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分化建制派策略已全部破产

图:特区政府全面接受建制派建议之后,意味这39名议员将会坚定支持修例

特区政府日前接纳了建制派议员的联署建议,就《逃犯条例》修订提出3方面共6项措施的修订,包括提高移交门槛至7年或以上罪行,变相将3类共7项罪行剔除;移交申请须由当地“中央机关”或部门提出,例如内地只处理由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申请;在启动移交安排时加入更多限制,以及加强保障疑犯利益等等。特区政府的修订不但来得及时,更是有的放矢,产生了两个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团结建制派确保修例通过

一是进一步释除了外界疑虑,有助争取支持修订的民意。原理上,《逃犯条例》对于绝大多数香港市民、外国公民并没有任何影响,因为移交只涉及罪犯,一般奉公守法的市民完全是秋毫无犯,理应不会有太大反响。然而,反对派却利用两地法制的差异,不断上纲上线,将内地司法污名化、妖魔化,造谣指修例之后内地政府可以随意将港人引渡回内地受审,肆意攻击和抹黑修订。反对派的造谣固然无理,但市民的忧虑却需要正视。

这次政府将移交门槛提高至只处理刑期7年或以上的罪行,意味着再有3个类别、最高刑期为5年的罪行将不能被移交,包括刑事恐吓、将非法枪支交与无牌人士等,一方面进一步收窄了移交范围,另一方面令到可移交的罪行局限于严重罪行,对于一般市民的保障更大,市民更加不用担心会出现误堕法网的问题。此外,修订在启动移交安排时加入更多限制,并由特区政府行政机关及法院“双重把关”,确保只有干犯最严重罪行的逃犯方会被移交,充分平衡了市民的忧虑以及移交罪犯需要,将来被移交的必然是犯下重罪的罪犯。对于这些重犯进行移交完全是合情合理合法,难道还要纵容包庇?政府的修订有力地驳斥了反对派的造谣。

二是团结了建制派的队形、统一了建制派的立场,令反对派的挑拨离间再难发挥作用。这次参与修例建议联署的共有39名建制派议员,扣除大会及内会主席由于身份问题而不便签署,只剩下个别因为不同原因而没有联署的议员。这39名建制派议员的签署,不单是向政府提出建议,更是一个立场书,明确了39名议员的投票立场。当特区政府全面接受其建议之后,意味这39名议员将会坚定支持修例。在政府议案只需要过半数立法会议员赞成便能通过的情况下,这等如已确保了修例可稳妥通过。

事实上,这次《逃犯条例》修订,由于涉及到不同界别的利益,就是在建制派内也有不少争议,而反对派的一个主要策略,就是利用这些利益上的冲突,对建制派挑拨离间,争取个别议员加入其反对阵营,并且利用所谓民意、所谓游行人数向建制派议员施压,以拉倒修例。这个策略似曾相识,当年反对派反二十三条立法时,不是同样以民意压力令田北俊倒戈,导致二十三条立法功败垂成吗?正是吸取了当年经验,这次反对派同样不断分化建制派,幸好当年的主角早已不是议员,而变成一名专职抽水的政治评论员,否则建制派阵营随时又失一票。

正是面对反对派的挑拨和分化,因此及早团结建制派,统一立场是当前首务。这次特区政府从善如流,收纳了各界尤其是建制派议员的意见,既是充分尊重建制派议员的诉求,也进一步释除了外界的疑虑,让建制派可以再无后顾之忧支持修订,令反对派的分化策略全盘破产,这是整场修例博弈的一大妙着。

败局已定反对派黔驴技穷

一如所料,反对派对于政府的修订继续盲反,公民党杨岳桥质疑,将移交刑期门槛提升至7年或以上的做法欠缺科学方法解释,质疑政府早前指修例为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如今却提高移交刑期门槛,是否希望香港成为“轻微罪行的逃犯天堂”?毛孟静则指政府过去几月一直对法律界和不同学者的意见置若罔闻,但在建制派发出联署信后不足一日便提出新建议,是与建制派“扯猫尾”,形容根本是一场闹剧,令市民更愤怒云云。

杨岳桥的说法再次自暴其丑,他自己早前曾经建议移交门槛提高至10年或以上罪行,如果说提高至7年缺乏科学方法解释,他的建议是否同样不科学、无理呢?至于修订从来都是针对重罪重犯,又何来什么“轻微罪行的逃犯天堂”?至于毛孟静更是恼羞成怒,政府听意见从善如流要批评,不听意见又要批评,“公就你赢,字就佢输”,足显反对派的输打赢要。

其实,反对派的气急败坏,正正说明政府的修订击中他们要害,一方面将可争取更大的民意支持,大大压缩反对派炒作的空间;另一方面新修订建议令建制派团结一致。不论反对派如何搞局,修例的战场都在立法会,除非民主党、公民党够胆率领大批市民暴力冲击立法会,或再来一次“非法占中”,否则反对派的捣乱影响不了大局,只要建制派站稳队形,就绝对可以通过修订,而反对派政客难道会冒着牢狱之苦,再发动一场违法冲击吗?不会的,他们知道这场修例战已经失败,现在继续盲反不过是负嵎顽抗而已。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