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打开潘朵拉盒子

反对派发起的反修例行动发展至今,已出现令社会各界感到担忧的情况。示威活动在不接受任何组织和个人带领的“去大台化”下,将会朝向什么方向发展,实在令人捉摸不定。香港目前正处在十分危险的境况,发起反修例行动的反对派,就像打开了潘朵拉盒子,释放出来的不仅仅是反政府和仇警情绪,还包括社会中各种破坏力量,这些力量目前已处于失控边缘,随时对社会造成重大伤害。反对派一心想要从群众运动中取利,为自己张目,却又没有能力引领和控制,香港社会因此而出现的巨大损失,必须由反对派负责。

从6月9日以后的示威活动来看,尤其是6月12日及6月21日的情况,和平请愿的市民中,出现一群盲目躁动的人,他们暴力袭警、堵塞马路、包围政总及警总、占据税务大楼和入境事务大楼……他们时而起哄叫嚣,时而使用各种暴力;在两次包围警总时,示威者封堵所有出入口,又遮盖监视摄像镜头,在警总外大肆涂鸦、掷鸡蛋,任意破坏,甚至向警员作出侮辱、挑衅言行,想要激怒警员,引发更大的冲突;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人道也不讲,孕妇、年老病者均不许离开,救护车也被阻碍无法驶入警总……

阻碍公共服务无法无天

对于包围哪些政府机构,阻碍哪些公共服务,似乎也没有预告,也拒绝听人劝告,没有妥协的空间。如果说暴力袭警,包围警总是仇警情绪的表达,那么包围税务大楼和入境事务大楼,则是对社会整体的破坏。毕竟税务局、入境事务处与修例并没有多大关连,包围者除了破坏政府运作之外,似乎也说不出什么理由。这些无法无天的行为,因为反对派的政治化炒作和美化宣传,而变得合理化,掩盖了他们的胡闹式的恶行。这种假借请愿示威的集体撒野,让社会气氛变得紧张而压抑。

这些无法无天的人,据称主力是一批平时只在网络虚拟空间宣泄不满的键盘战士,现时则成为严重威胁社会安定的一股破坏力量,他们在网络社交媒体的群组中讨论,拒绝任何组织和个人的领导,几乎已处于失控的状态。有人形象地指出,现时的情况犹如清末白莲教之乱,网民随时可变成网络流寇,闲时为民,“战”时为兵,零存整付式的组织建立与行动动员。

而事件发展至今,打开了这个潘朵拉盒子的反对派亦完全失去了主导和控制事态发展的能力。21日和26日包围警总时,曾有多位反对派的立法会议员,仍希望以政治领袖的姿态,站在人群前面喊话,而换来的却是被示威者喝骂“骑劫”。很显然,事情发展至今,示威者已经拒绝听从任何一个政治组织或政客的指挥,事件继续发展下去,将会何去何从,令人担忧。

21日和26日的包围警总事件,警方由始至终保持克制,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但示威者的言行激进而无序,没有发生流血等恶性事件已属万幸,未来一段日子,如果情况继续下去,甚至进一步恶化,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则无人可以预测。

从telegram和连登讨论区的网民讨论中可见,不断有人发出包围医院、法院、各国使领馆,甚至驻港部队军营的言论,没有人知道这些网络上的言论会否变成实际的行动,亦似乎无人可以知道这些网民下一波的行动会是什么,将带来怎样的破坏。

香港的情况令人担忧,越来越多市民对接下来的情况感到不安,作为始作俑者,反对派须对此负责,让情况逐渐平息下来,让香港可以继续走未来的路。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学锋 民建联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