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食碗面反碗底”的“泛民主派”

由反对派议员挑起的《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使香港社会陷入严重撕裂状态。反对派的疯狂,令修例工作从法律问题演变成激烈的政治斗争,反对派议员在立法会失却理性的疯狂“拉布”、吵嚷叫骂大打出手并诉诸街头斗争,甚至跑到外国“告洋状”,为美国提供反华炮弹,配合外部势力遏制中国。使争议提升到了“一国两制”和宪政层面的斗争。未来数周乃至整个下半年,反对派声言将发起更多的街头示威以及大规模的包围冲击立法会活动,香港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政治斗争考验。

“反中反共”没有做议员资格

多年来,反对派议员在立法会反23条立法、反国民教育,甚至在立法会内公开叫喊反共口号、侮辱国旗国歌、公开宣扬“港独”言论,他们之中不少人是“反中反共”中坚分子,他们屡屡发难生事,挑战“一国两制”底线、挑战中央和特区政府的管治权威,实际已经沦为祸害香港的敌对势力。

我们知道,立法会是香港特区的立法机关,承担着贯彻落实“一国两制”和执行基本法的重要使命。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根据香港基本法第104条规定,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带头遵守国家及香港法律,自觉爱国爱港,维护国家尊严和根本利益,这不仅是香港立法会议员的基本职责,世界各国议会对属下议员亦有类似规定。反对派议员应该清楚,他们在香港议政权利不是天生固有的,而是中央政府赋予的。他们既不接受就职誓词强调效忠国家和香港的要求,就没有资格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行政区担任议员。

当年中央政府积极回应了港人民主化诉求的愿望,让从没有民主的香港循序渐进地建设实现民主,中央同意成立首开香港历史先河的,由拥护香港回归,赞成“一国两制”的各界代表(包括“民主派”)组成的特区立法会。但是二十多年香港的社会现实使人们看到:这些“民主派”议员竟成了立法会里的“老鼠屎”,成了破坏香港民主及经济民生发展的罪魁祸首,高薪厚禄下长期倒香港米,把立法会变成他们“反中乱港”的舞台!

满口“民主”的香港反对派,表面上十分崇尚西方尤其是英国的议会民主制度,但事实上,他们连英国议会必须遵守的基本精神和基本原则都没有学会,他们的种种劣行表现与英美式自由主义的民主传统完全格格不入。

卖国行为放诸天下皆不容

英国的议会制度,之所以能长期维持国内政治稳定,是因为参政议政的各党派都毫不例外地用严格的党纪来约束议员言行,政党的党纲要求党员须忠诚于君主和英国政府,维护国家现行政治制度。在涉及国家民族的重大原则问题上,或当国家民族利益处于严重危机时刻,比如在二战中抗德入侵及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等事件,议员都表现了强烈的爱国情怀,毫不例外地站在政府一边,同心协力积极应对国难。在解决国家内务方面,就算反对党对行政当局的某些政策或举措持不同意见,亦规定所提出的反对议案必须有原则和负责任,须具建设性、合理性,不能为一党或一己之私而恶意地分化社会、阻碍国家大局、破坏统一;更不会容忍毫无原则的胡搅蛮缠或攻击谩骂。从根本上讲,英国反对党不是敌对性、破坏性的政党,而是平衡社会利益与矛盾,并与立法、行政合作竞争,维护社会安定发展的一种积极良性的力量。

反观香港立法会的反对派议员,吃里扒外、“食碗面反碗底”无所不用其极。数年来陆续有立法会议员到国外唱衰香港,主动邀请外国势力干预国家内务。连英国国会议员都看不起他们的作为。前议员陈方安生及李柱铭在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公听会上,就有多名国会议员连番质疑两人抹黑自己国家及“一国两制”,认为他们责难中国和香港的论据不成立,并反问他们为何不忠于自己的国家。

面对香港回归后的风风雨雨,面对香港因反对派的阻扰破坏所造成的谋发展、求进取之举步维艰,尤其是主动招揽外力干预国事港事,是出卖灵魂出卖祖宗的汉奸行为。在内地和香港都有不少舆论认为,香港反对派已超越了法律道德底线,完全丧失了作为香港特区议员最起码的政治伦理操守,实质已沦为“反中反共”的敌对政治势力。

作者:陆文英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