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法界人士立场先行固守偏见有失专业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一批大律师和律师昨日傍晚举行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作为法律界人士,本应客观理性,从以法论法的角度,讨论修例,而非立场先行、固守偏见,用”有色眼镜”看待内地的司法制度,然后以此为由放大所谓忧虑,影响自己对修例的正常判断,误导社会。这种做法,实在有违法律界独立、专业、理性的传统和作风,绝不能代表整体业界的声音。

修例牵涉到法律问题,反对派的一些法律界中人,仰仗”专业”之名,质疑修例带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即使政府一再完善修例、加强人权保障,特首林郑月娥和专责官员耐心解释,反对派法律界中人毫不认真辨析,反而将质疑、忧虑一再放大。这些所谓质疑、忧虑万变不离其宗,就是意识形态挂帅,对内地司法抱持偏见和不信任。

这些反对派的法律界中人的发言,翻来覆去强调,”内地法制未有公平审讯和独立司法系统,令人好大担忧”,”修例后香港和内地一个普通城市并无分别”。日前有报章引述陈文敏、涂谨申等法界中人声称,中央可因国防、外交理由,指令特首移交逃犯。更不用说,余若薇断章取义恐吓:”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移交内地审!”这些现象显示,反对派法界中人渲染并不存在、也不可能发生的侵犯人权情况,夸大修例的所谓忧虑,制造通过修例后香港法治人权荡然无存的假象。这种论调,不知是不是反对派自己吓自己,但结果是把恐慌情绪向社会扩散,令更多不明真相的市民在”专业权威”意见的疲劳轰炸下,信以为真,站到反修例的行列。

讨论法律问题须用严肃严谨的态度,要以毫无疑点的事实和理据来说服人,不能凭感觉、想当然,更不能因为自己的不了解,乃至存在基于感觉的偏见,就全盘否定正常的法律完善工作。正如本身是资深大律师的监警会主席梁定邦指出,法律界对修例建议的疑问,是基于对内地刑事审判制度缺乏认识。

政府早前再对修例作出微调,在原有”八不移交”之外,再增加多项额外人权保障,已涵盖反对派所要求的”人权保障”内容。更重要的是,本港拥有令人称道和信任的司法制度,移交申请须经过法庭等多重把关,随便将港人送回内地受审之说,根本匪夷所思,罔顾事实,是侮辱本港司法制度。

例如针对追诉期是否”无限远”的问题,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大法律系教授陈弘毅认为,最高人民检察院不会随便或者轻易作出批准,相信有关条文不会随便滥用,他直言:”中国内地的平均司法水平不低于国际标准。” 只要实事求是分析修例的争议,所谓忧虑完全可以消除。

回看现实,法律界对修例的看法并非一边倒。昨日,香港中律协、亚太法律协会等20多个法律组织成员到政府总部外请愿支持修例,认为香港作为国际城市,必须堵塞法律漏洞,打击跨境犯罪。捍卫法治、打击跨境犯罪不分地域,不能因为想当然的忧虑,就颠倒是非和法理,宁愿留下法律漏洞,令香港沦为”逃犯天堂”。反对派法界中人不尊重法治,还要利用专业身份误导市民、阻碍修例,实在不符法律界人士的基本专业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