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推学生作人肉盾 政棍子女今何在?

这场反修例风波的一个特点,是整个冲击行动“蒙面化”,在政府总部、立法会发动暴力冲击的人;去包围警察总部、肆意挑衅警员的人;去税务大楼、入境事务大楼搞事的人,都是清一色穿黑衣戴口罩,他们一边嚣张捣乱,一边却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这与以往的政治冲击都大不一样,2014年非法“占中”时,参与者都敢以真面目示人。比较而言,当年的示威者还算敢作敢当,与现在一班懦夫相比,竟还胜上一筹。

年轻人被蒙骗走上前线

这股“蒙面化”潮流,主要是从2016年旺角暴乱而来,当时一班“港独”分子计划在新年期间发动一场暴力冲击,为之后的立法会新界东补选造势,他们在发难时早已准备好口罩、全副装备,以逃避追捕。自此之后,这股“蒙面化”风潮开始在社运界散播开来,各种政治冲击的参与者都自觉蒙面,这场反修例风波更俨然成为一场“蒙面骚乱”,示威者都蒙面示人,甚至在立法会外通宵留守的示威者,整晚都不敢除下口罩,这个口罩彷彿成为了他们的标记,成为了他们的护身符。

示威者以蒙面参与政治行动,主要有两个目的:

一是为了逃避刑责。旺角暴乱参加者被重判令激进分子心有余悸,知道违法冲击后遗症极大,为了逃避警方的搜证及检控,所以示威者才要清一色的戴上口罩,掩饰面目。

二是煽动更多青年学生参与冲击。这场反修例风波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政治风暴,不是几个讨论区、一班网民、一班乌合之众就可以策动得来,背后有幕后势力在操盘、鼓动,他们一直藏身于镜中,通过反对派政党组织,通过不同的网上讨论区及社交媒体,煽动青年学生参与。在前几次冲击中,一班被鼓动参与的青年学生,一到达现场,就被现场的“工作人员”叫到一边,给他们提供口罩、黑衣服以至头盔,并教导各种冲击及防被捕技巧,表面上是为了保护他们安全,实际就是将青年学生当作“人肉盾牌”,将他们推到冲击最前线。

这些青年学生并不知道现场的危险,更不知道幕后势力要将他们当作“人肉盾牌”,以为给他们装备是为了保护他们,所以都不虞有诈穿戴装备,这样他们随即由学生变成冲击分子,而一班早作准备好搞事的暴徒亦混入他们当中,在现场不断起哄,辱骂、挑衅警方,之后更突然发动暴力冲击,闹事后随即四散逃走,在他们逃走之后,一班呆在当场的青年学生就变成了他们的人肉盾牌,用来阻挡警员。由于他们都是穿黑衣戴口罩,在兵荒马乱之际警方根本分辨不了哪一些是不断在现场挑起火头,导致现场一片混乱的真正暴徒,哪一些是青年学生,部分人因此受伤。

只会怂慂他人子女冲击

这时,反对派及一些西方媒体随即高调指责警方滥用暴力,指这些示威者都是青年学生,不是暴徒,将整个焦点转到警方身上,对警方肆意攻击抹黑,鼓动市民上街反对警队,最终目的是要打压警权,令警方失去了维护治安、捍卫法治的能力,这也是西方国家在各地挑动“颜色革命”的惯常手段。而这套伎俩正正使用在这反修例风波中,成功煽动大批市民上街。当中原因,正是幕后势力无耻的将学生推作“人肉盾牌”,故意制造事端。

近日反对派又继续找青年学生作烂头蟀,最近有所谓“中学关注组”在网上讨论区发起“全港中学生反送中集会”,明言是因应近日集会人数减少,“而呢段时间最得闲嘅一定系一班考晒试嘅中学生”,所以号召其穿校服“撑场”。激进分子为什么要公开招募学生参与政治行动?一是由于激进分子近期的捣乱行动,围堵政府部门行动,引来愈来愈多市民反感,其行动参与人数大幅下跌,尤其是中间、中产市民更不再参与这些行动,令到激进分子需要找学生来“补充兵源”。

二是要增加学生“人肉盾牌”,激进分子此地无银的要求学生身穿校服“撑场”,为何一定要穿校服?就是要制造学生冲在最前的形象,令整个冲击行动更加震撼,令警员投鼠忌器,而这些学生的安危,并非激进分子及搞手考虑之列。

激进分子故意推青年学生走在最前,作为真正暴徒的“人肉盾牌”,罔顾他们的安危,更不理会他们随时一生前途尽毁。青年人入世未深容易受到煽动,但家长爱护自己子女,更没理由让他们冒险。反对派从来不把他人子女的安危放在心上,一味鼓动青年学生冲在最前,不怕流血不怕被捕不怕牺牲,但在这些冲击中,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反对派政客的子女参与其中。

在612的冲击中,你有见到范国威、毛孟静、林卓廷、许智峯、郭荣铿、梁继昌等一班政棍的子女参与其中吗?当其他人的子女在冲突中受伤被捕时,他们的子女又在什么地方?如果这是关系香港未来,关系社会利益的行动,为什么反对派政客都不推动自己子女参与,反而不断鼓动其他人的子女参加,难道他们子女的安危必须顾全,其他人子女的安全就不必理会吗?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