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独”打反修例旗号 叫嚣夺管治权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民阵昨日再发起反修例游行,“港独”分子趁机抽水,“港独”分子郑侠在金钟道附近摆设街站,与几名喽囉挂起“香港独立”的旗帜,又声嘶力竭高呼“港独”。另一边厢,支持“港独”的学生动源就鼓动示威者继续“占钟”;“香港独立联盟”更煽动人抢警枪。而昨夜示威者冲出马路之后,在“占钟”现场疯传一张图片,称若果政府不撤回修例,不排除成立临时政府,在广场制宪,“回收香港管治权”,充分暴露出搞事分子反修例的“司马昭之心”。

昨日的反修例游行队伍有不少人举起“港独”龙狮旗。“学生独立联盟”陈家驹与“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现时身在台湾出席集会,昨日没有出席游行,不过,锺翰林就遥距指挥。

“学生动源”昨晚在facebook发帖,呼吁市民继续留守金钟,即使特首林郑月娥已向香港市民道歉,但仍未宣布撤回修例,亦未撤控所有因示威被控市民的控罪云云。“香港独立联盟”更在Telegram群组鼓吹,游行没有终点,终点就是政总内、立法会内,并煽动示威者抢夺警察佩枪。

阴谋毕露 假反例真夺权

昨晚被政府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前召集人陈浩天亦现身金钟,他与四名戴黑头巾黑面罩人士交谈后,走到政府总部会议厅正门前的人群最前方。

示威常客郑侠与几个“港独”喽囉昨日在金钟道近警察总部附近,摆设街站,宣扬“港独”,不过没有什么游行人士理睬。他又利用另一社交媒体帐户发帖,称趁昨日民气强劲,应该筹组“临时政府”,“香港独立建国”。

无独有偶,昨夜占领现场上疯传一张图片,称政府必须答应六个要求,包括撤回修例、收回“暴动罪”、释放所有因为此事的被捕者及赔偿、交出行使暴力的警员名单等,否则不排除就地成立“临时政府”,在广场定架构,回收香港管治权云云。还有人在网上恶搞称:“强烈要求一人一票选毛孟静做特首,杨岳桥做律政司,岑子杰做政务司,长毛做财政司!香港先有得救!”有网民直斥“港独”分子反修例是假,企图藉此夺取管治权是真。

挑衅警方 特首办外纵火

此外,晚上约10时半,大批示威者仍聚集在政府总部一带,不少人开始陆续运送生理盐水及头盔等物资到物资站,亦有人不断挑衅警方。另一边厢,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示威者聚集于特首办门外,疑似准备作出冲击行动。随后,一名示威者怀疑于特首办门外纵火,该名示威者身上疑带有短刀,但很快就消失无踪。

民阵再“报大数” 伪造民意自欺欺人

民阵昨日再度发起游行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警方称最高峰时称有接近34万人参加,惟民阵再次“报大数”,讹称有200万人参加游行,数字更是警方预计的接近六倍。香港发展中心委讬科技大学前经济系主任雷鼎鸣则估算昨日参加游行总人数40万人,与警方公布的数字接近。

警方就昨日游行人数发声明表示,警方在军器厂街天桥进行点算,经原定游行路线的最高峰人数约为33.8万人。民阵则在昨晚11时宣布游行结束,召集人声称有近200万人参与反修例游行。

香港发展中心委讬科技大学前经济系主任雷鼎鸣再为今次游行进行估算,雷鼎鸣团队分析实时取得的数据和影像资料,最后推算游行总人数为40万人。中心表示,他们在游行路线不同地方设置点算站,为游行人数及队伍密度进行实时点算。

翻查资料,反对派声称有103万人参加上周日游行,惟警方统计高峰期只有24万人参与,相差近五倍;而2012年民阵发起的游行宣称有40万参加,警方则指只有6.3万人;2013年民阵宣称有43万,警方数字是6.6万。由此可见,反对派近年来为求伪造民意,“发水”情况愈见严重,“报大数”更已非新鲜事,为求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惜欺骗公众。

刘兆佳:反对派贪胜不知输

特区政府前日为《逃犯条例》修订按下暂停键,得到了中央政府、香港各界的支持。政界人士指出,政府此举给了社会和平理性讨论的良机,但受外国势力驱使,社会矛盾短期内恐怕还难以化解。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指出:“尽管政府让步,但反对派短期内不可能理性讨论,事实上《逃犯条例》一事从未有过理性讨论。因为修例其实并未涉及重大政治、经济、外交利益,而是情感政治多于实质利益政治。这一情感政治是由莫名的忧虑和恐惧推动的,难以用理性讨论去破解,只有未来一段时间没事发生,才能慢慢平复。”

刘兆佳说:“政府此举是希望局面暂时缓和,避免事态恶化,希望日后把工作做得更好,创造一个较好的局面来解决问题。”

刘兆佳认为:“香港的反对派和外部势力希望尽可能趁着情感政治未消退之际,继续动员这些情感,对政府施压,逼其更多让步。不过政府的退步让他们少了一些发动群众的手段,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抗争,事件可以慢慢平息。如果反对派继续在这一问题上纠缠,不断提出让中央和特区政府无法接受的条件,恐怕最终难以被希望和平理性稳定秩序的香港人接受,步入‘贪胜不知输’的局面。”

撑修例者近百万 须平衡利益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指出:“政府暂缓修例,已是回应了市民的诉求。因为政府无法百分之百去听反对一方的意见,目前支持修例的民众也接近100万。政府、立法会只能平衡各方利益,进行妥协。既然政府已经后退一步,大家应该各让一步,避免社会分裂。反对派不应再这样穷追猛打,否则事态可能更为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