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是非颠倒导致暴徒猖狂 挑战法治恶行必须严惩

是非颠倒导致暴徒猖狂 挑战法治恶行必须严惩 公众活动须防安全风险

昨日一日内发生两宗针对警方的投掷燃烧弹纵火案。暴徒明目张胆袭击警方设施和车辆,是对本港法治和港人安全的严重挑战。公然挑战执法公权力的暴力恶行如此猖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鼓吹挑战法治的流毒远未清除;在社会环境和氛围的影响方面,这次围绕修订《逃犯条例》的争拗中,反对派与激进派沆瀣一气,在议会、民间搞无底线抗争;外部势力亦以前所未见的力度插手香港、阻碍修例,尤其是包庇违法暴徒黄台仰等,影响恶劣。是非颠倒,妖孽猖狂。种种误导信号迭加,令到社会戾气上升。事实证明,反对派妖魔化修例,再掀激烈政争、撕裂社会,对香港法治、社会稳定造成严重伤害。警方必须依法严惩暴力,打击歪风;政府和各界应该高度重视公众活动的安全风险,以有效措施做好防范工作。

香港是获得国际称道的法治城市,警队是维护本港法治的支柱和象征,有人接连向警署掷汽油弹,明显不将警方和法治放在眼里,对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民意和公义都难以容忍,不会姑息养奸。据报,警方已捉拿有黑帮背景的疑犯。社会各界除了谴责针对警方的暴力行为外,更要深究违法暴力抬头、公然挑战法治的背后原因。

反对派近年以激进言行表达诉求的情况变本加厉,违法”占中”是典型。正如高院法官在黄之锋等人冲击政总上诉案的判词指出:”一些有识之士,鼓吹『违法达义』的口号、鼓动他人犯法......这些傲慢和自以为是的想法,不幸对部分年轻人造成影响,导致他们在集会、游行或示威行动时随意作出破坏公共秩序及公众安宁的行为。”“占中”打开了借”违法达义”之名、行暴力抗争之实的潘多拉魔盒,令违法暴力的行为愈演愈烈。其后发生的旺角暴乱,催生肆无忌惮鼓吹”港独”、主张”勇武抗争”的本土派,将违法暴力的气焰推至顶点。本来,随着旺暴案的法庭审判、本土派被DQ,梁天琦身陷囹圄,黄台仰弃保潜逃,违法暴力的气焰有所收敛,社会秩序逐渐恢复正常。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息。近期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堵塞法律漏洞,完全合宪合法、合情合理。但反对派将之视为扭转劣势、重新坐大的难得机会,无所不用其极将修例政治化,不择手段阻挠修例。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冲击立法会会议,瘫痪议会运作,辱骂、围堵到议会解释修例的官员,对议事规则和法律视如无物,把街头暴力行为搬入立法会议事堂。反对派议员滥用暴力表达诉求,向社会作出极其恶劣的负面示范。

此次修例,发生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外部势力打”香港牌”,不惜颠倒是非,动用一切可利用的棋子,以煽惑人心,扰乱香港,遏制中国发展。近期有外媒突然爆料,早在一年前,德国已给予黄台仰、李东升二人难民庇护。二人近日更在海外高调唱衰香港、诋毁修例。德国收留黄台仰二人,将刑事犯当作政治犯,而且选在本港修例的敏感时刻发放消息,形同暗示本港准备再以违法暴力反修例的激进分子,西方已为他们留定”后路”,可助暴力违法分子免受香港法律惩罚,尽管放胆抗争、尽情施暴。

随着立法会大会审议修例的日子临近,反对派开动所有机器,鼓动更多不明真相的市民上街,企图炮制虚假民意,逼政府撤回修例。反对派幕后金主黎智英,在网台发出充满火药味、具黑社会语言色彩的动员令,形容周日游行”是最后一场仗,同中联办晒冷”;更令人不齿的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在社交网页贴文,暗示此次警署外的纵火案是”警方自导自演”,反映了相当部分反对派法律界中人,立场先行、固守偏见,反修例的偏执已蒙蔽了专业理性的判断;杨岳桥曾讲过”留案底令人生更精彩”,如今再颠倒是非、胡言乱语,更加显示其以政治凌驾法治,纵容暴力违法,枉为法律界中人。

本港反对派和外部势力对违法暴力公然纵容,导致激进分子莫名兴奋、蠢蠢欲动。消息指,”学生动源”等激进组织和网民已在纲上”呼吁”,在周日游行时发起冲击行动,重演”占中”,”再争取潜逃外国取得政治庇护”。反修例已成为反对派勾连外力、处心积虑反中乱港的政治行动,刺激各种激进手段捣乱秩序,此时发生针对警署的纵火案,一点也不出奇。

“占中”、旺暴教训一再证明,香港乱了,受害的是全港市民。广大市民必须理直气壮抵制反对派的误导煽惑,不要让无日无之的街头抗争、违法暴力,打破香港的法治和宁静。明天以及未来一段时间,会有围绕修例的大型公众活动,政府要做足风险评估,有效维护秩序;主办者有责任做好自我管理,保障参与者安全;公众更应该自我评估各方面的安全因素,让自己免于遭遇危险。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