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丨李家超:移交前将所需条件写入协议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政府日前聆听社会各方意见后,决定就修订《逃犯条例》提出三方面共六项新措施,以释除外界疑虑,当中包括以行政声明形式确立机制,在每宗移交协议内视乎实际需要而要求申请加入更多人权保障。对于反对派多次抹黑内地司法水平,更指以行政声明形式加入人权保障不及直接加入法律条文,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反驳指,不写入法律条文是要保持灵活性。李家超又指出,移交安排经过严格过程,按照内地法律条文,相信符合人权保障。

李家超昨日继续联同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出席电台节目,向公众解说修订《逃犯条例》的最新改动。李家超强调,政府希望与未有长期协定的司法管辖区以个案形式移交逃犯,这涉及逾百个国家。日后如有适当的严重案件,就可用个案方式处理移交请求。由于不同国家实行不同法系,例如普通法、大陆法,以至综合性质,香港必须灵活处理。所以移交前会将所需条件写入协议,香港和申请方都要签纸作实。郑若骅亦指出,处理不同地方的申请和不同个案时考虑是否需要加入相关人权保障,会更灵活和更有效。

中国已与55国签署移交协议

李家超举例说,香港特区政府向某一个国家或地区提出必须无罪假设,对方将法例向他们展示,说对方已是无罪假设,并质疑这个条款是否必须写进去;对方又认为相关条款由特区政府加入法律不太合适,因此必须灵活处理。他又提到,在1990年和1999年的联合国决议案中,均提到有关移交逃犯方面的制度或一些协议须尽量简化及令其有效,特区政府现正朝相关方向展开工作。

对于外界对内地人权保障等方面表示忧虑,李家超强调,内地现时的法律条文符合人权保障。他提到,中国现时已与55个国家签署移交协议,履行国际责任上绝无问题。他续指,现时列出的37宗的罪行中,在内地法律条文中均属于公开审讯及允许有律师代表,当地法院要需要在一定时间内通知疑犯家属,而在审讯期间可有一至两个答辩人,答辩人亦可以是律师。李家超又指出,在最新的建议下,政府可将探视权和公开审讯等保障,加入与请求移交一方的协议中。

郑若骅:法官判决不偏不倚

对日前路透社声称有香港匿名法官对修例感到不安及可能受到“北京干预”云云,郑若骅强调,基本法保障司法独立,本地法官任命属终身制及不能随意被卸任,相关法例均能保障法官以至暂委法官可以不偏不倚判决。

李家超在节目后回应记者提问时重申,特区政府一直就移交陈同佳一事上是经过港台经济文化合作协进会及台港经济文化合作策进会与台方沟通,过去签订的协议及沟通也是透过这两个平台。他续指,当香港有法律基础后,届时双方可继续处理移交请求及司法互助。

政府与建制派批驳反对派谬论

谬论:提高移交罪行门槛后,有四项跟儿童有关的性罪行被剔除,变相容许色情犯在香港“周街走”。

澄清:若性罪行受害者为16岁以下,香港具域外司法管辖权。

根据现行《刑事罪行条例》,多项性罪行条文具有域外法律效力,包括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等,港人无论在何地干犯有相关罪行,香港又是否与有关司法管辖区签订移交或司法互助协议,律政司也可直接提出检控,香港法庭亦有权审理,以往已经有多个成功检控并定罪的案例。

谬论:修例后港人财产会被内地没收。

澄清:没收令须基于追讨犯罪所得而作出,香港法院把关审视时,若认为执行该命令违反公义,便可拒绝,而且香港法院须信纳,在执行命令时,受影响的财产所有人有机会在申请地法院提出反对。

谬论:修例后港人在港犯罪会被移交内地。

澄清:香港实行普通法,有属地原则,若案件在香港发生,证据及搜证都在香港,当事人会在香港受审。

谬论:内地可罗织罪名引渡在港人士。

澄清:内地已与全球55个司法管辖区签署引渡协议,若真如反对派所言,内地是一个随意罗织罪名、捏造证供的地方,英美等国又怎能接受与中国合作侦查案件?若有市民因恐惧而从来不去内地,就不涉及被移交,因此不必担心;若常去内地,当内地有需要拘捕,根本不用复杂的移交程序。

谬论:任何国家来到香港的过境旅客,都会随意地被遣送返内地。

澄清:如已和香港签订长期协定的地区要求引渡,按既有方式处理;若并非长期协定,则以个案式处理,需要行政长官以证明书证明两地的个案协议属有效,才启动程序。任何司法管辖区提出引渡要求时,需提出充分证据,特区政府亦会核对请求和资料。

谬论:修例后外商将撤资。

澄清:不法商人一般不敢经常离境,若他知道自己犯法,亦不敢过境香港;在内地的外商众多,亦未见他们撤资。

谬论:台湾陆委会称即使修例亦不会与香港移交逃犯,台湾杀人案疑犯会被移送内地受审。

澄清: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表示,待法律真空获填补后,会与台方以务实和尊重的态度沟通,要求当地的“有效单位”作出保证,并严词表明不会将陈同佳移送内地。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