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顾敏康:《逃犯条例》修订是正与邪的较量

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是属堵塞法律漏洞的措施,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具有正当性;正常的刑事司法合作应该是签订双边的罪犯引渡或移交协议。即便是“一案一移送”特例,政府也考虑多方意见,多次修改以确保公义和人权。

但是,反对派不会认同政府任何修改,因为其目的就是阻扰修例,为香港添乱,为自己吸纳选票,为洋主子提供攻击中国的“子弹”。

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反对派使出浑身解数误导民众,尤其是年轻人,说什么“修例后人人都可以是逃犯”,难道修例建议中规定的种种保障措施都是虚设?法院在他们眼里突然不再独立?

“黑衣游行”是“兴奋剂”

为了吸引更多人士参加游行,反对派又请出一批所谓代表“正义”的法律界人士发起“黑衣游行”,表达对政府修例的所谓“不满”。不过,从电视画面看,原来是郭荣铿、梁家杰之流率领游行。他们当中部分人为了反修例可以不顾专业诚信,颠倒黑白,抹黑政府修例。他们明知不同司法区域互相引渡或移交罪犯是十分普遍的刑事司法合作,但他们出于对内地司法制度的无知或敌视,为反而反,即便放生重罪在身的逃犯也在所不辞。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日前表示,内地司法水平不低于国际标准,亦不低于一些与香港已签订长期移交逃犯协议的国家,他所接触的不少内地检察官和法官,都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亦以很专业的精神工作。这已经表明:如果法律人士将政治凌驾于法律公义之上,就会失去客观的法律专业判断。

但是,这些法律人士的“黑衣游行”无疑为激进分子打了一支“兴奋剂”,纷纷开始行动。果然不久,香港在一天之内发生两宗针对警方的燃烧弹袭击事件,继一辆警车凌晨在湾仔警署门外被人投掷燃烧弹后,当日下午跑马地警署门外亦遭到燃烧弹袭击,两宗事件显然互有关连,目标都是为了破坏社会治安秩序和挑衅执法人员,企图为反对派发动的6月9日反修例游行之后的暴动提供示范效应。

事实证明,连日来一些激进组织的网页上已经有“燃烧弹”等字样的出现。熊熊火光加上反对派的暴力煽惑,已使社会面对严峻的治安挑战,陷入一片惶惑与不安之中。果然,反修订《逃犯条例》游行晚上结束后,部分游行人士在集会后不肯散去,以响应游行后“大动作”的号召。凌晨过后,有人搬起或举起立法会外铁马堵塞交通,更有人向警方投掷杂物和冲击警方防线,有警员因此受伤,血流披面。面对暴徒恶行,警察应当依法加大执法力度,否则会令这些暴徒更加胆大妄为。

应当看到,6月9日反修例游行和随后的暴力行动,与外部势力高调并积极介入有很大的关系。据报道,随着美国国务院粗暴干预香港内部事务,附和美国外交政策的Google则公然参与反修例游行。6月9日的Google Map标示反修例游行的集合地点、时间,并实时更新游行出发情况,当游行完结,晚上又鬼祟删走相关资料。

回应民意严惩暴徒

面对“学生动源”、“香港独立联盟”等“港独”组织宣扬暴力行动,香港政府要积极予以取缔。政府已取缔“香港民族党”,但这仅仅是开始,政府应该做更多的取缔工作。从“学生动源”和“香港独立联盟”此次的组织行为看,很大机会构成香港《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第二条之规定之“有组织罪行”的规定。激进组织(包括“港独”组织)还很可能有后续行动,例如明天的恢复二读和随后的三读,再度发动冲击。警方理应高度戒备,做好防控工作。

6月9日的游行人数最多只是24万人,不可能是反对派所虚张声势的103万。从电视画面看,游行大致平和,这是不错的表现。但是,游行后的暴力行为必须予以谴责和严惩。

政府修例已经演变成国家层面的问题,是正与邪的较量。诚如有作者指出:美国插手和介入事件,已令修订《逃犯条例》处于一个无可退让的境地,修例已经不再是纯粹的香港内部事务,已涉及国际与国家层面、国家声誉、特区政府管治威信。撤回条例,则政府将陷入危机难以管治,“一国两制”受到严重冲击。因此,政府退无可退,一定要迎难而上。换句话说,政府可以回应顾虑,增加有法律约束力的额外人权保障声明书,但不能将修例撤回,否则后患无穷。

作者:顾敏康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