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阻止政治黑手伸入中学校园

那是香港回归祖国前两年,末代港督彭定康戴上“民主”的假面具,在立法局大幅增加直选议席,惠及那些经常以甜言蜜语哄骗市民,又以危言耸听言论恫吓市民的“民主派”,为“民主派”制造骗取更多议席的机会!

回归前,有“民主派”领袖前赴加拿大卡加利市筹款,演讲时忽然伤心流泪、七情上面地向与会人士说,是次到加拿大演讲可能是最后一次,因九七之后香港将再无言论自由、更会限制异见人士出境云云。结果是,回归后,香港不单“马照跑、舞照跳”,反对派政客继续利用“言论自由”作武器,肆意恫吓、误导市民,又经常到西方国家“告洋状”。“民主派”在港英年时的议会内驯如羔羊,对待港督更是毕恭毕敬;回归就变得嚣张跋扈,在会议上拍枱拍櫈是小事,辱骂特首是等闲。

事实胜于雄辩,香港回归祖国后,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民主哪一点是较港英时期减少呢?但“民主派”自欺欺人,继续妄图以谎言损毁国家香港及香港的声誉,从而挑动各阶层的各种不满情绪,作为捞取选票的本钱。近年来,大学生与中学生成为瞒骗的最主要目标,也是选票票源基本盘,一句“公民抗命、违法达义”就可以无视法律发动非法“占中”;一句“生于乱世,有种责任”就迷惑了心智未成熟的年轻人参与2016年旺角暴乱,将行使暴力破坏社会秩序讹称为“使命”。

如今,“民主派”大本营的教师工会头头,承袭危言耸听的“优良传统”,光明正大地诬蔑《逃犯条例》修订,犹如拿着水晶球般预测未来,胡言一旦修例后,教师带领游学团到内地交流考察时,会担心一旦失言,返港后会被要求移交内地受审,令言论空间会收窄云云。极力编造罪状向社会力陈《逃犯条例》修订的不是,极力阻截修例堵塞法例漏洞。总的是,若然《逃犯条例》通过修订,香港亡矣!从法律角度看、从教育角度看,如此夸张的叙述是事实吗?

另一边厢,尊贵的“民主派”议员在议事堂内以脏言侮辱特首,又要求特首下台,野蛮得很。这种打着民主、法治旗号反民主、法治的做法,说实在,如有“球证”在侧,摆事实、讲道理,要下台的应该是那些整天大话连篇、误导广大市民、教坏下一代,却总是诿过别人的“民主派”议员,他们倒应该集体辞职!这才是香港之福、国家之幸。

来源:大公网 作者:何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