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看清“泛民”反修例的手段和意图

《逃犯条例》修订原本属于香港自治范围内的事情,目的是为了堵塞法律漏洞,防止香港成为“逃犯天堂”,这一做法符合国际惯例。但目前的局势演变似乎已经远远超出了香港范围,变成了一场“国际关注和干预”的大事件。笔者认为,这样的现状其实是一件大好事,因为大家可以从中看清反对派及背后黑手的各种作为和本来面目。

反对派惯用的四招伎俩

反对派为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使出惯用的手法:

一是通过媒体故意误导他人。把《逃犯条例》修订方案污蔑为“送中”方案;甚至连顶着“民主女神”光环的余若薇大律师都不惜毁坏自己的专业诚信,在网上发放截图刻意误导,散播“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移交内地审”的错误信息,更列明“资料来源:《大公报》及《文汇报》”。在受到谴责后,她又再发出贴文,称自己只是上载别人的截图,竟然被“抹黑”,扬言“照抄都出事?”作为大律师,她难道不知道要事先做一番证实?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香港大律师公会一直自诩为“法治的守护者”,过去每当有一些争议性问题时,往往会藉“维护法治”之名,发表政治立场宣示书。此次《逃犯条例》修订,该会两度发声明,更有十二名现任和前主席“联署”的集体行动,看上去该会似乎“真的关注”香港法治,其实更多的是出于他们的“傲慢与偏见”,其对有关法律的解读往往是扭曲的。

二是故意恐吓他人。说什么如果通过修订《逃犯条例》后,七百万港人的人权和自由立即会受损,随时会被内地安插罪名移送内地法庭审讯,无端入狱,云云;甚至危言耸听说,通过《逃犯条例》修订,就是“‘一国两制’的死亡”,香港会变成内地一个普通城市,再没有人投资了,云云。由此想起了反对派在“一地两检”讨论中是如何恐吓香港市民的,他们不顾事实发表谬论,说什么“一地两检”就是容许内地公安在香港“抓人”,将来要抓反对派不用等到内地才抓,一进入高铁西九龙站就可以抓了;还有什么“一地两检”是“突破口”,一旦突破了,以后内地公安就可以到中环抓人了。事实证明他们就是谬论!

三是在立法会阻扰政府的议案,从无限度的“拉布”,发展为议会暴力。日前,反对派议员粗暴阻扰会议主持人石礼谦进入会议厅,制造议会暴力,就是一个明证。反对派以为有议员身份作为“护身符”,就可以任意作为,实在是利令智昏。

四是向洋主子“告状”,向西方国家提供虚假事实,要求干预。难怪要被人骂“汉奸”。反对派代表最近去美国见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蓬佩奥以反中闻名,他居然肯拨出十五分钟会见香港这些在他眼中微不足道的地区政客,完全可能看中了反对派所提供的“子弹”,可以用来作为攻击中国的筹码。

反对派这二十多年来用惯了的方法再加上媒体的渲染,的确糊弄了不少人。例如,媒体近日接连报道所谓的大学及中学联署反对修例,实情却是个别反对派中人假藉学校之名发起联署。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回应指,这些学校已经向教育局说明,联署行为只是个别人以校友名义自行组织行动,并不代表学校立场,并呼吁老师在向学生解答条例修订时,不要添加个人看法和政治想法。有校长亦反映,他们事前对所谓“联署”毫不知情,呼吁大众认清有关内容与学校无关,勿将政治带入校园。

路透社更引述三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法官和12名律师反对修例。香港如此自由,这些人居然不愿意透露姓名,不是心怀鬼胎,就是路透社制造新闻。

修例于中央于港皆重要

修订《逃犯条例》是为了堵塞法律漏洞,维护公义;《基本法》第23条立法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两者看上去似无关联,其实不然。何君尧议员指出:既然香港不能成为“逃犯天堂”,试问又怎能变成“反中基地”呢?从表面上看,反对派反修例的目的是为区议会和立法会选举热身和吸引支持者,企图扭转日益对反对派不利的选情。事实上,反对派的真正目的是企图通过阻扰《逃犯条例》修订来阻止《基本法》第23条立法。

有证据显示,反对派是将《逃犯条例》修订与23条立法捆绑在一起的,目的就是要将两者均“妖魔化”。反对派恐吓市民称一旦通过修例,将不需要《基本法》第23条立法,说:“修订《逃犯条例》比23条立法‘更毒更辣’”、“修例是为23条铺垫”云云。至于坊间所说的反对派充当外国势力的反华棋子,以此得到外国反华势力更大的青睐和支持,都是为以上两个目的服务的。

反对派用的是连环套,将反修订《逃犯条例》与23条立法捆绑。对此,特区政府理应见招拆招,化解难题。首先应该顶住压力,确保《逃犯条例》修订获得通过。修订《逃犯条例》是符合国际共同打击罪犯的事情,是不能后退的立法工作,否则,就会出现2003年撤回23条立法的翻版,令政府权威受到进一步打击。

同时,特区政府也应该果断重启23条立法工作。诚如何君尧议员所说:既然林郑特首无惧反对声音多大,也要决意不做“鸵鸟”,坚决地在今年立法会休会前将《逃犯条例》修订通过,堵塞现存的法律漏洞,那么她就更应该无畏无惧地以更坚决的态度去履行特区政府的宪制责任,不管社会氛围怎样,也要尽快为23条立法。

来源:大公网 作者:顾敏康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