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 | 多个外国商会支持港修逃犯例

图:张建宗表示,有商会代表听完讲解逃犯条例后表示全部放心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张建宗昨日向记者进一步表示,在国际商务委员会中,好几个商会积极支持修例,“当我们解释到移交申请个案原来可以最后上诉至终审法庭,再解释到我们终审法庭的组成是由五名法官,其中一位是海外非常任法官,其中一个亚洲的大商会就明白了。”

商会代表:全部放心

他续说,基本法容许本港终审法院邀请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法官参加审判,现任海外非常任法官中包括英国最高法院的正、副庭长。有商会代表听完全部解释后表示全部放心,除了认同亦欢迎政府修例,大部分亚洲国家对修例没有问题,欧洲部分的国家都没有问题,“但最近仍有些国家(有问题),亦很明显哪些国家是发声最多。”

郑若骅:可考虑引入监察员

对于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的法案委员会成立以来,几个星期都未能选出主席,张建宗形容情况“令人费解”、“前所未见”。他指,政府一直积极配合委员会运作,每次都派官员出席会议希望与议员交流互动,但过去会议出现史无前例的混乱情况,甚至出现严重的争执和冲突场面,有议员因此受伤,会议已无法正常运作,令政府亦一直没有机会在委员会上解释修订《逃犯条例》,迫于无奈提出将《条例草案》在下月12日的立法会大会会议上恢复二读辩论,打破僵局。

另外,对于有意见要求条例修订加入额外人权保障,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在电视节目《讲清讲楚》上表示,草案对人权保障完整,当局亦可视乎情况,要求提出移交的地区加入要公开审讯,确保有探视权等额外保障。至于是否可于法例列明移交后需有公平审讯,郑若骅指需时讨论是否可行,现时亦有五个机会在程序中中止申请移交,“法官点样判断一个外国公开审讯系点,我哋系咪要将全部刑事制度喺香港审视过,呢啲事情要慢慢讨论。”

郑若骅认为可考虑如何引入监察员,跟进个案移交后人权保障情况,“例如有些地方我哋特别担心,希望可以有人士,例如监察员,有人可以跟进。”被问及在移交后发现违反移交条件情况如何处理,她表示要根据当地法律提出相关司法程序。

汤家骅:牵涉外力干预 已提升至国家层面

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日前在一个电视节目表示,修订《逃犯条例》因牵涉外国势力干预,已由香港本地事务提升至国家层面、国际事件,导致事情已很难转弯,其中亦牵涉香港部分反对派议员,相当不幸。

汤家骅指出,香港的《逃犯条例》跟足联合国的模范条文和指引,及各国对移交逃犯的共识,包括要简化程序以提高效率、加强打击跨境犯罪、保障人权和移交逃犯并不对立等;另外亦参考了英国移交逃犯的法律框架。他说条例与人权完全无冲突,而且与政治完全无关,即使修例亦不影响既有原则和保障。

汤家骅提到,无论修例前后,涉及政治的检控都不会移交;而且适用于移交的罪类有限,主要针对严重罪行,并非任何犯罪情况都会移交,而最后是否移交,亦要取决于法庭审视证据、条例等,行政长官只是启动程序。他质疑,部分反对者是法律界人士,没理由不懂相关法例,不排除是刻意为之、别有用心,把移交逃犯包装成政治阴谋、声称是企图对付香港政治人物,惟这种讲法与事实相差十万八千里、令人震惊。

汤家骅建议,特区政府可在修例草案中加入更多条文,以释除外界疑虑,例如:若移交逃犯申请超越了某些地方的刑事追溯期,特区政府或法庭便不应该批准移交等。

谭耀宗批欧盟借机抹黑修例

美国国会议员日前联署要求特区政府撤回《逃犯(修订)条例》,欧盟驻港澳办事处又发出外交照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昨日在电台节目直斥,外国政府没有详细研究条文,只是为了配合中美贸易的摩擦地缘政治因素,乘机抹黑香港和中国。他又说,外国势力插手令特首受压,同时又牵涉“一国两制”香港与中央的关系,中央不得不发声,中央在此时表态是好事。

谭耀宗昨日在电台节目时指出,难以理解欧盟与部分美国国会议员反对的原因,世界各国都有引渡协议的条文,香港的修订并无任何特别,反问为何香港修例就是不行。对于坊间担心《逃犯(修订)条例》会被滥用,谭耀宗表示机会极小,因为每一宗移交都要经过行政及司法机关。

谭耀宗又认为,中央原本认为修例只是香港的事务,所以没有表态,但社会近日多了讨论,外国势力插手,中央不得不发声,而这时中央清晰表态是好事。

谭在节目后表示,美国及欧盟表态是不合理,香港工作不应受到不合理的事情影响,而每个国家刑法的追溯期有自己考虑及限制,可以留待给特区政府考虑,他相信官员到时会在法案审议期间解释。

移交程序有多严? 文子星案可参考

20190527030221842

图:去年印度当局向香港律政司申请引渡文子星,从中可见移交程序十分严密繁复

香港向其他司法管辖区移交逃犯,要经过行政、司法机关多重把关检视,过程中亦有多重保障原则,绝非随意而为。那么在实际操作中,移交一名逃犯的程序究竟有多严密?

被指涉嫌策动恐怖活动的印度头号通缉犯、被国际刑警发出红色通缉令的印度裔港人文子星,因被怀疑在港抢劫而被香港警方拘捕。该案去年在香港法院提堂时,因大批警员荷枪实弹看管文子星,而轰动一时。

当时多间传媒的报道都提到,印度当局向律政司申请引渡文子星,并提供了引渡文件,亦即移交逃犯程序的第一个步骤。

在此步骤中,律政司须先检视引渡申请文件中提供的证据等,是否足以在之后的法庭把关环节获接纳,若否,移交程序在这一步就会结束。

文件须法官批准方可拆封

不过原来执行细节并不简单。以文子星案为例,律政司当时收到印度当局提供的引渡申请文件,属密封形式,要带至法庭上,在获得法官批准的情况下,由律政司、法官、涉案人代表律师三方共同见证,方可拆封查阅。换言之,移交逃犯程序中的行政机关把关环节,亦受到法庭监督,移交程序的严密程度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