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占钟”过后|社会撕裂 心理辅导求助激增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大批青少年因上街及看到相关报道画面而情绪不稳,两间辅导机构在过去五天收逾百人求助,有人在萌轻生念头期间致电求助。有心理辅导专家表示,过去一周的确有不少市民出现负面情绪,前日更有一人于金钟太古广场平台堕楼身亡,令人忧虑;专家提醒过去一周曾经激烈行动或长时间目睹激烈场面的港人,若连续三天或以上在脑海中出现相关片段而造成困扰,尽快寻找创伤心理治疗临床经验人士协助。

国际心理救援组织灾后心理辅导协会于本月14日开通的救心热线(5181 5501),为每一个案提供约一小时心理辅导,两日来已接获41人求助,当中部分人出现自杀倾向,幸好接受创伤心理治疗后,及时回复平静。该会总干事杜永政说,前日上午已接获的15个求助电话,当中八人情况严重,七人中度,但前晚发生一宗堕楼事件后,热线在服务时间过后(晚上10时后)收到数十宗求助的留言。昨日合共已接获26人有情绪困扰,更有人在萌轻生念头之际致电热线求助。

情绪困扰须尽快寻求协助

杜永政表示,过去一周社会上出现不少负面情绪,尤其曾经激烈抗争者,又或长时间目睹激烈抗争场面的人,应特别留意自己会否连续三天或以上,脑里浮现相关片段,导致情绪困扰,或是出现以下情况:耳朵仿似听到杂音(如脚步声或人群声)、身体感觉不适(如身体某部分被打)、常嗅到异味(如催泪弹),以及有负面想法。杜永政提醒抗争者若出现症状,应尽快寻找创伤心理治疗临床经验人士协助。

吁关心及包容子女学生

香港青年协会全健思维中心过去四天亦收到约60宗求助,提供的网上辅导utouch.hk昨日起一连两天延长服务。青协业务总监徐小曼称,青协收到约60宗求助多为青年与家人或朋友因意见不同而发生冲突,并对现况感无助,对未来失去希望。

徐小曼指出,过去一星期,经历了周三金钟的冲突,周六政府宣布暂缓《逃犯条例》修订,以及有人于金钟太古广场平台堕楼身亡,市民情绪都随事态发展而起伏,甚至激起极端想法;但随着政府已宣布停止《逃犯条例》修订工作,她认为社会应暂时放下争拗,慢慢回复正常生活,特别是家长及老师应多关心及包容子女及学生,并可持平讨论事件。

徐小曼表示,周六晚收到较多求助电话,但周日已有减少,她建议市民勿急躁,可慢慢回复正常生活,并呼吁有需要的青年适时处理遇到的困难,勇于主动寻求协助,不要独自承担压力和困扰。

情绪持续不安 暂停看手机电视

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估计,有示威人士死亡事件会影响到部分市民的情绪,市民可以个别或集体的和平方式去悼念逝者,应有助纾缓大众的哀伤情绪。

学会认为,不少市民在过去一周均可能亲身或从各媒体接触到令人不安的影像,令身体产生出不同的情绪反应,包括惊恐、担心、紧张、伤心、愤怒及内疚等,呼吁如本身有情绪困扰的人士,尤其需注意自己的心情及作息睡眠等变化,需要时请尽早向社工、心理学家或医生求助。若发现情绪持续不安,应暂时停下手机或关上电视,先令自己得到休息。

鼓励对方说出感受

《逃犯条例》修订争议引发连串冲突,令不少港人情绪受影响。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呼吁,游行示威人士在参与表达意见的活动时,应以自身及身边家人朋友的安全为最先考虑,并时刻留意自己及身边人士的情绪。如发现有同伴心情激动,可尝试先以安静耐心陪伴,鼓励对方说出当刻内心感受及聆听,以言语或身体动作肯定其感受,勿太急于转化对方情绪。

至于年轻人在社交平台分享的同时,可留意会否把其中一些情绪化作过分的言辞攻击,及卷入网上骂战等令情绪更加升温的行为,“若发现情绪持续不安,应暂时停下手机或关上电视,先令自己得到休息。”

临床心理学家朱嘉丽亦认为,事件中不同市民对是次有不同的执著点,即使政府宣布暂缓《逃犯条例》修订,部分人仍会坚持“三罢”、“撤回”,认为社会要给予时间市民消化事件,以及慢慢纾缓情绪。

乱港派为选票葬送港人利益

一个正常的修例工作,被刻意误导抹黑,演变成连日游行示威。绝大多数市民和平理性表达意见,但亦有少数极端暴力破坏行径。

事实上,在修例一事上,特区政府已经听到市民的声音,接连宣布停止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希望藉此可让社会尽快回复平静和避免任何人受到伤害”,并承诺改进工作。

树欲静风不息,在整个反修例行动中扮演不光彩角色的推动者,继续扯着“民意”的大旗,频频进逼,意图进一步动摇特区政府的管治威信。而在众多极端的“要求”中,夹杂着诸如“票债票偿”的口号,结合今年底的区议会选举,反对派目的呼之欲出——年底区议会议席,甚至在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夺取更多的议席,进而影响特区政府的管治。可以预见,在今后一段日子,反对派乱港分子,将会通过各种方式,令香港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