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施压律政司 反对派涉妨碍司法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连登仔”早前在网上向律政司发出所谓“最后通牒”,要挟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不检控因参与6月12日“集会”中的被捕者,否则会发动示威者今日上午到中环律政中心或其他地方“观赏建筑风格”。所谓“大专学界”、“香港众志”昨日亦称要联手“响应”有关行动。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反对派企图施压,影响律政司的检控工作,已经违反了基本法第六十三条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更涉嫌妨碍司法公正。

“众志”昨日在fb发布所谓“游击围堵律政司行动”的详情,声称要冲击律政中心,在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同时,更声称要“修正612暴动定性,停止搜捕抗争者”等等。

张国钧:图将法治带到人治

执业律师、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指出,基本法已经清楚规定,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而法治是香港成功的重要基石,有人试图发起群众运动,不当地向律政司施压,企图将香港由法治带到人治,是完全要不得的行为。

他以刘梦熊意图妨碍司法公正案,上诉庭在颁下判词时表明,企图妨碍司法公正是指作出倾向于并意图妨碍法院司法执行的行为,虽然当中有“企图”的字眼,但“企图妨碍司法公正”罪是具体的罪行,涉案的妨碍司法公正行为不一定要有实际的效果仍可罪成,即使被控人的行为没有实际导致妨碍司法公正,若他的行为确有妨碍司法公正的倾向,已可被裁定罪成。

吴永嘉:将受刑事检控

执业律师、经民联立法会议员吴永嘉指出,网民发起的包围行动是企图通过施压,令“6.12”或往后的被捕者毋须接受刑责。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早前在接受访问时已经清楚说明,基本法第六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第四十八条则明确指出行政长官“负责执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其他法律”。

他强调,倘有人企图影响检控工作,是一项非常严重的罪行。任何人若要威胁,阻挠有关检控工作,可能已触犯了煽动妨碍司法公正罪行,将受到刑事检控。

黄国恩:须维护法治权威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批评,“众志”等煽动包围律政司,企图向律政司施压要求撤销检控暴徒,这是赤裸裸的破坏香港法治行为。倘有人意图向律政司施压撤控,极有可能触犯妨碍司法公正罪,年轻人切勿以身试法。

他解释,根据基本法第六十三条,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运用这项权力完全受基本法保障,独立行事,免受政治或其他不当或不必要的压力或干预。检控与否,是律政司的“绝对权力”,只能根据法律与证据行事,任何人包括特首均不得干涉或施压。

黄国恩指出,市民行使游行示威权利必须和平理性,在示威时使用暴力袭击警务人员,致使多名警务人员及市民受伤,绝对违反公众利益,检控暴徒完全符合公众利益,同时以儆效尤,维护法治权威,并保障其他和平示威市民的权利。

若公诉程序定罪 施压者可囚10年

“香港众志”等威胁围堵律政司,其中一个要求是“释放”以至不检控6月12日被捕者,惟特区政府或律政司一旦屈从于此等施压行为,就会违反基本法,而施压者亦可能干犯妨碍司法公正罪。

根据基本法第六十三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 ”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早前在接受传媒访问时就指,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即使行政长官亦不能干预,否则就会违反基本法。

同时,任何人向特首施压或干预正在进行的刑事调查案件,或构成妨碍司法公正。根据香港法例第二百二十一章《刑事诉讼程序条例》“协助罪犯的罚则”,“如某人犯可逮捕的罪行,而任何其他人知悉或相信该人就该罪行或另一可逮捕罪行有罪,并在无合法权力依据或合理辩解的情况下,作出任何作为而‘意图妨碍拘捕或检控该人’,即属有罪。”

根据该条例,任何人就上述所订的罪行有罪,如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10年;如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罚款5,000元及监禁两年。根据2008年的修订,则赋予法院酌情权,由法院决定该人“被处以任何刑期的监禁及任何款额的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