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乱港派现场指挥围警总 黄之锋奸计:叫人冲自己松

图:上周五(二十一日)网上群组的通讯纪录显示,包围警总行动是受黄之锋率先号召影响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行动不同于传统的“大台组织”模式,参与者主要循通讯应用程序Telegram自发联络,惟行动屡屡无故升级、陷入失控,背后不乏乱港政客带头煽动,事后他们更把责任推卸给群众。日前包围警察总部的行动,就是由香港众志黄之锋率先号召,惟在现场赚尽眼球的他,受访时却称是见到有人走向警总才拿起扩音器“重申诉求”,企图甩脱涉嫌煽惑非法集结的恶行,“叫人冲、自己松”奸计得逞。

《大公报》记者现场所见,昨日早上在立法会示威区,大部分穿上黑衣示威者和平地静坐进行,只个别堵塞立法会车道出入口,然而接近11时,一班戴口罩青年忽然由添美道推出水马封路。占据及堵塞金钟夏慤道后,示威者一时间陷入茫然不知头绪的状态,对于下一步应转战警察总部还是礼宾府,无法达成共识。有人向记者透露,原意是包围礼宾府,但临时“跟大队”转了方向;亦有女示威者称根本不知警总在哪里。

此时,早前因违法占领再次入狱、日前服刑完毕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似乎嗅到博上镜的机会。他忽然从人群中窜出,煽动众人包围位于湾仔的警察总部,又高呼“我们不是暴徒”、“撤回暴动定义”,并带头向警察总部军器厂街一侧进发。

反对派议员纷现身助威

面对警总被围,警方派出谈判专家调解,而尝到甜头的黄之锋当然不会放过任何镁光灯下抢镜的机会。他在谈判专家准备发言之际,与同党周庭等人发难,以扩音器大叫要求与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对话,不断阻挠谈判专家与示威者对话。

除了黄之锋等人,邝俊宇、许智峯、林卓廷、朱凯廸、区诺轩等多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亦蜂拥现身。他们并未提醒在场者,包围警总的行动极易擦枪走火,反而打气助威,其中许智峯等其后更与乱港分子转往税务大楼堵塞出入口,阻碍市民办事,企图瘫痪政府运作;区诺轩则滥用议员身份,在风头火势下要求进入警总对话,但未获理睬。

到晚上,黄之锋再藉机出风头,在场发动“公投”、即所有人举手决定去留,试图把行动责任转卸“集体决定”,藉此“清洗”他涉煽惑非法集结的嫌疑,惟现场实在非常混乱,“公投”失败告终。其实黄之锋当日受访时,亦已即时卸责,声称他到夏慤道时该处已被堵塞占领,之后见到占据夏慤道的人走向警总,他才拿起扩音器呼吁众人去警总,该呼吁只是“重申诉求”。

群组内有详细分工部署

反修例示威者的主要联络方式,是通讯应用程序Telegram。Telegram是近年热门的即时通讯软件之一,备有多个保障私隐及认证功能,防止对话内容外泄,在台湾“太阳花运动”和本港2014年的“占中”都有大批示威者曾经使用。此次反修例示威中,参与者在Telegram设置了多个群组、各有分工,包括医疗急救、运送物资、战术讨论、资讯分享、文宣部署等,就连警力分布在其中都一目了然。其中“公海总谷”管理员、22岁学生Ivan Ip早前因涉嫌串谋公众妨扰被捕,而为防警方调查,该群组已改为“公海总谷2.0”继续运作。

有分析认为反修例者全靠自发组织,行动目标口口相传,并无组织,如何行动任君选择。但现场偏偏有黄之锋等不负责任之流,“叫人冲自己松”。最终政客在镜头前赢尽政治资本,镜头后付出代价的只是群众自己。

黄之锋出狱 急博上位

黄之锋在包围警总的过程中积极出头,背后原因是最近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行动中,香港众志被认为表现平平。大公报早前一篇独家调查报道,亦迫使多名成员受聘为区诺轩议员助理的众志,不敢在立法会内胡作非为。

6月10日凌晨,反修例暴徒首次冲击立法会时,众志仅在主席林朗彦的带领下,于添美道静坐,未获关注;其后众志又在港铁站内阻挠市民外出,昔日所谓的“学生运动光环”变得声名狼藉。而一系列失败行动均由林朗彦主导,黄之锋因坐监未能参与,出狱后他自然急忙想挽回颓势。

不过作为对体制内权位有所求的组织,香港众志经历过因激烈言行而锒铛入狱、失去议席的痛苦,深知适时“缩沙”的重要性。在现场越来越多人聚集,甚至开始有人分发头盔、雨伞等装备,黄之锋等众志成员不再抢出风头,而是选择消失在人海中,令镜头无法捕捉。

大公报早前独家揭发,在修逃犯例处于法案委员会审议时期,香港众志成员涉嫌滥用访客身份,冒领区诺轩的议员助理证,在立法会大楼内的会议室楼层违规通行,更滋扰协助议会运作的立法会秘书处职员工作。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已就此事向区诺轩发出警告信。最近众志成员已鲜有在立法会大楼内公开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