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煽惑恐慌煽上街 十足险恶十毒招

笃爆反对派反修例伎俩:危言耸听 贼喊捉贼 假造声势

反对派为煽动市民上街反对修例,恨不能用尽所有极端手段:先是散播谣言恐吓市民,令部分市民以为一旦修例,即使是不犯罪的无辜人士,都会被移交;公开诋毁香港法庭,抹黑香港的法治以至司法独立,令市民以为香港法庭无”法”可言,是”橡皮图章”,连把关都做不到;勾结外国势力,山长水远走到外国抹黑香港修例,为外国势力做代议士等等。香港文汇报记者整理出反对派为反对修例、煽人上街的种种毒招,揭露他们贼喊捉贼、前后不一、为反而反的丑恶行径。

毒招1 威胁”人人可成逃犯”

为达到恐吓效果,反对派挖空心思不断寻觅各种字眼。首先,是为《逃犯条例》起个完全无关的花名,强迫市民将《逃犯条例》与”送中”、”恶法”相连,误以为自己会无辜被”送终”。”议会阵线”议员毛孟静等人就声称,修订《逃犯条例》是为了”对付所有香港人”,分明就是将香港市民人人视为逃犯。

造谣”日欧取消免签”

与此同时,反对派更利用社交网络,到处散播”人人都可以是逃犯”、”修例之后无免签”等各种言论。例如在Facebook就可以见到不少制作精美的宣传帖文,内容不乏”在各种罪行的包装下,人人都可以是逃犯”等恐吓字眼。更有甚者,有人老作日本、欧盟会考虑取消香港的免签证待遇,但翻查所有外国领事的言论,并未发现有人曾出此言,反映反对派是企图借此恐吓市民。

《苹果日报》更将原全国政协常委陈永棋摆上枱,声言他家族名下公司有高层因”欠税”而被内地执法单位”扣留”,在缴付高额”保释金”后始获放行,更上纲上线将事件与修订《逃犯条例》硬扯上关系。陈永棋批评《苹果》断章取义的报道,为反修例危言耸听、恐吓商界、误导市民,极不负责,有违新闻操守。

毒招2 污蔑法庭如橡皮图章

反对派议员有不少来自法律界,然而不提出修例都不会知道,他们对自己从事的行业其实是非常不信任,对自己曾经高呼过的”捍卫法治”口号亦是视若无物。

为反对修例,本身是大律师的反对派议员杨岳桥此前在公开场合声称,香港法官在处理移交个案时,不能扮演把关角色,称法官只能按表面证供判断申请,只要”文件齐全”,行政当局就能成功移交逃犯;法庭只不过是”橡皮图章”,法官只有”签字”作用云云。

有关言论一出,令部分市民对一直引以为傲的香港司法制度产生怀疑,误以为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法庭是因为有把关能力,才与中国内地签订有移交逃犯相关协议,但香港法庭没有把关能力,因此不应修例。

杨岳桥的”师父”、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当时就直言,杨的言论完全与事实不符,被要求移交者有权透过代表律师提出反驳理据,也有权申请人身保护令,”这是基本法律程序,每个法律从业员都会知道。”

毒招3 吓在港外国人称撤资

反对派议员为了恐吓港人,不惜借在港的外国居民过桥。反对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此前声称,特区政府要完成《逃犯条例》修订,不只是要”对付”香港人,而是要”对付”全部在香港者,所有人随时被移交回内地受审;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亦危言耸听,指不仅是香港人,每一个来香港的人都有危险,香港不再是国际城市,更散布所谓”撤资”的谣言。

外国势力同时散播所谓”人人都可能是逃犯”的误导信息。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在”研究报告”中就称:香港《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如果获得通过,有可能增加美国公民与美国海军在香港时的风险。言下之意,是所有在港美国公民与美国海军都是逃犯。

事实上,现有《逃犯条例》中已经写明,当事人不得就干犯其被移交所涉罪行以外的其他罪行而受处置,以及不会再被移交其他地方,而有关规定在修例后并无改变。

毒招4 勾外力散播白色恐怖

现在正值中美贸易战期间,香港反对派与美国以及其盟友里应外合,”祸港四人帮”的陈方安生、李柱铭,以及公民党的杨岳桥、郭荣铿等,千里迢迢到西方国家唱衰修例,更假传洋旨称,这些国家可能会因修例而取消香港特区在国际间的特殊地位,以至出现外资撤资等情况,令香港市民误以为修例不容于国际国社会,以达到煽动市民上街的目的。

在特区政府提出修例后,美国不断有机构及相关人等就逃犯条例修订发出声明,包括由反华政客主导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等。今年3月,”祸港四人帮”之一的陈方安生,反对派两位议员郭荣铿、莫乃光与美国获国务卿蓬佩奥委会面。其后,美国国务院发声明称,《逃犯条例》的修订”威胁”香港法治。8名美国议员发出联署信等。

反对派更多次用经济问题恐吓外国商会,令美国及其盟友英国、德国、丹麦等国家的商会近日要就修例发出声明”表示忧虑”,令部分市民误以为”国际社会”是因担忧港人而不赞成修例。

毒招5 恶人先告状屈咨询少

将修例闹得满城风雨、逼迫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要直上大会的,正正是反对派,但他们却恶人先告状,声称政府不愿向各界解释,以又”咨询期太短”云云,企图激发市民不满。

