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孤臣孽子的夺权野心暴露无遗

32名港英时期的高官和政客发表联署声明,全盘否定修例,并提出三大要求:第一是要求行政长官“撤回修例”;第二是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第三是要求收回暴动定性。更有人抹黑林郑说:“初心是错的。政府的建议修订把大陆和香港之间的墙也拆了”云云。这三个箭头,最终目的就是要把林郑月娥赶下台,进行夺权。

联署完全配合美国乱港

32名孤臣孽子联署的时机,和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出笼时机高度配合。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麦戈文、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和众议员史密斯,提出新版“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设下香港特别行政区要在2020年实行普选立法会的时限,更要求普选特首,并威胁要制裁特区官员、撤销香港的特别待遇。

32名孤臣孽子此举是为了做香港的特洛伊木马,煽动香港民众继续冲击和“占领”金钟,把对抗的火焰继续点燃更旺。美国则在后面敲响战鼓,给香港反对派壮胆,露骨地干涉香港政制发展,加强煽动暴力行动的力度。

警务处处长已经讲得很清楚,将大多数参与6月12日和平示威的市民,与当日用铁支、长矛、砖头攻击警察防线的少数暴徒,应严格区分开来。32名孤臣孽子则是将两者混淆在一起,为暴徒辩护,要律政司不要起诉暴徒,这完全是妨碍司法公正。

他们都做过大官、参加过行政会议、也有立法会前议员,理应对香港法律非常熟悉。根据《公安条例》规定,凡有3人或多于3人集结在一起,作出扰乱秩序的行为或作出带有威吓性、侮辱性或挑拨性的行为,意图导致或相当可能导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结的人会破坏社会安宁,或害怕他们会借以上的行为激使其他人破坏社会安宁,他们即属非法集结。如任何参与凭藉非法集结的集结的人破坏社会安宁,该集结即属暴动,而集结的人即属集结暴动。

香港和英国法院已有大量相关案例。现在警方拘捕的32人中,仅5人涉暴动罪,为什么32名孤臣孽子对警方的处理犯罪者的具体行动提出了否定,为什么要为暴动行为提供保护伞?他们的图谋是非常清晰的,企图以此告诉香港青少年,即使做出攻击警察的暴徒行为,也不会列为犯罪,美英势力都会为他们撑腰和提供保护。香港越乱越好,香港的对抗不要停下来,还要升高温度,直到美英势力夺取政权为止。这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接近22年以来,最复杂、最尖锐的保卫政权斗争。

当前香港的乱局和2003年的形势相比,有三个不同之处:

第一,当时没有外国势力公开为反对派撑腰发表67次威胁性的声明;

第二,当时的孤臣孽子不敢公开签署声明,企图夺权和破坏社会秩序;

第三,当时香港的电子媒体不敢公开鼓励对抗运动,把占领者宣传为“大英雄”,全面倒政府,更加没有抹黑警察。现在的情况是,美英在港的“战略盟友”全面浮上水面,公开支持暴动,公开反对警察严格执法,维护香港安宁。

32名孤臣孽子的联署声明,和反对派提出的五项要求基本上是一致,就是特首宣布暂缓《逃犯条例》修订后仍“不收货”,他们大力支持“民阵”和“香港众志”提出的要求,继续维持一种夺权的态势。

回归前,32名孤臣孽子对任何使用暴力行为都主张镇压,“维护法律与秩序”不离口;美英警方对占领华尔街和占领伦敦都采取镇压行动。现在这些人采取双重标准,目的只有一个,他们要在香港点燃“颜色革命”的怒火,把历史拉回港英时期,让亲美英的势力掌权,让香港成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

为美国干预香港开缺口

32名孤臣孽子认为,日本大阪举行G20峰会后日揭幕,只要港英时期的高官发表声明,就可以制造机会、提供炮弹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向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所谓香港人权和民主问题,要把暴动说成是和平示威,为外国干涉中国和香港特区内部事务的制造先例、打破缺口。他们用行动证明,自己完全是为美英效劳,甘愿做卖国卖港的行动。这是痴心妄想,中央官员已表明,国家主席习近平绝对不会与特朗普讨论香港问题。

32名孤臣孽子是否知道:警察尽忠职守,执行香港法律,维护香港的法治和社会安宁,是保障香港繁荣和稳定的重要保障,抹黑香港警察,抹黑维护法律的行为,对干犯暴动行为者居然不准拘捕、不准起诉,这等于是点了警队的大穴、废了警察的武功,任由暴徒统治香港,让白色恐怖继续吓唬港人不能为支持林郑和警队发声,香港七百万人怎么能有安居乐业的环境?

现在是谣言排山倒海铺天盖地压向香港的时代,美英势力主导互联网舆论,他们的“战略盟友”控制了香港的媒体,明明是6月12日立法会大楼外发生暴动,他们说成是和平示威;明明是香港法律允许警察在医院调查犯罪分子,并且拘捕疑犯,犯罪者不能以保障私隐为理由,保护他们的犯罪行为。这一点连个人资料私隐专员黄继儿也指出,执法机构查案若有足够理据向医院索取资料,院方不能以私隐作为挡箭牌。但是,反对派却颠倒黑白,居然说警方无权在医院调查犯罪行为。电视台和网络排山倒海宣传,变黑为白,颠倒是非。32名孤臣孽子加入了这个颠倒黑白的行列,只能说明他们已经出卖了灵魂,再没有正常人的良心了。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