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屠海鸣:“忠诚的反对派”应与卖港派划清界限

最近一段时间,本港的反对派阵营中,除了乱港派外,又裂变出了一个“怪胎”──卖港派。由李柱铭率团到美国、加拿大“告洋状”,称特区政府修例会危害这些国家在港人员的安全,乞求“八国联军”围剿中国、施压香港。其言行之无耻,令人震惊!汉奸港奸本性暴露无遗!

在任何一个民主社会,都会有反对派,但“忠诚的反对派”从来都有底线,那就是效忠国家、效忠宪法,但李柱铭等人已经逾越底线,公然反骨勾连外力、献计祸害香港、违反政治伦理,背叛国家、背叛香港,凡本港“忠诚的反对派”应该尽快与他们划清界限,一刀两断,以免玷污了自己的政治声誉、政治前途、政治品格。

“忠诚的反对派”效忠国家

“忠诚反对派”一词源于英文“Loyal Opposition”,最早出现在英国或其他英联邦地区国会的在野党,他们被称为“女王陛下的忠诚反对派”“Her Majesty's Loyal Opposition”,意思是这些政党虽然在政纲、政策、定位上与执政党不一样,甚至以打击执政党为己任,但同样拥护王室及英国的宪法制度,忠诚于女王和国家。

由此可见,“忠诚”是前提,“反对”只是手段而已。“反对”不是为了把事情搞死,而是为了把事情搞好;不是要颠覆国家的政治体制,而是维护国家的政治体制。在一个民主社会里,“忠诚的反对派”是受到欢迎的,他们喜欢“挑毛病”,甚至“鸡蛋里面挑骨头”,显得极为刻薄,但他们的用意是好的,为了政府施政更加廉洁高效,为了国家利益得到维护,为了选民的愿望能得到最大限度满足。“忠诚反对派”在涉及国家利益层面的事情上往往能够作出理性、正确的选择,甚至可以放下恩怨,与对手共同进退、一致对外。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与实行单一政治体制的地区不同,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了香港的宪制基础,作为“忠诚的反对派”,须效忠于宪法和基本法,立法会每一位议员在宣誓就职时,都须庄严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是依据宪法制定的,基本法规定“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因此,效忠基本法,也就意味着效忠宪法;效忠香港特区,也就意味着效忠国家。重要的是,“效忠”不是说说而已,还必须体现在行动上,这是每一位政治人物应该懂得的基本常识。

卖港派背叛了国家和香港

与“忠诚的反对派”不同,卖港派已经完全背叛了国家和香港。且看李柱铭在出席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的“听证会”时代表卖港派作的发言─

李柱铭要求,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要及时迫使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撤回条例修订。修例是香港的内部事务,纯属中国内政,其他国家有什么资格“迫使”?

李柱铭说,“北京”可以用“莫须有”的罪名引渡美国人回内地,从而“套取公司生意的机密、软件和知识产权等数据”,“全球在港的外国人将成为‘北京’的潜在人质”,“移交逃犯的修订将会把‘绑架合法化’,更会摧残香港这个自由城市”。港府早已明确了修例“八不移交”和“双重把关”原则,卖港派如此歪曲事实,难道不是别有用心吗?

李柱铭又说,现时有八万五千名美国人在港工作或居住,每年来港游客有130万人次,修例会危害这些美国人的人身安全。为了美国人安全,卖港派如此殚精竭虑,而“台湾杀人案”嫌犯眼看着就要重获自由,如何制裁罪犯、彰显公义?卖港派却不管不问,他们到底效忠于哪个国家?

李柱铭还提醒美国人,在贸易战中“勿轻信中国承诺”,还建议美国“重新考虑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这些对美国人的“善意提醒”,正是在赤裸裸地出卖国家利益、香港利益!

卖港派明显已经不是效忠香港、效忠基本法,他们所效忠的是外国反华势力或自己的政治利益。眼下,“八国联军”已经听信了卖港派的谎话,并出于遏制中国的战略需要,借助卖港派及时提供的“弹药”,以联手围剿中国、围剿香港。卖港派所作所为,正如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时的“带路党”。

划清界限才能拯救自己

政治人物必须恪守政治伦理,必须有底线原则。对于香港的政治人物来说,就是要时刻记住自己“效忠于谁?”如果公然效忠他国,无异于“政治自杀”。从反对派阵营里分化出来的卖港派,已经走向反国家、反香港、反体制的道路,证据有二:

其一,勾连外力,干涉中国内政。在许多民主国家,反对派都是依据宪法,透过内部机制进行沟通协调,相互制约,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李柱铭、陈方安生、涂谨申等人却勾连外力,给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施压,已经将自己置于国家和香港的对立面。

其二,挑战规则,发动立会“政变”。涂谨申在立法会议员未超过一半、且“四无”的情况下主持会议,“选举”自己为“法案委员会主席”,这个“山寨版主席”还接连主持“山寨版会议”,逼停“正版会议”。立法会是香港特区政治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基本法赋予其修订法律的宪制责任,作为“资深议员”,公然破坏议事规则,瘫痪立法会,且毫无羞耻之心,这就是铁了心要反体制、反基本法。

卖港派走的是一条死路,他们已置“忠诚的反对派”于危险境地。“当断不断,自受其乱”。“忠诚的反对派”应当机立断,与卖港派划清界限,才能避免被选民抛弃,最终拯救自己。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