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香港执业律师:内地的法治,真的那么不济吗?

我刚从北京参加中国司法部委托公证人一个培训课程回来,亲身接触了一些内地司法机构的人和事,眼见香港近日因修订《逃犯条例》引起的争议,主要是对内地的法治带有偏见,感到有些不吐不快,希望与大家分享一下我多年来在内地工作的经验。

2001年,我在上海工作一年,正是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时候。在其后几年,看到内地慢慢改变,经济起飞,政府机关办事效率提高,虽然成效不太明显,不过,对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已加强了不少。

内地法官律师已非吴下阿蒙

我回香港后,工作上与内地保持密切关系,经常要到访不同省市,观察到法律界与司法机关在最近几年,无论软件或硬件,各方面都有脱胎换骨的感觉。我近年曾到访或在业务上合作过的内地律师行,很多都是现代化管理,不少律师曾在普通法系国家和地区如香港求学,精通英语,专业水平甚高。

我也注意到,现在内地法官一定是法律本科毕业,必须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即等于很多国家的律师资格考试Bar Exam),像以前由行外人出任法官的情况,已不复见。

我认识一位曾在内地任职中级与高级人民法院法官的内地律师,几年前在港大修读法学硕士时(近年内地来港修读普通法法学硕士的公检法人员每年都有几十人),透过自修,通过香港律师会为香港以外律师而设的海外律师资格考试,成为香港执业律师,并加入了本港一家历史悠久的驰名大律师行。

有去过内地大学交流或参加暑期班的香港法律系的同学,应该也知道近十几年,只有最优秀的内地学生,才能考进内地高校的法律系。可见现在这一辈的内地法官和律师,已非吴下阿蒙。

这次在国家法官学院(全国最高级别的法官培训机构)的课程,使我对内地司法制度有更深入的了解。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学院,环境优美,我们住宿的公寓和上课的教室、图书馆,乃至用膳的食堂,都干净整洁、严禁吸烟。这和以前在内地所到过的政府机构又脏又旧、到处充满烟味的情况,简直有天渊之别。

内地法庭联网聆讯视频直播

我们在几天紧凑的课程里,除有水平甚高的司法人员讲课外,也有机会到最高人民法院的信息中心参观,让我们这班执业多年的香港律师大开眼界。这几年内地雷厉风行进行的司法改革,其中一项重要工程是信息化。

我们在信息中心听一位年轻工作人员的详细讲解,并在大屏幕前看实时示范,使我们有醍醐灌顶的感受。原来,现在内地法院透过先进的大数据处理,将全国各个省市的法庭联网,所有案件文书可同步实时存档及供查询。最厉害的是,把全国3,000多个法庭的聆讯过程以视频直播。难怪讲解人员说,法官现在都小心翼翼地审案,连坐姿都要端正。最初,法官们觉得很有压力,但慢慢地,大家习惯了严谨,水平便提高了。

这些措施,使诉讼效率和公平性明显改善,减少使用大量纸张,既环保又节省储藏空间。司法改革另一项重要政策是“法官员额制”。数年前,内地法院推行法官员额制,即通过严格考核,选拔最优秀的法官进入员额,并为他们配备法官助理、书记员等审判辅助人员,以确保法院85%的人力资源配置到办案一线。

应多了解内地提升法治水平的努力

这样做,可达到优化司法资源配置、提高法官素质及提高法官待遇的目的。“法官员额制”政策,对司法水平有深远影响。因为平庸之辈不能考进法官行列,原有法官亦面对汰弱留强的考核,要对审过的案件负上终生责任,不敢马虎苟且。

总而言之,内地的司法改革,在突飞猛进的信息科技配合下,司法制度更合理化、透明化、普及化。这样的发展,在中央领导人这几年不断强调“依法治国”的方针下,将可摆脱过去法制不全、法治不彰、执法不严等恶名。

作为曾亲身体验内地司法与执法从落后变成锐意改革的香港律师,我认为,一口咬定把严重罪行的逃犯移交内地便不会有公平审讯的人,似乎对内地司法的进步没有认识。在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时候,能否深入了解内地为提升法治作出了多少努力?这样,也许大家会更清楚,中国内地的法治,真的是比和香港签订了移交协议的菲律宾和印尼更不济吗?

作者:陈永良 执业律师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