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真名家专栏 | | 张良之后无子房

作者:林文峰

张良,字子房,汉初三杰。

微信图片_20190606100108

汉高祖一句“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定格了“谋圣”张良的历史地位。此一定格,让子房成为后世二千多年众多谋略家的偶像,他的“大智”成为千万后人效仿的榜样。然而,也是这一定格,让后世对张良的“大勇”视而不见,认为他只是一个远离战场千里之外出谋献策的参谋,更有太多的“有志”文人试图效仿他,妄想仅仅读读书,动动脑筋,就可以建功立业。

张良,绝不仅仅是一个“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谋圣”,更是一个勇冠古今的“勇圣”。

博浪沙一举成名

张良祖父和父亲辅助韩国五代君王,张家在韩国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而张良出生不久,父亲就死了。二十多岁时,秦国灭了韩国,张良成了一个亡国奴。虽然国家亡了,但张家仍然是个大家族,仅是家童就达300多人。韩国的灭亡也使张家丧失了显赫的地位。

二十多岁是一个人立志之时,逢此重大变故,激发了张良天性中轰轰烈烈的潜能。自此,他散尽家资,遣散家童,“弟死不葬”,多年后,与仓海君谋划于博浪沙刺杀秦始皇,此时距离韩国灭亡已经近十年,张良已经三十几岁。历史上“坐而论道”、“高谈阔论”者多矣,而能将志愿、理想付诸于行动上的实属少数。刺杀秦始皇,虽然没有成功,但张良保全了性命“逍遥法外”,在江湖上已经闻名遐迩。

刺秦之勇,绝非一般之勇。通常之“勇”,多由情境影响而为,由心的变化而达气的变化,心气一定,勇也消失。在张良刺秦之九年前有荆轲刺秦,“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姑不论刺杀秦始皇是否为历史进步之举,但此经数年谋划之勇,以性命搏杀之勇,不为个人私利之勇,实属“大勇”。

微信图片_20190606100113

鸿门宴惊泣鬼神

无勇者不足以言智

项羽得知刘邦攻下咸阳,志在称王。十分恼怒,亚父军师范增充分论述攻杀刘邦的必要性,刘邦团队危在旦夕。张良利用自己与项羽的叔父项伯的关系(张良曾救过项伯),促使项羽给刘邦一个解释的机会——鸿门赴宴。假如没有鸿门宴,面对项羽大军,刘邦团队早已玉石俱焚。虽然给了刘邦鸿门赴宴的机会,项羽、范增早已定下酒宴诛杀刘邦的计划。

面对生死关头,张良亲自陪同刘邦赴宴,樊哙随行。宴上一幕幕刀光剑影,瞬息万变,命悬一线。“项庄舞剑”,“范增举佩”,鸿门之危不是一个“智”字可以化解和描述的,樊哙之勇,张良之勇成为千古美谈。张良更是让樊哙护送刘邦脱身先走,自己留下来与霸王、范增周旋。鸿门宴真真正正是“惊天地、泣鬼神”。直至2150多年后的1945年,中华大地又重现了一幕巨宴,周恩来先生陪同毛泽东主席赴重庆谈判,柳亚子先生称赞毛泽东主席是“弥天大勇”。几年后,毛泽东主席写下了“宜将乘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不知后来蒋先生读到此诗时的心情。

“智”易学而“勇”难习

在儒家体系内,孔子第一次把“智”与“仁”、“勇”并提:“知(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好学近乎知(智)”、“知耻近乎勇”。因此,“智”是后天比较容易学习的,而“勇”更接近先天的天性。因此“智勇”中,“勇”更为难得。有“智”者,如果没“勇”,则不敢行动,则一事无成。有“勇”者,即使缺“智”,也敢于行动,而在行动中学习而长“智”。

因此,“勇”而行动是一切成功的哲学,故作老成之“智”是妨碍进步之借口。勇者无惧,且行且学,终能走到智勇的境界。没有勇气行动之智的终极归宿是无所作为,行动是学习的最好途径。

张良在韩国灭亡之后,开始了流亡寻找复韩的行动,在总结荆轲刺秦、高渐离刺秦的失败教训之后,开始了自己的刺秦方案,无一不在行动中学习和积累。虽然博浪沙刺秦失败,但他的壮举使其成为一切反秦势力所关注和景仰的人物。这也成了张良人生最大的转折点。张良三十多岁刺秦之后才遇到了他的恩师黄石公,黄石公知道刺秦的张良之后,暗中关注,并通过多次考验,终于将平生所积累而着成的《素书》(《太公兵法》)传与张良,并告诉张良:“学成可为帝王之师”。从此,张良从一个“大勇”而敢于行动之慷慨青年而成为一个“大智大勇”的“帝王之师”。辅助刘邦完成帝业,达成自己的志愿,流芳千古。

微信图片_20190606100117

因此,勇而行动是一切成功的第一步。习近平说:“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在行动中学习,在行动中成长,不是因为有智慧而行动,而是因为有行动而增长智慧。

后人多惊叹沉醉于张良功成之后的明哲保身,急流勇退,却不知无功无德者何有如此之忧。因此,后辈应该学习张良的是“勇”而行动,建功立业,而不是自作多情地认为自己与先哲同理同情而“机智深沉”,其中相差十万八千里。

正所谓:

博浪一声震天地, 圮桥三进升云霞。

刘季鼎定汉基业,

张良之后无子房。

来源: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