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华势力疯狂干预 港临险境团结向前

《大公报》今日发表署名龚之平的评论员文章《反华势力疯狂干预 港临险境团结向前》。作者指出,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早已不是新闻,但像干预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这般明目张胆、这般规模浩大,还是前所未见。反对派丧失底线,一味挟洋自重,引狼入室,加上国安立法束之高阁,香港若不尽快猛醒,只会沦为大国角力的战场,永无宁日。

反华势力疯狂干预 港临险境团结向前 

——"修例风波"系列评论之三

文:龚之平

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早已不是新闻,但像干预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这般明目张胆、这般规模浩大,还是前所未见。鉴于中国崛起的势头不可阻挡,国际反华势力势必更加抓狂,而打"香港牌"遏制中国的频率势必更高,力度势必更猛。反对派丧失底线,一味挟洋自重,引狼入室,加上国安立法束之高阁,香港若不尽快猛醒,只会沦为大国角力的战场,永无宁日。

反华势力视香港为筹码

修订逃犯条例本来是特区的内部事务,但国际社会异常"重视"及"关心",先后有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德国等国家及六十七个国际机构表达"忧虑",欧盟更是破天荒发表"外交照会"。不可不知,即使○三年推动二十三条立法引起极大争议,一四年香港发生占领事件,都引起国际关注,但并未上升至外交照会的层面,有人说今次是新"八国联军"出动,虽不中,亦不远。

要论最大的外国势力,非美国莫属。美国政客表现高调,动作频频,又是接见来访求助的香港反对派头面人物,又是威胁重新评估"香港政策法"─这个法律给予香港有别内地的贸易优惠政策,同时也是美国干预香港事务的"抓手",又是威胁制裁支持修例的特区官员及建制派议员,这已不是表达忧虑,而是赤裸裸的政治恐吓。美国高官还公开扬言,欲将香港修例争议纳入即将举行的中美高峰会的议程,可见美国不是关心香港的人权与法治,而是将香港当成谈判桌上向中方施压、逼使中国让步的筹码。内地媒体评论说,香港是美国高举在手的中国"婴儿",可谓一语中的。

英国政府亦不执输。可以见到,末代港督彭定康及曾被香港拒绝入境的所谓"香港观察"发起人罗哲思之流上蹿下跳,一再对修例说三道四,重弹"中英联合声明"仍然有效的老调。英国外相近日宣称,在改善人权法治之前,不会向香港出售防暴装备,一副悲天悯人的高姿态,但他应该不忘记英国警察曾如何对待示威民众,法国警方如何对待黄背心运动,以及美国警察如何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说到底,英国人只是一贯的伪善,为港英时代招魂而已。

同样不容忽视的是,在香港的关键时刻,爆出德国给予参与香港"旺角暴乱"的两名逃犯以"政治庇护",其实是公开质疑香港的司法制度。还有,本已与中国谈妥引渡条例的新西兰,一家法庭突然拒绝引渡一名涉在中国杀人的逃犯,而瑞典也拒绝引渡位列中国"红通犯"第二号的河南籍贪官,借口都是中国的司法制度"靠不住",对香港反对派所谓"反送中"行动的配合简直妙到毫巅。

社会缺乏国家安全意识

香港反对派总是揣着明白扮糊涂,批评外部势力干预之说"荒谬",要求"拿出证据"来,其实,上述不都是明显的证据吗?不都是无可抵赖的事实吗?如果还嫌不够,不妨请看数年前维基解密公布的一千多份秘件,反映美国对香港事务介入之深,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有关秘件解释了公民党如何兴起、五区公投为何发生,而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之所以东山再起并被捧为"香港良心",无非是她身在汉营心在曹,主动邀请美国干预香港事务,向外国势力"交心",因此被拱为反对派"共主"而已。

当年美国走佬特工斯诺登逃难来香港,则踢爆美国驻港领事馆设有"行动中心"。不得不说的是,花园道美国驻港领事馆规模之大,堪比国家级大使馆,美国人对小小香港是如此重视,派驻这么多人马,不可能是吃闲饭的吧。

而"占中"事件的背后同样是鬼影幢幢。早在"占中"前两年,有关搞手及所谓"死士"已开始到西方接受颜色革命的秘密训练,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亦被揭以金钱资助香港反对派。壹传媒黎智英涉及的逾四千万元政治黑金案最引人注目,有关款项通过其美国助手MARK SIMON处理,后者疑有美国军方情报背景,有人质疑有关款项来自外地、黎智英仅是白手套,显然不是空穴来风。

事实上,一个巴掌拍不响,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如鱼得水,前提是有人充当内应,做"带路党"。受殖民管治一百多年,香港人普遍缺少国家安全意识,特别着紧外国的看法,以致被批评为崇洋媚外。反对派更不必说了,其头面人物多是无脊椎软件,以做洋奴为荣,以做中国人为耻,为一己之私不惜出卖香港及国家利益。君不见,围绕修例一事,反对派一再派人越洋过海告洋状,除了造谣在香港工作及旅游的外国人都可能"送中",更要求外国制裁香港,为外部势力插手香港事务提供借口。鲁迅曾言,奴才往往比主子更严厉,此之谓也。

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卖国求荣之辈,譬如被视为汉奸始祖的中行说,投靠汉朝的敌人匈奴,为对方出谋划策,肝脑涂地在所不惜。香江反对派亦如此,李柱铭曾声称"日日做汉奸,有需要就做汉奸";壹传媒老板黎智英则恶狠狠地扬言,要趁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之机推倒修例, "趁佢病,攞佢命",可见这已不是国家意识淡薄,而根本是汉奸行为。

港须自强免成美国牺牲品

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本地反对派甘为洋奴走狗,这样的内外勾结从未有一日消停,这是回归以来香港纷纷扰扰、政府施政备受掣肘的缘由,也为"人心回归"工程造成极大的障碍。修订逃犯例引起轩然大波并非偶然,而是"一国两制"风雨兼程中的必然现象。反对派声称上街人数"创造历史",其实,特区政府被迫暂缓修例,香港"逃犯天堂"恶名难改,这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历史,而是香港反对派心中有鬼,勾结外部势力破坏法治、唯恐天下不乱的又一拙劣表演。

当年推动二十三条立法功败垂成,国家安全有如无掩鸡笼,埋下无穷后患。在目前的情况下,无论接受外国政治黑金还是为外国从事间谍活动,在西方社会,是严重罪行,在香港却是无法可依,甚至鼓吹"港独"及勾连"台独"、"藏独"、"疆独"等分裂势力,欲重演"五胡乱华"的一幕,都可以在"言论自由"的幌子下肆行无忌。显而易见,反对派全力阻止修例,外部势力摇旗呼应,证明维系香港的法律漏洞,让逃犯来去自由,逍遥法外,最符合反对派利益,也为西方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将香港变为颜色革命的堡垒,提供最大的便利。

香港虽小,从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在中美博弈的大棋局下,香港问题与贸易、科技、台湾等问题一样,都是外部势力遏制中国的一颗棋子。正如打击华为,矛头指向中国高科技一样,有一天香港面对华为的处境,其着眼点必然是针对中国的金融安全,说香港处于悬崖边缘,危机四伏,并不是危言耸听。

当今世界乱象不已,背后的大国角力,都是代理人战争,试看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地方,有几个不是山河破碎,人民遭殃?有几个不是内外勾连,乱中取事?香港唯有尽早筑牢法治的藩篱,防止野狗进入,负起履行维护国家安全之责,社会才能长治久安, "一国两制"才能行稳致远。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