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正当执法受辱 警撤两公院岗位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警方6‧12在金钟平暴,在公立医院急症室按既定程序拘捕涉案者,惟遭到个别医护界团体的无理攻击制造“警医矛盾”和“白色恐怖”。虽然警方澄清依法行动,但有人仍不停拨火,在公立医院警岗24小时当值的警员,更沦为个别医护的“出气袋 ”,被辱骂是“黑警”以至“狗”,有人更以阻碍医治为由出言驱赶警员。警方高层昨日经商讨后,决定撤走荃湾仁济医院和油麻地伊利沙伯医院警岗的驻守警员,以在附近巡逻取代“常驻”,避免前线警员再受无理侮辱。

据了解,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早前陆续收到前线警员的投诉,指在医院工作期间,受到个别医护人员的言语侮辱和不礼貌对待。该些个案主要是驻医院警岗警员,以及因执行职务需要进入医院的警务人员。

该协会主席林志伟日前就此发表声明指,“如果医护人员继续认为警务人员是阻碍他们工作的,恳请医管局撤销所有医院警岗服务。”

被个别医护骂“黑警”“狗”

消息称,针对警员最严重的公立医院包括仁济医院和伊利沙伯医院,其中一宗发生在仁济医院的警员受辱个案,指有警员押解被捕男疑犯到医院清洗伤口时,被拒绝进入病房。

警员敲门并好言解释,指自己有责任看管疑犯,却被医护辱骂:“你咪入嚟囉,黑警!”当警员押解疑犯离开时,又听到有护士说:“只狗终于走喇。”

在该两间公院警岗驻守的警员,更长时间陷于“白色恐怖”中,甚至在昨日早上,驻守伊院警岗的警员站出急症室大堂时,有医护人员在众目睽睽下,不友好地上前大声呼他:“行开啲啦,咪阻住我哋做嘢啦!”

有前线警员称,警岗警员几乎难以执行正常职务,心情颇为难受。

向医管局反映将开会商讨

警务处助理处长林晓彤前晚在“香港警察”fb专页发表的短片中指,对有警务人员反映在医院工作期间受到言语侮辱等不礼貌对待。

她已就此情况联络医管局高层反映相关个案,医管局表示将会跟进有关事件。警医双方亦将于稍后时间安排会议,探讨如何改善现行机制,通过发出指引,让双方前线工作人员减低不必要的误会。

不过据悉警队管理层虽决定在与医管局开会反映问题,但在未会面前,辱警歪风已愈演愈烈。警方高层在昨日开会商讨后,认为现时警方面对前所未有的严峻局面,不但出现了对警方的“白色恐怖”,连中立人士也受到挑拨,分化警方和其他持份者的关系。

管理层认为有责任保护所有警员,要采取必要措施避免警员在不利和受辱的环境中工作,而针对警员在医院工作时受侮辱,对两间公院警岗采取临时措施,由驻守改为巡逻,即警岗内不会有警员。

昨日下午,警方先由油麻地分区指挥官发出命令,撤走伊利沙伯医院警岗内的警员,调派至医院周边范围作巡逻,但会定时返回警岗为有需要人士提供服务。

警临时以巡逻代替“常驻”

香港《文汇报》记者昨日下午2时,发现伊利沙伯医院急症室警岗的大门关上,门外贴出告示指人员正外出巡逻,如需要紧急协助请致电 999 ,如非紧急就可联络油麻地警署。

在仁济医院急症室警岗,昨日傍晚仍见有警员当值,但警岗至晚上7时就关门熄灯,两名警员在接待柜位前贴上通告并离开,告示内容与伊利沙伯医院警岗外的告示一样,“如需紧急协助,请致电999”,以及“人员正在外出巡逻”。

警方发言人在回覆媒体查询时指,警方作出临时措施,原在伊利沙伯医院及仁济医院警岗驻守的警务人员,会调派至医院周边范围作巡逻,并会定时返回警岗为有需要人士提供服务,若该两间医院需要紧急协助,可致电999热线或当区警署。

医院管理局发言人则指,伊利沙伯医院及仁济医院,昨日分别于中午及傍晚收到警方通知有关警岗服务的安排,医管局已向警队表达关注,而局方会以市民利益为前提,继续紧守岗位,尽力为市民提供服务。

