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德国虚伪的双重标准

黄台仰、李东升两人早前主动向西方媒体披露,在去年5月已获德国政府批出“难民庇护”申请。虽然目前没有明确说法,显示德国基于二人属哪一类别“难民”批准申请,但各方估计都是“政治难民”。若然如此,德国此举罔顾香港早已与当地签订引渡逃犯协议;罔顾黄李等人是弃保潜逃的逃犯,而不是什么政治犯;罔顾香港一直拥有公开公平公正的司法制度,在法治上长期高居世界前列的事实,做法相当恶劣。

德国有预知未来能力?

特首林郑月娥日前召见德国驻港署理总领事,对德方的决定表达深切遗憾和强烈反对之余,也强调:“香港的法治精神、执法机关的严谨执法及独立的司法制度,一向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和认同。”并引用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说明“香港的司法独立在亚洲排行第一”,显示本港独立的司法制度得以全面落实,并备受尊重。有理有据,理直气壮。外交部和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也对德国提出强烈抗议。

德国的理由完全站不住脚。能成为“政治难民”,必须的条件是在当地会“因政治检控受到不公平审讯”。香港和国外有人替德国说话,认为正是最近香港一系列“迫害”“不同政见者”的行为,才让德国认为他们会受到不公平的审讯。

这是一派胡言。德国批准他们的“难民”身份是在去年5月。反对派提出的种种“理由”都是二人成为“难民”后发生的:去年5月18日,旺角暴动案主犯之一梁天琦才被裁定一项暴动罪和袭警罪罪成,6月11日才被判监禁六年;去年7月,特区政府才根据《社团条例》依法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去年10月,特区政府才拒绝向前香港外国记者会第一副主席马凯续签工作签证。

即便以上事件如反对派所言是“政治迫害”,但都是发生在德国批出黄李二人“难民庇护”申请之后才发生,难道德国政府有时光机吗?

在此前发生的所谓“法治倒退”、“迫害异见人士”,大抵是因为DQ梁游当选立法会议员资格和取消一些人的参选资格、立法会通过在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等事宜,但这些都不构成德国给予二人“难民”身份的理由。

所谓“‘一地两检’破坏法治”早已被证明是一个反对派口中恶意夸大、渲染恐惧、抹黑中央的谎言。广深港高铁香港段运营后,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宗港人被强行带到内地口岸区送返内地的事。

特区政府取消部分人的参选和当选资格,是因为有关人士鼓吹违宪违法的“港独”主张,这种情况在西方,包括德国亦时有发生。欧洲人权法院曾六次就土耳其政府禁止部分政党参选或解散政党事宜作出裁决,认为土耳其禁止那些鼓吹暴力和影响领土完整性的政党活动,并不损害那些政党或个人的自由权利和人权。西班牙最高法院2003年宣布解散鼓吹巴斯克分离主义的“巴斯克团结党”。

德国自己也禁止政党参选

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第21.2条规定:“一个政党的目标或行为,以伤害和破坏自由民主的基础或对德意志联邦的存在构成危险,那么它们都是不合宪的”。德国各级政府从2002年开始就一直向法庭申请禁止新纳粹政治组织“德国国家民主党”参选,虽然申请2017年被德国联邦最高法院驳回,但至少证明禁止某政党参选并非“违反民主,打压人权”的事,否则何以一个民主政府会为此打十几年的官司。更不能说,因为政府起诉那些政党的人,那些人就遭受迫害,就可以变成“难民”了。

在以上三个例子中,相关被禁政党都涉及有关“影响国家安全或领土完整”的事项。其性质和“港独”分子主张“香港不是中国”完全一样。更何况,“本土民主前线”还不只是“鼓吹暴力”,而是实实在在地“使用暴力”!

德国自己也在国内起诉、申请禁止政党参选,却认为香港特区起诉两名涉及暴动罪的疑犯是“迫害”,就是“没有公正的法律程序”,这荒谬之极。

有消息传出,德国在考虑是否批准黄李“难民”申请之际,有中国官员试图阻止。这如果是真的,说明德国一意孤行,有意为之,问题更加严重。回头看,香港依法取缔“香港民族党”等行动,都在德国批准黄李“难民”申请之后。德国的行为会否令中央和香港研判,“港独”势力正在得到国际上一些别有用心者的支持,这种支持已超出“民间团体”的层次,即外国政府也介入,并且到了不能姑息的程度,于是采取强硬态度取缔“民族党”呢?如果这种符合时序的逻辑能成立,德国政府的无理行为正是香港政治环境越加复杂的原因之一。

黄李二人选择这个时机高调宣布自己被“庇护”也有明显的政治目的。目前正值中美贸易战陷入僵局,美国正在打“香港牌”向中国施压;香港又正在修订《逃犯条例》,欧美都正在配合反对派反对修例;加上“六四”30周年的敏感时刻,黄李两人指香港“有政治难民”,抹黑国家和香港,配合西方势力的政治目的不是显而易见吗?他们的下一着,应该是鼓励一些“港独派”“有样学样”,向西方提出“庇护”,进一步抹黑香港吧?

更讽刺的是,一直叫嚣要“港独”,一直鼓吹香港人不要关心“邻国”的事,一直鼓吹歧视内地人的黄台仰,居然180度大转弯,说自己“不主张‘港独’”,要关心“人权”,要关心“六四”了。不少“泛民”支持者还愤愤不平地嘲笑黄台仰“捞过界”,抢“泛民”的饭碗。可见,黄台仰等为了迎合西方某些势力的口味,改弦易辙,连自己的主张也置之不理了,真是一个政治变色龙。

面对抹黑,特区政府不能就此罢休,有必要向德国采取进一步的抗议措施,以正视听。

作者:闻昱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