发表报告,声称“一国两制”正受到“蚕食”,令人忧虑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吸引力。

5月11日

●反对派议员暴力冲击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令会议无法举行。

5月13日

○德国政府邀请陈方安生和郭荣铿访问。德国总理府外交政策办公室总监拜格称“不容许任何德国人或香港人被移送到中国内地受审”;德国联邦议会副议长罗特则称修例“必定会影响”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德国更有可能因此取消与香港签订的移交逃犯协议。

5月16日

○在中美贸易战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及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会见李柱铭等人。美国国务院其后发声明,修订《逃犯条例》会“威胁香港法治”

5月21日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访港,与立法会多名建制及反对派议员闭门会面。据引述,美方在会上“明确指出”中国“没有法治”,并“极度担心”修订《逃犯条例》会严重影响美国和香港的双边协议和引渡条例,《香港政策法》亦有机会大大受到影响。

●民阵公布6月9日再发起反修例游行

5月22日

○黄台仰及李东升获德国庇护的消息传出。两人在接受访问时更拒谈“港独”,只谈修例

5月24日

○欧盟驻港澳办事处及欧盟成员国的外交代表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会面,表达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关注及担忧,并正式发出“外交照会”

5月25日

○美国8名参众两院的跨党派议员联署去信特首林郑月娥,要求特区政府撤回修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