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新八国联军”反修例多蛊惑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近三、四个月以来,“新八国联军”相继表态称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企图迫使特区政府撤回修例。《大公报》记者整理事件脉络,发现外国势力在回归后频频介入港事,做贼心虚,而他们搞乱香港不外乎三种伎俩,包括:勾连“告洋状”的汉奸、抢占道德高地以及撤资恐吓。事实证明,外国政要都是双重标准,自相矛盾。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麦高文早前就自曝会建议美国政府在中美贸易战谈判上,将香港人权及自由状况放入议程。有政界人士直指,“新八国联军”反香港修例的连串不寻常举动,其实是为了配合中美贸易战,藉此增添攻击中国的筹码。

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修逃犯例近日再度升温。上周,欧盟向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出“外交照会”反对修例;美国跨党派国会议员联署要求特区政府撤回《逃犯(修订)条例》。有份参与联署的麦高文在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等人访美时曾与他们会面,此后麦高文声言会建议美国政府在中美贸易战谈判上,将香港人权及自由状况放入议程,要求美国总统特朗普关注香港《逃犯(修订)条例》。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一针见血地指出,外国势力这些举措只是为了配合中美贸易摩擦和地缘政治因素,乘机抹黑香港,遏制中国。

精心部署干预港事务

《大公报》记者整理外国势力的伎俩,发现他们惯用的第一招,就是勾连“告洋状”的汉奸。自从《逃犯(修订)条例》在今年二月提出之后,反对派就接力到美国、加拿大及欧洲唱衰香港。今年三月,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莫乃光到美国告洋状,陈方安生更与美国副总统彭斯短暂会面,陈太更引述对方称美国“非常关注香港人权及自由状况”。

今年五月,李柱铭等人再到美国,包括出席CECC听证会、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面等。美国国务院此后发出声明,称修订《逃犯条例》威胁香港法治,又称蓬佩奥支持香港长久以来保护人权、基本自由和民主价值,这些均受基本法保障。已过气的香港政治人物及前立法会议员,居然会获得美国如此高规格的会见?美国事后还发声明向特区政府施压,显然一切都是精心部署。

用人权自由做幌子

而外国势力总是以冠冕堂皇的借口反对特区政府修例,美国国务院的声明直言,蓬佩奥支持香港长久以来保护人权、基本自由和民主价值,以此抢占“道德高地”,但这样根本是自打嘴巴。今年三月,美国国务院发表《2018年国别人权报告》,蓬佩奥在报告序言就表明:“就国际关系而言,经济利益一直大于人道主义问题。也就是说,无论一个国家的人权记录如何,只要符合本国利益,美国就会与这个国家合作。”由此可见,在修例问题上,美国关心人权及自由根本就是借题发挥。

至于撤资恐吓,1995年,美国《财富》杂志封面故事就预言过“香港已死”。美国商会今年就《逃犯条例》发表的意见书,扬言修例会成为外国公司是否选择香港,或者是否以香港作为基地,评估风险的重要因素,攻击修例“可能进一步削弱香港作为国际商业中心的竞争力”云云。这些论调,听起来和当年的“预言”何其相似。

事实上,《财富》杂志在2007年认衰,坦言“我们错了”,承认有关文章夸大,事实上香港经济发展良好。资料显示,外资驻港公司的数目由2017年的8225间增加至2018年8754间,升幅为6.4%,日本、美国及英国排名二至四位。由此可见,外国一直称外资撤离香港,但事实上外资公司数目不断上升,所谓“撤资”,不过是恐吓手段。

维基解密:涂谨申为美保护人物

美国此次在反对香港修逃犯例方面尤其“大声”,资料显示,香港回归以后,美国频频干预香港事务,为渗透香港无所不用其极,并与反对派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维基解密在2011年披露的文件,踢爆民主党涂谨申是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严格保护”人物。涂谨申利用最资深议员身份,不断“拉布”阻止《逃犯(修订)条例》法案委员会选出主席,之后又赴美国“告洋状”。

2011年,维基解密踢爆涂谨申是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严格保护”人物,他曾经向领事馆声称,民主党已认出几名北京派来的渗透者。民主党一个“特别委员会”对此展开了长达八个月的调查。

2007年后,民主党内党争不断,频频分裂,从机密文件提供的线索来看,这种现象与涂谨申当年负责的“特别委员会”报告有极密切关系,民主党内一些看法便认为是涂谨申制造“白色恐怖”,打击对手,方便自己在党内上位,接李柱铭的“大佬”地位。

涂谨申当年没有正面回应自己与美国是否密切来往,只称对维基解密的内容感到“好奇怪”,声称过去与美国人员交往时,只是分析香港的社会、经济状况等。

2013年,美国前中央情报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接受报章专访,称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自2009年起即入侵香港及中国内地的计算机,目标包括香港中文大学、公职人员、企业及学生电脑,更主动提及美国中情局在港行动基地就在美驻港总领事馆之内。2014年,前保安局局长李少光曾指出,美国驻港总领事馆规模比其他地区大,职员人数由回归前600多人,增至过千人。

斯诺登案证港“移犯”把关严谨

美国政府和部分政客对修订《逃犯条例》意见多多,声称背后有政治目的、中央藉此操控香港云云。不过资料显示,美国向香港申请引渡时,曾采取投机取巧的手段蒙混过关,事败后更输打赢要、无理指责特区政府的严谨把关,称是“刻意放生”、破坏双方关系云云。

2013年,美国中情局人员斯诺登在香港揭发,美国政府在世界各地大规模监控民众、私人或政府机构等。美方其后以斯诺登涉嫌泄露国防与情报资料等罪为由,按与香港于1996年签署的长期引渡协议,要求特区政府移交斯诺登返美受审。

时任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于当年6月25日、即斯诺登离港后两天表示,律政司早前收到美方提供的临时拘捕令文件后,随即按《逃犯条例》、双边协议订明的程序及原则展开研究,亦即如今修订《逃犯条例》后仍会沿用的第一重把关程序。

不足一周,特区政府向美方提出多项查询,包括:美方指控斯诺登的罪行,是否属彼此双边协议中列明的罪类,即在双方司法管辖区均属犯罪方可移交的“双重犯罪原则”;美方可否交代他们将会用到的证据,以便律政司判断案件是否足以呈上法庭作第二重把关;为何美方外交、法院文件及港方出入境纪录,对斯诺登的姓名出现三种不同表述,而且美方文件未提供斯诺登的护照编号作核对;希望美方澄清有否如斯诺登所讲,入侵香港电脑系统,由此判断引渡申请是否涉及政治检控。

但直至斯诺登离港,美方对上述查询未作回应,导致临时拘捕令无从发出。而事实上,港、美双边引渡协议,由双方共同签署,美方不会不清楚移交程序与保障原则,最后为何保持沉默,你懂的。

事件显示,律政司在移交逃犯事宜上的把关极为严谨、细致入微,绝非表面功夫、行礼如仪,美方暴跳如雷,却也无话可说。而无论修订《逃犯条例》前后,律政司的第一重把关、法庭的第二重把关以及双重犯罪原则、政治罪不移交原则,都保持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