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屠海鸣:反对派“联署”造假实乃黔驴技穷

反对派为达到阻止修例的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竟然用全港数以百计的中学及大专院校的“师生”或“校友”名义,发起反修例联署,试图藉此制造反修例“民意”。近日,有中学校长“被联署”后报警处理,对这种卑鄙行为表示强烈谴责。更为奇葩的是,有市民发现自己“被联署”后,要求发起者从联署名单中剔除自己信息,却被告知不可以修改,这种网络欺凌,是典型的侵犯人权行为,令人愤怒!

修例之事,合情、合理、合法,亦符合国际司法合作大趋势,反对派使出浑身解数,接二连三地“出烂招”,但理由仍然苍白无力,难以立足。眼看6月12日修例草案“直上大会”的时间将至,反对派竟然使出假造民意的坏招、恶招,可见已经黔驴技穷。

假造民意,卑鄙无耻

连日来,不断有校方人士发表声明,澄清事实,谴责反对派“联署”造假的恶行。玛利诺神父教会学校校友会声明称,有人以校友师生名义发表反修订的联署声明,该会“认清那是一小撮人的独断行为,不能代表我们众多校友及师生的意愿”。东华三院声明,所谓“校友、学生及教职员”的联署声明,并不代表东华三院作为一个慈善团体、办学团体,以及该院各属校法团校董会的立场。全港十四区家长教师会联会发表声明,谴责本港某政治团体针对中学生进行政治宣传。据悉,该政治团体鼓吹学生参加违法街头抗争。由于反对派造假心切,也自露破绽。比如,1965年成立的香港邓镜波书院,联署的毕业生居然有毕业于1920年的,亦有毕业于2020年的。实在是荒唐可笑!

不仅如此,反对派的触角还伸向了内地名牌大学在港的校友组织。笔者刚刚担任复旦大学香港校友会会长兼理事长之职仅一个多月,因为母校在港有千余位校友,也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盯上。就在前几天,竟有人致电笔者,询问可不可以与其他一些大学的香港校友会“联署”,被笔者大骂一顿,对方才匆忙收线。笔者相信,所有内地大学在港的校友会,都会挺修例、挺政府、挺法治的。

反对派时时处处把“人权”、“民意”挂在嘴上,以此为法宝,反政府、反中央、反“一国两制”,但摆在眼前活生生的事实证明,反对派是“伪人权卫士”、“假民意代表”,此番明目张胆地假造民意,严重侵犯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对基本人权的严重践踏,激起众怒,令人愤慨!

恶名之上,再添恶名

此番反修例,反对派可谓孤注一掷,不择手段,不计成本,不惜声名狼藉,到了发狂发疯的地步。他们的出格做法,令人震惊,也赢得诸多恶名,可谓“收获满满”。

“告洋状”赢得“汉奸”恶名。反对派代表人物李柱铭率一干人等窜访美加,不仅为“八国联军”提供“弹药”,还露骨地献媚,提醒美国在贸易战中“勿轻信中国承诺”、“重新考虑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这简直是赤裸裸地出卖国家利益和香港利益,汉奸嘴脸,丑陋无比!

骂特首赢得“流氓”恶名:5月9日,特首林郑月娥出席立法会的答问会,反对派议员胡志伟不顾堂堂“尊贵议员”的身份,出言不逊,竟然骂特首“唔系人”、“冇血性”、“冇人性”、“八婆”、“你唔死都冇用”。这与“街头烂仔”何异?流氓本性,暴露无遗!

“立会政变”赢得“A货”恶名。涂谨申在人数未过半、且“四无”的情况下,擅自主持会议选举自己为法委会“主席”,并接连主持“山寨版”会议,被市民讥讽为“A货”,仍不知羞耻。

暴力阻会赢得“暴徒”恶名。5月11日,石礼谦主持立法会法委会会议时,反对派议员不断疯狂大叫,陈志全、区诺轩、朱凯廸等飞扑抢咪、拍枱疯叫,暴力阻挠开会,造成多人受伤,上演了立法会成立以来最丑陋的一幕,“暴徒”做派,赫然在目!

赢得了以上诸多“桂冠”之后,反对派还嫌不够,在“满街都是逃犯”、“人人可能被抓”的谎言被戳穿之后,这次干脆直接冒签别人名字,假造反修例“民意”,又将“骗子”的帽子稳稳当当地戴在自己头上。恶名之上,再添恶名。“汉奸+流氓+暴徒+A货+骗子”,反对派以自己的下作之举完成了一幅“自画像”,可谓“栩栩如生”、“入骨三分”!

诚信破产,猖狂几时

政治人物须讲政治伦理,这是从政的基本常识。但卖港派在中美贸易战的关键时刻,为配合美国围堵中国的战略,为美国人支招,帮“八国联军”带路,完全置政治伦理不顾,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为港人代言?政治人物更须有道德底线。但反对派一些议员或沦为流氓,或甘当“A货”,或以暴力手段瘫痪立会。这哪里还有道德底线可言!

反对派阵营里这些人物的出现,至少造成两个后果。一是令选民流失。选民期望他们为民生福祉出力,现在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他们并非服务选民,而是为幕后金主服务。这次围绕修例的一连串“抓狂动作”,正是为了讨好主子,选民对他们日渐失去信任。二是将导致反对派内部分裂。反对派内部并非铁板一块,除了乱港派、卖港派之外,亦有“忠诚的反对派”,他们效忠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他们耻于与乱港派、卖港派为伍,相信总有一天会考虑划清界限,以免玷污声名。

乱港派、卖港派已将反对派阵营“存货不多”的诚信丧失殆尽,“联署”造假事件又让市民看清了其本来面目,也让“忠诚的反对派”不得不做出选择。诚信已经破产,还能猖狂几时!接下来,该怎么混下去呢?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