警方撤岗 反对派选委自相矛盾

基于有前线警员受医护侮辱,警方昨日暂时取消仁济医院及伊利沙伯医院的警员驻守,以缓解部分医护人员对警方的敌对情绪,一直煽动“仇警”、“欺警”的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再将矛头指向警方,声称此举“会令病人受害”。不过,一直辱警的多个医护组织就声称“影响轻微”甚至辱称警方此举对他们“不痛不痒”,即变相“反驳”了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的说法。既然有助缓和双方关系,对医院服务亦“影响轻微”,反对派议员实应支持,更应将有关做法推展到其他医院警岗。

警方昨日起作出临时措施,暂时取消仁济医院及伊利沙伯医院的长驻警岗,改为由警员在医院周边巡逻,待医院有需要时再前往协助。有消息指,有关安排主要是因人手不足,尤其是当日金钟一带需要集中警员候命戒备。

又闹警撤岗 又称“影响轻微”

此前鼓动民众敌视警方的反对派一众议员,对此反应神速,并再次趁机攻击警务人员。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声言警方此举“是将市民当作人质”;公民党议员郭家麒就称此举“会令病人受害”。

不过,此前指控警方的“杏林觉醒”成员黄任匡就发帖称,“粗略估计,九成同事嘅反应系:系咩,哦。”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亦称,警岗关闭对医院运作“影响轻微”,“因为警察唔需要维持医院保安,医院有自己保安搞掂。”香港专职医疗人员及护士协会干事刘凯文也声言,医院同事都质疑急症室警岗的存在意义。

有传媒则引述不具名的急症室医生声称,警岗运作与否对医护人员工作影响不大,甚至“不痛不痒”:“如果取消警岗,警察应担心前线警员少了一个休息的地方。”

换言之,警方的做法,并非如反对派议员所言会影响到病人。事实上,近期各种不合法、不合理的所谓示威行动,已让警务人员疲惫不堪,有人却因政治目的,一再挑起警民矛盾,煽动社会敌对警方,试图影响警方执法、向政府施压。有医护人员更将政治立场带入工作之中,以粗言秽语攻击在医院驻守的警员,医警之间情绪需要时间缓解亦是事实。警方在昨日将警力派往更加需要的地方,既加强治安维护,又给予医警双方充足时间冷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警队员佐级协会严正抗议

来自医学界、卫生服务界及法律界82名特首选委此前发表联合声明,在未有实质证据证明下,指控警务人员在医院“妨碍救援”、“滋扰医护人员”及“非法搜证”。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前日发表声明,对有关人等全无事实根据及不负责任的言论提出严正声明和抗议,要他们提交任何构成这些指控的证据,“若然只是子虚乌有,捏造一些事实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我们请发出声明人士还公众一个交代,并向香港三万名警察致歉。”

林志伟在该份题为《Behave Yourself》的声明中指出,长期以来,警队与医管局辖下之医护单位保持良好合作关系,各司其职,竭力为香港市民提供优质公共服务。然而,近日的政治事件造成社会撕裂,警队成为其中一个被攻击的政府部门。据悉,有个别医护人员因此公然出言侮辱及对正在执行职务的警务人员采取不合作态度。于6月23日更发表完全与事实不符的声明,情况令人担忧。

他逐点反驳有关人等在声明中的指控:

有关人等指称,警方在医院内向医护人员索取病人资料,有违私隐条例中订定的保障资料原则。林志伟批评,这指控显示了表达者对法例的无知。

他解释,使用资料原则中, 防止及侦察罪案的目的是获条例豁免规限。再者,根据香港法例,当发现罪犯,警察就须使用一切必须的办法,以执行逮捕。“索取病人资料,正是办法之一。” 因此,在保障个人私隐与追缉刑事犯罪者之间应有轻重先后之分。

禁警索资料港将沦“罪犯天堂”

林志伟质问:“根据他们的看法,若所有罪犯以保护私隐为由不向警方提供资料,香港岂不成为罪犯天堂? 但即使如此,我们都是十分重视市民私隐保障的,我们只会在根据法律及合乎程序下索取资料。”

有关人等指称,警员在医管局辖下医院内搜证,并在求医期间遭警方拘捕,令市民“不敢往医院求医”,对“公众健康构成危险”。林志伟认为,这是本末倒置、黑白不分的指控。“因为常人很难理解为何罪犯因害怕被捕而不敢去医院求医,责任竟是在于警方的努力执法。”

他质问:“罪犯不敢求医,又竟会对公众健康构成危险?难道在他们眼中的公众都是罪犯,或是所有罪犯都患有高度传染病?他们指责警方在医院拘捕罪犯,这是不负责任地罔顾公众安全。”

