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交犯刑期增至七年 须由中央机关提出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郑治祖)针对社会各界对《逃犯条例》的修订有疑虑,立法会39名建制派议员前日联署去信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建议将可移交罪犯的罪行刑罚年期提高至7年或以上、各地就个案移交提出申请须由该地的中央机关或部门提出。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傍晚宣布,特区政府决定在3方面提出共6项额外措施,包括接纳建制派的两项建议,同时提出加强对疑犯的保障,包括因应个别情况,在启动"特别移交安排"时加入更多限制;被移交的香港人在定罪后可申请回港服刑;以个案方式商讨移交后的探望事宜等。各建制派政党对政府接纳社会各界的建议表示欢迎。

建制派议员昨晨举行记者会,表示39名建制派议员前日联署去信林郑月娥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就修例提出两项建议,一是将可移交的罪犯罪行刑罚年期提高至7年或以上,以反映修例所处理的特别移交安排只针对情况严重的罪行。二是各地就个案移交提出申请,应由该地的中央机关或部门提出,"以内地为例,必须统一经由国家级部委(例如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移交要求。"

■ 39名建制派議員前日聯署致函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建議將可移交罪犯的刑期提高至7年或以上,各地就個案移交提出申請須由該地的中央機關或部門提出。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昨日宣佈,政府決定在3方面提出共6項額外措施提高移交逃犯門檻,包括接納建制派兩項建議。■ 39名建制派议员前日联署致函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建议将可移交罪犯的刑期提高至7年或以上,各地就个案移交提出申请须由该地的中央机关或部门提出。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宣布,政府决定在3方面提出共6项额外措施提高移交逃犯门槛,包括接纳建制派两项建议。

内地由最高检最高法提出

李家超其后举行记者会,宣布在三方面提出共6项额外措施,令修例后个案形式的"特别移交安排"只针对最严重的罪行、在启动移交时可加入更多限制,及加强保障疑犯的利益。

他介绍,根据原建议,可移交的罪行必须可判监3年以上,但很多意见认为,由于个案式移交属于未有长期协定的补充安排,应该更加谨慎,只处理特别严重的罪行,"考虑到最严重罪行在香港会在高等法院原讼庭审理,涉及的都会是属于可判最高刑期为7年或以上的罪行,因此政府决定把罪行定于可判处最高刑期7年或以上。"

在调整刑期门槛后,李家超预计有7种最高刑罚均为5年的罪行会被剔除,主要分为三类︰一是刑事恐吓,二是将枪支交给无牌人士;三是关于色情活动的罪行,例如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或管有儿童的色情物品,及利用16岁至18岁以下人士制造色情物品等。

鉴于公众关注请求方提出移交的严谨性,李家超表示,特区政府参考一般国际做法后,认同应只处理由当地中央政府提出的请求,"以内地为例,特区政府只处理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的移交要求,其他的不作处理。同样地,在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方面,包括刑事调查或充公刑事犯罪得益有关的协助要求,特区政府亦只处理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或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要求。"

只处理重罪非向商界倾斜

被问及是次做法是否向商界"倾斜",李家超指出,剔除的7种罪行均与商业运作无关,而提出这些额外措施,是因为听取了不同界别,包括学者、法律界人士等的意见,都认为政府应该在运用这项补充安排时,只处理最严重的案件,政府亦认同补充方案应谨慎处理。由于坊间对罪行刑期门槛的意见,由5年、7年至10年都有,故政府最终采用了这平衡点。

至于在台湾杀人案中,台湾的"中央级别"机构是什么,李家超表示,会在通过修例后与台湾方面商讨,由对方给予答覆,再由特区方面在协议中决定是否可以接受︰"每一个司法管辖区如何决定哪些机构可代表该地区作出此承诺,当然我们是按每一个司法管辖区的情况而决定。......我们与众多的司法管辖区商讨移交协定时,都会问清楚该机构能否代表该司法管辖区作出这些承诺。"

加强权益保障 可申回港服刑

有见社会对被移交者的人权保障有极大关注,特区政府提出了多项措施去加强保障疑犯的权益,包括在启动"特别移交安排"时加入更多限制、要求请求方保证有关罪行是在有效追诉期内、让港人回港服刑,及会以个案方式商讨移交后疑犯的探望安排。

罪行须在有效追诉期内

是次修例重点是令个案形式的移交安排变得可行,李家超表示,根据草案,如个别情况需要,可在协定加入条文,以进一步限制可移交的情况,"针对社会关注逃犯被移交后在审讯中的权利,政府认同可在协定中加入包括无罪假定、公开审讯、有律师代表、盘问证人权利、不能强迫认罪、上诉权等符合一般人权保障的要求。"

