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制白色恐怖 反对派煽揪出“笃灰”医护

■如發現可疑情況,駐院警員有責任調查。圖為警員在醫院內執法。 資料圖片

■如发现可疑情况,驻院警员有责任调查。图为警员在医院内执法。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反对派不断抹黑,声称“6.12”事件后有示威者到医院求诊期间被警方拘捕,并声称要找出“笃灰”的医护人员云云。香港文汇报昨日访问多名法律界人士,他们强调,根据香港法例第二百三十二章警队条例第五十条,警方有权在医院里搜证和拘捕可疑的求诊者,此举亦非香港独有,其他西方国家也有类似的安排。反对派扬言要“拿出”所谓“告密”的医护人员,明显要制造白色恐怖,存心误导市民,行为可耻。

针对警方于医院内采取拘捕行动或已侵犯病人私隐的指控,警方发言人日前已回应指出,根据警队条例第五十条,如警务人员合理地相信有人干犯可被判监的罪行或在订明的情况下,可作出拘捕;即使该警务人员没有手令,亦可行使拘捕权力。如驻守急症室警员在大堂发现求诊者有可疑伤势,警方会主动跟进。不过,反对派仍在此事上死缠不休。

马恩国:英美澳加机制相若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指出,作为医护人员向执法人员通报疑犯正在医院内接受治疗,是有效维护香港法治的机制的一项重要环节。而类似的机制,在英、美等西方国家,包括澳洲、新西兰、加拿大等都适用。

马恩国更提到,若疑犯的伤势需要送到医院接受治疗的话,执法者当然需要配合,让疑犯也能享有接受治疗的权利。但同样地,医院一方亦需要配合警察的执法,把疑犯的情况通知警方。这是维护法治、帮助执法者的其中一种互联、互通、交流、协调的机制,执法人员并没有任何错误。

黄国恩:获私隐例豁免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表示,医院并非法外之地,根据香港法例第二百三十二章警队条例第五十条,警方有权在医院里搜证和拘捕可疑的求诊者。再者,私隐条例亦清楚列明对警方刑事调查是有豁免权的。警方所做的完全依法办事,而医护人员亦有责任配合警方调查。

至于反对派指警方“无权”在医院拉人,黄国恩认为,有关说法完全没有法律依据,只是信口开河,还说要拿出所谓“告密”的医护人员,明显是要制造白色恐怖,亦存心误导市民,行为可耻,颠倒黑白是非,破坏法治。

傅健慈:煽仇警挑矛盾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傅健慈指出,香港法例第二百三十二章《警队条例》赋予每名警察在医院内可以拘捕疑犯的合法权力,反对派满囗歪理,恶意批评警方在医院内依法进行的拘捕行动,反对派的论调根本就是罔顾法律的规定、亦欠缺事实的支持,根本站不住脚。傅健慈强调,医院非法外之地,反对派所谓“笃灰”医护是要制造白色恐怖,煽动“仇警”,挑起社会矛盾,破坏警民关系,对此应予以严厉谴责。

医院向来有警岗 可疑伤势会调查

反对派继续借警方与医院内拘捕示威者一事大做文章,声称有关做法或“侵犯”病人私隐,甚至“妨碍”医护人员工作云云,企图藉此挑起病人、警方与医护人员三方矛盾。有医疗工会指出,医院并非法外之地,如有急症求诊者的伤势或涉及罪案造成,警方介入调查十分合理,“急症室过去一直设有警岗,从前警方在医院内执法无人话过有问题,为何现在才讲?”工会批评有人将救护工作政治化。

工会批政治化救护工作

香港医疗人员总工会副主席冯权国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急症室过去一直设有警岗,如有病人因刀伤或枪伤等可能涉及罪案而求诊,警察是被赋予权力去调查,“例如一名女士受了刀伤,其伤究竟是意外造成抑或涉及家暴?警察有责任了解并直接询问伤者,这是他们的职责,已不是医护人员主动报警与否的问题了。”

冯权国强调,警方于医院内就可能出现罪案作出调查由来已久,并非今天才发生,过去亦一直无出现问题,他批评有人欲借今次事件大做文章,将救护工作政治化。他指出,医护人员过去一直小心谨慎地处理病人的个人资料,如今救护工作被政治化令事情变得更复杂,医护人员需花更多时间与病人解释清楚,院方亦加添了不少行政工作,担心医护人员与病人的矛盾会增加。他并提到,部分较新入行的同事或未必清楚面对突发事情的处理程序,促请医管局制订清晰指引,例如应否主动就某类伤势通知警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