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丨李家超:移交前将所需条件写入协议(2)

大公时评:“新移民”惨成“泛民”棋子

文丨耿介之

6月1日,网上出现一份名为“一群在港大陆新移民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联署声明”,声称:呼吁在港的大陆新移民,加入反对行列,以签名发声、参加6月9日的大游行以及之后一切必要的抗争行动,云云。

直至6月2日傍晚,总共只有约300人联署,当中还有多人自称“在香港出生”、“非大陆新移民”,更多的则只有“姓”没有名,甚至只有一个英文字母的所谓“签名”。真正联署人数有多“水”,一眼便可辨别。据称,该联署是由前“端传媒”总编辑张洁平、教大讲师黎明、导演应亮等人发起。

这份联署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于其“反修例”的立场,而在于堂而皇之地打出“新移民反修例”的旗号。当中荒谬之处有二:

第一,反修例的“泛民主派”以及“本土自决派”,长期以来歧视新移民,将香港所有问题怪罪于内地新来港人士。早年以“蝗虫”来形容内地人暂且不论,去年“关爱基金”每人派发6000元,“泛民”一些人也反对新移民有领取资格;今年初香港部分医生抗议,称医疗资源“爆煲”根源在新移民;今年一月,公民党杨岳桥还在立法会发起歧视新移民的动议,攻击新移民“抢夺”香港人福利……

新移民一直被“泛民”往死里踏,如果上述发起联署的人如此重视自己“新移民”身份,在面对如此严重的歧视时,为何不表态、不反对、不联署?如此漠视新移民的尊严,还好意思自我标榜新移民的身份出来反修例?

第二,联署不断攻击内地的司法体制,如果不看署名,还以为是美国反华政客卢比奥等人的立场书。而当中对《逃犯条例》修订的指责,完全是依足“泛民”的言论,故意混淆细节、刻意夸大问题,尽管以相对平淡的语调,但毫无理性客观的独立思维,处处显示其极端的一面。这种表现实际上是在自我标签,丑化新移民。虽装得一副“大义凛然”之貌,实则是名利交换的“龌龊肮脏”算计。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联署的最后有这么一句话:“我们将以我们本身宣言,香港,不只是另一个中国城市。”什么叫“香港不只是另一个中国城市”?难道香港不是中国的一个城市?声名这句话的潜台辞,是否等同于:“香港不只是另一个中国城市,还是一个美国的势力范围”?这种赤裸裸的政治投机思维,与辱骂新移民为“蝗虫”的“港独”“本土”势力,有何本质区别?

整件事的本质,其实不难看到的是,“泛民”及其幕后势力在挑拨社群,撕裂社会。而新来港人士,大部分都处于社会中下层,每到一些公共事件,往往成为政治攻击的对象。而这一次,他们惊喜地发现,原来连“新移民”也有可消费的价值。

有些人,平日对“新移民”身份避之不及,一旦有了利用价值,则迫不急待地渲染这一身份,以为凭着这种献媚态度就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政治认可,甘当棋子打着“新移民”的名义去配合反对派势力。然而,其言其行,何异于对新移民这一身份的背叛和出卖。

张洁平等人可以不支持修例,但请不要打着新移民的旗号,因为你们不配!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