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尽情蹂躏议会精神

爬枱、指骂、包围、阻路、抢夺、施袭等暴行竟然在立法会出现,庄严的议事厅内上演一齣“最烂动作片”,反对派议员与“冒牌法案委员会主席”共同引发了香港民主发展最黑暗的一天。反对派更联同“港独”分子里应外合,分头占领立法会会议室、示威区,密谋制造乱局、瘫痪议会,事件令多名议员受伤。明显地,反对派为了谋求个人不可告人的政治动机,不惜包庇罪犯,尽情蹂躏立法会的精神。

议会内言行不能违法

每个立法会议员都有责任代表市民发表有利香港发展的意见,是议员须坚守的议会精神。为了令议员能畅所欲言,为市民谋求福祉,他们在议会内的言论自由受到保障。而言论自由的前提,就是言论及行为不可违反法律,更不可运用暴力去完成个人或团体的政治企图。

香港民主发展最黑暗的一天之所以出现,正是由于议员发动了一场可耻的违规行动。早前,《逃犯(修订)条例草案》法案委员会举行了两次会议,所谓的“最资深议员”涂谨申主持选举委员会主席程序时,坚持要处理一些主持人无权处理的“规程问题”,结果合共花费四小时仍未能选出主席,令委员会无法运作,有滥权之嫌。

内务委员会作为法案委员会的“母会”,在取得法案委员会过半数委员书面同意下,决定由另一名资深议员石礼谦取代涂谨申主持会议,务求令委员会尽快选出正副主席,令委员会正常运作,可以审议条例草案条文。然而,反对派议员无视内务委员会“指引”,另起炉灶私下召开“冒牌法案委员会”。涂谨申通过其助理向议员发出所谓的“会议通知”和“议程”,格式和立法会秘书处发出的一模一样。新界西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到警署报案,指“冒牌法案委员会主席”涉嫌伪造虚假文书;又指“冒牌法案委员会副主席”、公民党议员郭荣铿涉嫌串谋行使虚假文书,警方将案件列作“求警调查”处理,由港岛总区刑事部公众活动调查组跟进。

反对派议员从事这类疑似违法的行为,实在是罔顾了言论自由的前提——守法,同时践踏了立法会高举言论自由的精神。

除了违规召开“冒牌法案委员会”外,反对派议员又用肢体暴力阻碍举行会议,妄图达到拉倒修例的政治图谋,再一次尽情地蹂躏立法会精神。5月11日,正牌法案委员会主持石礼谦进入会议室,准备举行合法合规的法案委员会会议时,反对派议员运用了前所未有的暴力行动去破坏会议举行。据当时身处现场的议员所言:“反对派议员犹如烂仔上身,行为之粗暴,超越以往我所见过的所有议会冲突,令人震惊”。市民透过电视画面,可以看到反对派议员的行为犹如马戏团表演,实在感到痛心。也难怪石礼谦慨叹,立法会变成了马戏团。

又要反政府又想取公帑

自非法“占中”及旺角暴乱失败告终后,原本以为只有一些思想不成熟的青年才会走向极端。想不到这股歪风亦渗入立法会内,反对派议员颠倒是非黑白,企图争取更多对修例不甚了解的市民支持,令他们对中央政府、特区政府产生不信任感。可见“占中”及“旺暴”期间高举的“违法达义”及“勇武抗争”歪理谬论,仍然荼毒着这群在议会中的反对派议员。他们不断等待时机,重演“占中”、“旺暴”这类违法行为。

反对派议员在议会上的恶行及丑态,让我们认识到这类心存歪念政客的可悲心境:一方面他们既要留在议会中享受丰厚薪酬及福利;一方面又要反对中央和特区政府。这班人受此矛盾心态的支配,常常发表一些对香港不利的言论。

最后,笔者期望反对派议员可以慎言慎行,不要随意拿出“言论自由”作挡箭牌,以此掩饰其卑劣恶行。他们的暴行不但侮辱了自己,更同时蹂躏着立法会的精神。

作者:李伟雄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