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路透社称港"匿名法官"反修例 马道立:法官不应评论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路透社声称访问到三名匿名的香港法官,声称对修逃犯例感到不安,因为内地法制做不到公平审讯、香港法官可能受“北京施压”云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昨日通过司法机构回应时指出,一般而言,基于司法独立及公正,法官应避免评论政治及其他具争议的事宜,对于有可能需要法庭处理的法律问题,法官更应避免发表意见。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表示,基本法第85条清楚讲明,香港法院独立审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员履行审判职责的行为不受法律追究。他认为,香港法官具超然地位,法院是看法律、看事实的地方,完全无政治化,亦不应卷入政治漩涡,这种勇悍的法治精神、司法独立是香港成功之处,特区政府曾在法庭败诉、不被法庭“买帐”,而香港法院亦曾因证据不足拒绝移交逃犯,在这方面具丰富经验、独立运作,大家可以放心。

法律界重申修例具多重保障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重申,修例有多重保障,虽然法庭是处理表面证据,但不代表不严谨,背后有一套既有的法律原则,亦有案例依循。

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对上述报道感到诧异,因为现任法官不应就政治敏感的议题表态,以免将来审讯相关案件时可能出现不公平。他认为,移交逃犯申请方本身的司法体制排名,不是移交逃犯程序的重点,英美等国亦与法治排名较低的司法管辖区签订移交逃犯协议。

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主席梁美芬表示,香港的司法独立受“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保护,亦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香港司法机构不会受政治、社会等外部压力左右,加上法官终身制的保障,相信香港法庭完全有能力、有空间按法律原则为移交逃犯程序把关,任何人都不应不合理地怀疑香港司法体系的水平。

身为律师的立法会议员谢伟俊指出,香港法院除了在移交程序的过程本身起到把关作用,被移交者亦有权提出人身保护令、司法覆核以及酷刑或难民申请,法官在其中都有机会参考不同证据,由此判断是否移交,假设移交申请涉及政治迫害,这些机制都为法官提供审视的空间。

身为律师的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认为,有关报道只是引述匿名人士,内容根本无从考证;对修例要认真讨论,而非纯粹大声疾呼,他计划就移交逃犯程序提出加强人权保障的建议。

评论:“资深法官”有心魔?

某外国通讯社声称访问了香港三名资深法官,有关人士对修例表示担心,忧虑一旦试图阻止备受瞩目的疑犯送走,将面临批评和政治压力。

这若真的是出自现任“资深”法官的口,只能说明这些“资深”法官都是滥竽充数,根本未达“资深”资历,连法官最基本的要求和水平都没有。

香港奉行司法独立制度,法官判案从来不会考虑政治因素,只按法律条文作为判决准则。香港的法官奉行终身制,无论他们的裁决结果如何,都不影响法官的“饭碗”。

法官终身制另一重要因素,是让法官在没有任何压力(即生活、就业和政治压力)情况下,按法律条文作公正裁决。

若发生法官错判的情况,还有多重机制,包括上诉庭、终审法院等确保判决符合法律和公义。香港终审法院除了常任法官外,还有多名实施普通法的海外非常任法官把关,这些非常任法官都是地地道道持外国护照的“老外”,这些“老外”会有政治压力吗?

有关报道的出现,只能说明某些传媒要配合某些人的需要,同时说明某些法官心存心魔。

这些“不具名”法官破天荒地接受外国通讯社访问,不禁要问,他们的行为符合司法界的行为操守吗?符合司法不干预行政和立法的基本原则吗?(作者:蔡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