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法官”匿名可疑 或外力造谣抹黑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路透社昨日报道称访问了3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法官”,他们都对特区政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深感不安”、“深受困扰”,称在移交申请的聆讯中“权力有限”,又声言倘届时拒绝移交逃犯至内地会受到“来自‘北京’的批评和政治压力”云云。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向香港《文汇报》表示,为保持中立,法官不应该接受传媒访问,且3人均为匿名,令人质疑报道的可信性,不排除是外国势力利用外媒造谣抹黑香港,又强调香港的司法独立世界称誉,法官采终身制,无论任命、晋升均不受政府官员所影响,根本不会担心什么“政治压力”。

路透社昨日报道称,他们在香港访问了3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法官”及12名“刑事律师”,均称特区政府是次修例是香港司法制度面临的“最严峻挑战”,而“很多法官”都对此感到“非常不安”。

报道引述有关人等称,在香港普通法制度下,移交的安排必须建基于确保引渡方有公平审讯及人权保障,但“在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司法制度,并没有这些保障。

他们又称,香港法院在有关移交安排的聆讯中,只有“很小空间”可以作出限制,只能检视案件表面证供,以决定请求方具合法性提出申请,不能决定疑犯有没有罪,亦不能检视有关证供有效性。

有关人等称,担心法院若拒绝向内地移交疑犯,会受到“来自‘北京’的批评和政治压力”;倘配合“北京”的要求,就会受本地的批评,令香港的司法独立“受损”。

汤家骅:违反中立形象操守

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对路透社的报道感到詑异,因为现任法官不应该接受传媒访问,更不应就政治敏感的议题表态,否则在审讯相关案件时可能会出现不公平情况,此举严重违反了法官的中立形象操守。

对有关的“资深法官”声称,内地的司法制度无法令人相信保障疑犯的公平审讯权利,及只会施用人道刑罚,汤家骅质疑受访者根本不了解法官的基本责任,对联合国相关指引及模范条文认识也不深入。

他强调,法官有责任处理有关问题,倘认为申请移交方没有公平审讯,可以拒绝移交逃犯,而身为法官者应该明白移交逃犯的重点,应放在自己司法系统有没有足够保障,要确保案中犯人能否得到公平对待,而不是去评估申请方的司法体制的水平。否则,被指法治水平高的欧美国家就不能与其他地方移交逃犯,故认为其“忧虑”是颠倒了条例的重点。

至于有关的“法官”称担心“北京压力”,汤家骅反驳,香港法官处理过很多政治敏感议题,受到很多人批评,“从来没有法官表示,会承受不到这些压力。”倘法官感到有压力,也可向首席法官表达,换另一位法官处理相关案件。事实上,法官的任命及晋升受到基本法的保障,与处理相关案件无关,更不受到特首或内地官员所影响。

梁美芬:按普通法原则审理

城市大学法律系副教授、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强调,在“一国两制”及基本法保障下,香港的司法制度有能力和空间根据普通法原则和精神审理移交逃犯的申请,并作出独立的裁决,不受政治压力影响,特别是香港的法官实施终身制,过去处理很多争议性案件时都是依法断案,根本没有“受到压力”。

谢伟俊:匿名者“说什么也行”

身为律师的立法会议员谢伟俊直言,以“匿名”的方式受访“说什么也行”,而该名所谓“资深法官”的观点亦很有问题,因为倘被移交者觉得受“政治迫害”,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司法覆核,甚至酷刑或难民申请,由法官作出裁决。

黄国恩:“北京压力”天方夜谭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指出,香港的司法独立获得基本法保障,世界称誉,法官在审理案件的时候根本不用担心随便被炒、被扣人工或受到任何惩罚,故所谓受到“北京压力”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续指,3名自称“法官”者可信性甚低,而在修例闹得沸沸腾腾之际,有外媒访问“法官”,实在太过巧合,大家应有所警惕、理性地去分析其可信性,并不排除这是外国势力利用外媒造谣抹黑香港的伎俩。

傅健慈:3受访者杞人忧天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傅健慈指出,现行条例和修例内容充分保障了疑犯的人权和合理权益,而很多香港社会觉得判得轻的争议性案件,中央政府都“没有出过声”,质疑这3名受访者即使真的是“资深法官”,也未免是杞人忧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