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疑窦重重的路透社“深喉”报道

香港司法圈和政圈昨日挺热闹,不少人私下互相打听,路透社“独家报道”中的那三位匿名法官究竟是何方神圣。有人怕被对号入座,问得还特别有技巧。司法界老友对自明说,“今天电话被打爆了,连久没联系的朋友都来电,兜兜转转都是打听消息的。”

引发热闹的,是路透社昨日发出一篇“独家报道”,指不愿透露姓名的三名资深法官和十二位从事商业和刑事的著名律师表示,《逃犯条例》修订是香港法律制度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增加商界、政界及外交界的困扰。报道话,法官们担心,如果今后他们试图阻止移交逃犯给内地,将面临来自北京的批评和政治压力;如果他们批准有争议的移交请求,又可能会被批评只为北京办事,有损外界对香港司法独立的印象。报道还指,由于法官按照惯例不对政治或立法事项发表评论,今次是他们首次公开讨论此问题。

看罢报道,不少朋友对自明说,感觉疑窦重重。

第一重疑惑,是“说法好矛盾,好不合逻辑”。司法界老友说,作为法官,既然守惯例不评论政治或立法问题,就应该谨守传统,不要以法官名义公开发表评论;如果真想发表观点,就公开姓名,“可以声明,是以个人身份发表意见。”这样做,堂堂正正,意见表达了,也没有坏了规矩,更加不会让公众产生诸多遐想。“害怕打击报复?开玩笑,我还想不到香港有谁去报复法官。”

第二重疑惑,是三位法官“很没有法官的风骨担当”。司法界老友说,“法官本应该刚正不阿,匡正反邪,有一说一,具有这样的质量,才是对香港的法治有担当、有贡献。”要知道,香港司法独立和公正,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同。无论在世界正义工程、世界银行或世界经济论坛的法治排名中,香港都排名世界前列,甚至超过美国。在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竞争力报告》中,香港的司法独立排名亚洲第一。香港的司法口碑,不仅有制度保障,也是全港183位各级法官共同努力和维护的结果。“既然是资深法官,法律素养应该不差,香港的法治成就应该也有他们的努力和功劳,怎么就这么轻易否定自己、否定香港?难以置信。”老友说。

老友分析道,作为资深法官,他们应该很清楚现时沿用22年的《逃犯条例》中,有清楚写明法庭的权力。法庭在决定是否移交逃犯时,亦有很清晰的条文及案例参考。过往有案例是法庭认为不需移交的疑犯,要实时释放,当法庭认为需要释放的疑犯,行政长官不可再作任何决定。他们应该比一般人更了解这些。“或许他们太珍惜自己的羽毛,担心自己的观点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被今后的司法实践‘打脸’。”老友笑说。

第三重疑惑,是路透社的报道手法,毫不顾忌公信力风险。“不愿意透露姓名人士”,是传媒的一种报道手法,目的是为了保护俗称“深喉”的消息源,或者不方便公布消息源。有在传媒界打滚数十年的资深传媒人分析,“深喉”通常用于爆料类的新闻,陈述一些重大敏感的新闻事实;也会提前披露一些重大政策,或者是提前释放一些重大事件的进展信息。“深喉”新闻当然是独家新闻,影响力大,但正统主流传媒会非常谨慎,反覆求证;而这些新闻,通常会有后续的进展,来证明并非虚构。

资深传媒人进一步说,用“不愿意透露姓名人士”来表达一些个人观点,对正统传媒公信力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根本无从证明“确有其人”。“路透社这次是依仗自己的公信力,还是根本不怕‘露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上帝知道。”资深传媒人笑说。

作者:李自明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