特区政府的修例建议早于今年2月已经提出,但在民主党议员涂谨申的滥权主持下,逃犯条例草案委员会两次会议、4小时都未能选出主席。当建制派议员建议转由石礼谦议员主持至选出主席为止时,反对派议员就在立法会中行使暴力,阻挠会议进行。

在第三次草案委员会中,反对派议员范国威跳上枱面、强力抢咪,惟抢咪不成,竟飞身扑人,建制派议员陈恒镔为保护石礼谦肩部受伤,而范国威则在落地后诈死送院,声称自己”脑震荡”,其后却又生龙活虎地参加反修例行动。

日前举行的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特别会议,本是为提供平台,让议员有机会与政府当局直接对话,弥补反对派造成的修例问题,然反对派再次在会议结束后围堵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其后,他们却又质疑政府”不愿”解释条例修订,时间仓促云云。

毒招6 扮”主流民意”造假催谷

由”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于4月16日发起的”护港安全撑修例大联署”,截至昨日已经收集了逾59万签名,即将突破60万,体现了支持修例的主流民意。反对派早前也”有样学样”,宣称几日间就有数百间”学校”、各界人士参与”联署”。将反对派政客发起的”联署”扮成”民间自发”,一些校友和支持修例的人士更发现自己未经同意就”被联署”。此外,虚构人物角色、胡乱签名、重复签名、”盗用”学校名义、滋扰学生和家长等”低庄手段”不胜枚举。更有甚者,反对派还用无监管、无认证、毫无公信力的网上”白宫联署”为自己的”伪民意”站台,企图制造白色恐怖的氛围,诱骗对修例认识不多的市民参与反修例游行。

毒招7 借汽油弹事件诬警方

6月7日,暴力仇警分子在游行前夕两度向警方掷燃烧弹。公民党”大状”杨岳桥在没有证据下,就早早在其facebook主页发帖,暗示掷汽油弹为警方”自导自演”,一众”黄丝茄哩啡”在其贴文下排队评论、转发,更”分析”道:”警车在警署门口被掷,却不追击嫌疑人,一定是自己人!”云云。

还幸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被掷汽油弹的7号港岛冲锋车率先赶到现场,车上警员上楼拉人。杨大状知自己”诽谤”计谋”穿帮”,但在facebook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过,多个反对派团体,昨日都继续借此抹黑警方以至特区政府,声称是因为特区政府”害怕”今日参与反修例游行人数多而”做戏”,意图激发更多不明内情的市民上街。

毒招8 断章取义图误导市民

为反对修例,反对派中人不断断章取义,散播恐慌。早前,北京权威人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香港向内地移交逃犯的情况主要有四种:当中只有内地居民和香港居民在内地犯罪后潜逃香港的,才会被移交;香港居民在香港触犯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以及中国公民或外国人在国外针对中国国家或公民犯罪而身在香港的,都不会被移交。

公民党前主席余若薇就在其facebook转载有关内容的图片断章取义、公然造假,将”不会移交内地”中的”不会”两个字P走,变成”移交内地”,更在其facebook中写道:”都话逃犯条例犀利过23条,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移交内地审”,企图加深网民对修例的误解程度。惟事后,余若薇还要在facebook上声称自己是照抄,可见反对派议员为欺骗市民,是连照抄都会专门抄错。

此前,保安局在回复立法会有关委员会法律顾问的查询时,强调有关没收罪犯财产一项时,表明”一般是需要向法院申请命令才可以进行,证据或财产的持有人会收到有关命令和知道取证的依据,如果对取证行动有异议,他们可以到法院提出反对。”但《苹果日报》就特意不提这一点,声称响应中有关冻结、没收财产的协助,将令”所有香港人的身家生命财产岌岌可危”云云。

毒招9 妖魔化内地司法制度

反对派借修例问题,不断抹黑内地司法制度十分”黑暗”、污蔑内地公安是”黑警”、审讯过程毫无人权保障云云,香港众多熟悉内地法律制度的人士纷纷用事实反驳,直斥反对派不了解内地法制现状,”妖魔化”内地的法制环境。

事实上,中国已与55个国家签订刑事司法协助条约,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与37个国家签订引渡条约。近年来,内地从相关国家成功引渡回犯罪嫌疑人百多人。在诸多国家向中国移交逃犯的过程中,并无对中国不履行相关协议和不能保障涉案者人权作出相关投诉。

毒招10 揑造两地设”防火墙”

反对派借用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末代港督”彭定康等言论,以”证实”当年订立《逃犯条例》不包括内地,意在”刻意剔除”内地,要在内地和香港之间设立”防火墙”。

不过,翻查保安局当年的官方和正式文件纪录,均无提到此点,反而有多份官方纪录证实,1997年订立《逃犯条例》旨在将港英年代沿用的引渡法例作出本地化的立法,所以法例安排只能沿用港英时代原条例的条文,不能包括中国其他部分, 所以才列明中国任何其他部分除外,而非反对派所谓的”刻意剔除内地”、设”防火墙”。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亦曾表明,如果陈方安生和彭定康有”内幕消息”,应该由他们去证实真有其事。不过,反对派仍然不断借此误导市民。

■香港文汇报记者 杜思文、郑治祖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