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特首:移犯讲法律 不存在“听命令”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反对派为阻挠《逃犯条例》修订,以谣言制造“白色恐怖”再升级,最新手段是利用法律界身份,声称中央可因国防、外交理由,指令行政长官移交逃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严正反驳指,移交逃犯的程序严谨,除了法庭把关,另有两道程序让行政长官拒绝移交,并不存在行政长官“绕过法律”、“仅听中央命令”的情况。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表示,反对派所称的情况只适用于香港与外国移交逃犯,而且要在法院决定移交后才可能发生,若内地向香港申请移交逃犯,要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中央指令并不适用。曾任副刑事检控专员的资深大律师李定国亦指出,据他了解,相关情况过往从未发生。

反对派近日频频藉“专业”之名抹黑修例,制造恐慌企图误导公众。有报章昨日引述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本身是律师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称,修例前已存在的《逃犯条例》第24条规定,移交逃犯时中央可以涉及国防、外交为由,指令行政长官是否移交,意味“废除特首把关权力”、“难以相信特首能作独立判断”云云。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早于行政会议前回应记者提问时重申,移交逃犯的程序非常严谨、绝非随意,先由申请方提出移交要求,然后由律政司等特区政府官员审视证据、人权保障措施等,若确定满足移交条件,再由行政长官发出证明书、启动法庭把关程序,法庭会基于法律和证据等决定是否移交,最后再交回行政长官决定。她表示,这套程序过去二十多年应用于长期移交协议从无问题或不妥。

涉“国防”“外交”可拒绝受理

国防、外交因素会在哪一道程序被考虑?林郑月娥指出,是在行政长官发出证明书启动程序时已作考虑,若涉及国防、外交原因,可拒绝受理;若决定受理,之后在法庭把关程序中,当法官认为证据等不足,当事人亦会被即时释放;若法庭裁定有足够证据移交,行政长官亦可再以涉及国防、外交理由,行使酌情权拒绝移交。

根据上述程序,林郑月娥强调,并不存在行政长官“绕过法律”、“仅听中央命令”的情况,从而以国防、外交为由,把一位不能移交的人士移交到外地。

林郑月娥又提到,修例是要堵塞制度漏洞,即香港并无法律基础与彼此未签署长期协议的司法管辖区移交逃犯,这项工作对香港未来发展非常有利,既可保障香港的公共安全,亦可履行香港的国际责任,因此几位纪律部队首长出于正义都支持修例,“我作为行政长官怎可因为有批评,包括人身批评,而收回如此重要的工作?”

行政长官不能凌驾法院决定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在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上进一步解释,中央的任何指令都必须符合法例要求,若法庭裁定不移交,中央不可能指令行政长官移交。他在会后补充说,行政长官决定处理移交申请时才会通报中央,因此若行政长官决定不受理,中央指令的情况便不会发生。律政司国际法律专员曾强在会上表示,中央指令不能影响行政长官按法律施政,行政长官要依法办事,包括不能凌驾法院的决定。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表示,《逃犯条例》第24条只会用于法院决定移交逃犯后,中央可以国防、外交为由,指示特首不移交疑犯予外国;若内地向香港申请移交逃犯,便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第24条规定的指令并不适用。

曾任副刑事检控专员的资深大律师李定国指出,虽然《逃犯条例》第24条容许中央以国防、外交为由介入移交逃犯,但据他了解,这种情况过往从未发生,而即使修例,仍会由法庭决定是否移交。

林郑覆函美议员:修例令港更安全

美国参众两院八名跨党派议员上月底去信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要求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又威胁称香港若通过修例,将有很多跨国企业选择将总部搬离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致函回覆联署信件,强调修例是希望香港能够与未签署长期协议的地区移交逃犯“修例会削弱本港法治”、“港人权利自由”等的忧虑毫无根据。

林郑月娥以长达八页纸回覆美国议员,她在信中强调,世界公认本港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法庭能够独立审讯,不受外界干预,更指过去22年的法治及司法独立是香港成功的基石。她作为行政长官,有责任捍卫香港的优势及基本价值。

削弱法治忧虑无根据

林郑月娥又指,是次修例是要堵塞法律漏洞,又指任何一个政府均不可能接受杀人后能逃过法律制裁,香港政府有责任防止问题再次发生。对于修例削弱法治、损害港人权利、营商环境受影响等言论,林郑月娥重申相关说法没有事实根据,又强调修例不会损害香港既有优势。她续指,如能成功通过修例,香港更能履行打击跨境罪行的国际义务,成为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此外,政务司司长办公室回覆日前美国商会就修例提出的八项质疑时亦重申,有关修例会影响香港经济竞争力及“一国两制”的说法均属毫无根据。新闻稿提到,是次修例是要处理台湾杀人案及堵塞从案件发现的法律漏洞,又强调基本法有相关法律保障司法及市民自由,特区政府会继续维护香港法治、司法独立等核心价值。当局将会继续向立法会议员、香港社会及各持份者解释修例、释除外界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