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各界批反对派"严港宽美" 所谓"忧虑"实子虚乌有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反对派为了让外国势力有借口干预《逃犯条例》有关修订,抹黑称有旅客过境香港时或会“被移交”,把修例说成对旅客“话拉就拉”。多名立法会议员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强调,特区政府已经多次清楚说明,处理移交时有多项限制,每个申请都必须符合条例所有要求,而政府已把刑期门槛提高到7年,只针对非常严重案件,奉公守法的人根本不用担心。他们强调,特区政府坚守依法办事的原则,不像加拿大政府,当美国一发声,就盲从扣押过境的华为高层孟晚舟,质疑反对派既然如此关注有关问题,为何在孟晚舟事件上又从不发声。

反对派近日又再就“过境旅客会否被移交”一事做文章,虽然特首林郑月娥早前已解释移交涉及很多程序,保安局局长亦指出移交要符合条例的要求和限制,但反对派依然声称或有司法管辖区会“制造表面证据”,令过境旅客或会被移交到“没有法治的国家”云云。

卢伟国:申请须经多重把关

经民联主席卢伟国认为,反对派提出“在港过境旅客”会被扣押、移送到“假造证据”的地方的言论,完全是子虚乌有的“忧虑”,因为李家超等官员已多次作出澄清,要启动移交逃犯的程序相当之严格,社会也扮演重要的监察角色,绝非“话交便交”。

他又指出,现时讨论的是移交严重罪行的逃犯,须符合多项条件,如属守法公民就毋须担心。

他更强调,香港拥有一套良好、严谨的司法制度,每宗申请须经过法庭等多重把关,并非如华为高层孟晚舟事件般,美国为一国之利益,向加拿大提出扣留,加方便立即行动,直言外国势力的处理才令人忧虑。

梁志祥:各种歪理不攻而破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直指,反对派提出各种“歪理”,其实就是担心当市民了解清楚修订内容,例如条例只针对违反两个司法管辖区均订有的罪行,而且只针对判刑7年或以上的严重罪行,而被移交的疑犯更可有足够上诉途径时,反对派的歪理便会不攻而破。

他指出,若反对派担心旅客过境被扣留,甚至遭其他国家假造证据被移交受审,为何不对加拿大政府扣押过境的华为高层孟晚舟一事发声,质疑为何反对派在此事上不感到忧虑。

傅健慈:重施故伎 制造恐慌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傅健慈指出,修例的目的是打击严重罪行,彰显公义法治,有“八不移交两把关”,充分保障移交疑犯的人权和法律权益。

他强调,每个移交个案必须由独立的司法管辖区向香港提出,并由香港的法院作出公平审讯,如果法庭认为证据不足或违反人权,便会把疑犯立即释放。

傅健慈批评,反对派拿过境旅客做文章,只是重施故伎,制造恐慌,抹黑修例。他强调,疑犯不是随便可以进行拘捕的,特别是在“双重犯罪”原则,及政治、宗教和种族等罪名不移交的前提下。

他又指出,相比美国的“长臂管辖权”,将民事案件变成刑事引渡,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才是违反国际法及违反双重犯罪原则的做法。他质疑,为何反对派在有关事件上只字不提,却去担心香港会“随意移交”过境旅客,直斥这根本缺乏事实、证据和法律基础,纯綷想误导公众,挑起社会矛盾,制造机会给外国去干预和阻挠修例,应予以严厉谴责。

颜汶羽:无限夸大 双重标准

民建联副秘书长颜汶羽指,反对派惯性将事情无限夸大。他说,修例后的逃犯移交仍然是有严格的程序,包括两地法庭的判决,特区政府的把关。他强调,特区法庭的国际领先优势,而且高度透明,香港社会以至国际社会都毋须担心。颜汶羽呼吁反对派要认清条例内容,不要误导市民。

他又提到,华为高层孟晚舟在加拿大过境时被捕,反对派竟然“接纳”,但现在却大声疾呼从无出现有关问题的香港“令人忧虑”,显然是反对派持双重标准。他强调,在修例重重关卡的保障下,只有犯严重罪行的真正逃犯才会有机会被移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