他续说,由于"特别移交安排"的文本会在交付拘押的公开聆讯时向法庭提交,因此公众亦可透过法庭的公开聆讯知悉有关安排。同时,即使法庭作出移交命令,行政长官作最后决定时,亦可用人道或其他理由不作移交。

李家超并表示,请求方需要作出保证,有关罪行是在有效追诉期内,或不属于因任何原因而可以免于起诉和惩罚的,例如特赦等。

在加强保障疑犯利益方面,李家超表示,特区政府同意被移交的香港人在定罪后应可申请回港服刑的意见的方向,"这可让被移交港人在语言、习惯等熟习环境服刑,有助于更生和家属探望。"不过,由于现行《移交被判刑人士条例》不适用于内地,政府将在修例获通过后,与内地跟进有关工作。

以个案方式商探监安排

在谈到社会关心的探视问题,李家超说,政府为了更加照顾被移交者的利益,将会以个案方式,与领事、官员探望或其他特别合作安排作处理,商讨移交后的探望问题。

被问及这些按个案额外加入的限制有无法律效力,李家超表示,联合国的模板亦说明移交逃犯时,如果某一个司法管辖区提出要求时,该司法管辖区要作出一些保证,这是国际的通行做法,"这些保证会写在双方的协议上,协议会交予法庭,法庭审议的过程中亦会检视协议内容,所以当然它是有法律效力。"

就反对派一再声称特首"不可能"拒绝内地提出的移交请求,李家超强调,行政长官绝对有权处理或者不处理任何个案。

反对派舆论造假 虚张声势"得啖笑"

(李自明)俗话说"桥不怕旧,最紧要受",但如果"桥"是不断重复"狼来了"的无稽谎言,任你敲锣打鼓虚张声势,大众又怎么会"受"?

说的就是反对派狙击修订《逃犯条例》的"屎桥"。过去一段时间,反对派眼见出尽手段不果,近日就又使出惯用手法,发动个别人等假借学校、组织之名发起联署,甚至有外媒"独家报道"匿名法官反对修例,做法着实令人侧目。有政圈人士指,反对派制造散布假舆论,假冒民意虚张声势,已是惯用的伎俩,但这种手段侮辱市民智商,最后只会自取其辱。

近日网上接连出现所谓大学和中学联署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包括特首林郑月娥母校嘉诺撒圣方济各书院、主理修例的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母校九龙华仁书院、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母校嘉诺撒圣玛利书院等,甚至连台湾杀人案遇害者的母校圣士提反书院都"不甘人后"。乍看"声势浩大",但细心一睇,这些所谓联署只是个别校友发起,根本不能代表学校发声,而这些发起的校友,大部分有反对派政治组织的背景。政圈人士说,"反对派有些人习惯了扮代表,但市民不愿意被代表,于是有不少学校和师生发表声明,大大声表明联署『不代表我』,更有被冒名的学校、师生报警求助。"

香港市民对这种行为应该不陌生,靠制造虚假舆论支持自己的政治主张、对抗政府施政,是反对派的一贯做法。同样的一批反对派政客,一时可以是议员,一时又可以化身各界代表,一时又可以成立各种关注组,其实万变不离其宗。政圈人士归纳其特点有三:

首先是扮代表,找几个校友就宣传代表学校,找一两位法律界人士就宣传代表整个法律界,更有甚者是用子虚乌有的匿名人头"骑劫"组织或专业界别,然后由反对派的宣传机器,渲染各界都在反对的假象,蒙骗市民。

其次是夸大失实、极尽偏颇,动辄以"香港人安全失去保障"、"法治面对史无前例冲击"、"摧毁『一国两制』"、"断送香港前途"等空话、大话恐吓市民大众,极尽危言耸听之能事。

再次就是曲解事实,公民党前主席余若薇日前就断章取义,不理当局多次强调的移交罪犯必须符合"双重犯罪"原则,故意隐瞒权威人士的正确解读,声称只要港人危害国家安全就会被移交内地;"香港众志"更将移交逃犯解读为"制造政治犯",果真语不惊人死不休。

政圈人士说,香港市民对反对派这些伎俩已经见怪不怪。去年反对派抹黑高铁"一地两检",发放大量无中生有的言论,胡说什么"一地两检"落实是"木马屠城",公安会跨境执法,随便在闹市拉人,将高铁西九龙站形容为"黑洞"一般。特区政府推动"明日大屿"愿景,反对派又谎称这是"耗尽万亿储备"、"倒钱落海",香港的将来会尽毁。现在,西九龙高铁站正式开通后,每日大量市民及旅客进出高铁站,有没有发生公安跨境执法?没有!"明日大屿"更是有大量数据证明符合成本效益,是香港未来的财富而非负债。反对派的谎言被击破之后,他们有正面回应吗?从来没有。

"不过,不要以为市民善忘。谎言被戳破一次,公信力就消耗一次。谎言说得多了,迟早落得说法再也无人信。"政圈人士如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