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真正“胡说八道”的是彭定康

末代港督彭定康对香港“念念不忘”,香港已经回归祖国22年了,他依然放不下昔日在港颐指气使的“威水”派头,不时对香港问题指手划脚,在不到一个月内竟两度就《逃犯条例》修订大放厥词。继接受传媒访问抹黑修例后,彭定康近日拍片再度老调重弹,扬言通过修例会危害香港作为国际贸易中心的地位云云。

彭定康上月在英国接受传媒访问时,声称修订《逃犯条例》是移除香港与内地的“防火墙”、要市民承受内地法制的风险云云。彭定康近日拍片再就修订《逃犯条例》指指点点,一开口就先提反修例游行,并声称修例“打击”香港法治与繁荣稳定,特区政府说要填补法律漏洞是“胡说八道”,而修例是将两地法治的“防火墙”拆除,他更在片中大肆抹黑内地法治。

彭定康、外国势力和香港反对派的“防火墙”言论,已被特区政府以官方文件记录反驳。当年特区政府制订移交逃犯条例不适用于内地和台湾、澳门的唯一和真正原因,纯属立法程序上的问题,与什么“刻意剔除”、“保障港人”和“防火墙”无关。

彭定康“防火墙”论自相矛盾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亦指出“防火墙”言论的谬误:内地与香港二十多年商讨长期移交逃犯协议的最大障碍,是由于香港和内地之间属于区际移交,因此全面引入适用于国际间引渡安排标准并不适当。

真正“胡说八道”的是彭定康,他抹黑修例却拿不出证据,对上述事实却视若无睹、自说自话,反而诬蔑引述官方文件记录的特区政府“胡说八道”,继续凭空揑造,并藉此抹黑中国内地,企图催谷市民上街阻挠修例,可说是无耻之极。

彭定康和香港反对派反修例的伎俩之一,是抹黑内地法制。但正如港大法律学院陈弘毅教授指出的,内地司法水平不低于国际标准,亦不低于一些与香港已签订长期移交逃犯协议的国家。彭定康胡说八道,还在于他言论当中存在自相矛盾之处,他一方面称修例会摧毁香港与内地之间的“防火墙”,一方面亦承认欧洲的西方民主国家与中国已经签订了引渡协议。

藉修例“抽水”博出位搞乱香港

英国对待逃犯的政策十分严苛,尚且与许多非洲国家签订了引渡协议,如今彭定康偏偏阻挠香港修例,岂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港英时期的香港与英国有移交逃犯,现在香港回归国家22年,但彭定康等人竟认为香港向自己国家移交逃犯就是“侵犯人权”,根本只是借修例抹黑香港以至中国内地。

彭定康最无资格评价香港的民主和管治。英国人当年管治香港一百多年,并未曾给予港人民主。当年彭定康被英国选民抛弃,才被英国政府派来香港,他应该感到惭愧。香港已回归22年,一切按基本法办事,香港保持高度自由、良好法治也获得举世公认,这不是彭定康罔顾事实的评论所能否定的。彭定康藉着香港修例“抽水”博出位,颠倒是非混淆视听,暴露其搞乱香港的本性难移,这只会引起港人对他越来越大的反感。

作者:杨莉珊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 九龙东区各界联会常务副会长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