促捏造事实者向三万警致歉

有关人等又“促请”警务人员不应“滋扰医护人员”或“妨碍救护工作”,并在调查案件的过程中“顾及伤病者安全”,林志伟认为,这是很严重的指控。“究竟警务人员是如何滋扰、妨碍、罔顾安全,请提交任何构成上述指控的证据,让我们严肃处理。但若然只是子虚乌有,捏造一些事实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我们请发出声明人士还公众一个交代,并向香港三万名警察致歉。”

他强调,警方与医护人员多年来合作无间,都是基于服务市民的大前提。在医院设立警岗,除作为医护人员与警方沟通的桥梁外,更重要的是防止和侦查罪案,当中最常见的案件包括袭击、企图自杀、强奸、非法入境者等等,有效处理案件可减少受害人受伤程度。“须知我们正在根据香港法例执行职务,正如他们根据守则去诊治病人一样,不会因为病人身份而不救或迟救,但为何他们要求警察不对医院病人执法?这不是政治立场还会是什么呢?”

628警员遭“起底” 网罪科誓彻查

香港警方连续两日通过facebook专页发出影片,针对近期有人针对警员“起底”、进行网络欺凌等作出回应。昨晨,警方发现有人以“匿名者”名义,在网页发放涉嫌从不法途径获得的警务人员个人资料,列出最少628名警员的中英文姓名、手提电话和住址等。警方强调,有关行为涉及刑事成分,正由网罪科跟进调查,“必定跟进到底。”

在昨日警方发布的的影片中,警方指,昨晨已发现发放涉嫌从不法途径获得的警务人员个人资料的网站,发放内容包括警员姓名、住址及电话号码。目前,该案正由网罪科跟进调查。

120个案转交私隐专员

警方在影片中重申,倘有人以不法手段获得个人资料或在未经资料使用者同意下披露任何个人资料,已经可能干犯刑事罪行,一经定罪,可判监禁。针对近日网上亦有不同侵犯个人私隐的网上欺凌,以及涉及刑事成分的行为,警方将会积极调查每个个案,“必定跟进到底。”

据称,该涉嫌从不法途径取得警务人员个人资料的“匿名者”还声言,倘警队“继续犯罪”,就会公开“整个组织”的名单及资料。

警务处助理处长林晓彤则在前晚深夜发放的的影片中指出,近期已发现有超过500位警务人员及其亲友的个人资料,被不当地在网上公开;有网民声言会伤害警务人员及警察家属,其中更有人到警员亲友工作地点尝试作出滋扰。

为解决有关问题,网络安全及科技罪案调查科(网罪科)已设立24小时热线,供警务人员举报。目前,警方已将120宗有关个案转交私隐专员公署跟进。

警方虽已开始彻查跟进伤害警员的种种违法行为,但警队士气遭到严重打击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对此,林晓彤呼吁,警员一定要有信心,紧守岗位,保持专业态度去面对未来挑战。

急症室设警岗历史久远

警方在全港公立医院急症室设置警岗的历史相当久远,大部分警岗有警员24小时当值,小部分则是分时段有警员当值。在2002年,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在立法会回应议员查询时指,派驻警岗的警员,其主要职责是为急症室医护人员与警方单位联络,如有由医护人员转介须加注意的个案(例如,怀疑伤势由牵涉刑事成分的事件造成),当值警员会进行初步调查,然后报告给警方其他单位跟进。

叶刘淑仪当时指,警岗的设置并非专为维持急症室的公共秩序或护卫医护人员,但驻守的警员在有需要时,会透过指挥及控制中心,向医院所在的警方单位、驻总区冲锋队或警察机动部队要求增援。过往极少发生捣乱急症室及严重伤害医护人员的个案,但曾有个别事件,有病人因不满服务、醉酒或精神不稳定而闹事,需警岗警员协助。

据一名资深警官指,急症室警岗的功能是令警员第一时间揭发罪案,例如医院接收伤势不明、受刀伤和枪伤的病人,甚至死亡个案,医护认为有可疑时可致电报警,警方再派警员到场,却不如驻院警员更快捷掌握情况和保护初步证据。

另外一种有警员长时间驻守医院的情况,是一种俗称“床头更”警员,负责在病房24小时看守有病、受伤,但未有定罪的疑犯,可能需要与医护人员在工作上有接触。现时这种沟通桥梁遭到破坏,对整体的打击犯罪并无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