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陈方安生一心靠害香港

曾经备受尊崇的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如今已逐渐演变成为一个负面人物。她热衷批评旧同事之余,提出的建议更是不值一哂。她哗众取宠的举动虽然让不少人敬而远之,但在海外却成功迷倒了一班追随者。

陈方安生在1993年获时任港督彭定康任命为布政司,回归后虽然留任,但于2001年1月,在当时负责港澳事务的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向她提出要好好支持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后不久便离任。

她离职后与彭定康重拾友好,而彭定康现在则花时间批评北京及其对港政策。她不时到访美国,恃着昔日的地位尽情诋毁香港及特区政府。她的做法取悦了某些人,但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直接威胁“一国两制”,理应引起各界关注。然而,她对中国的抨击在华盛顿一众仇视中国的人士听来则悦耳动听,并对她赞赏不已。

例如在2018年,陈方安生获美国颁发奥康纳正义奖(O'Connor Justice Prize,此奖项每年颁发给“在推动法治、公正、人权方面有非凡贡献”的人),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发表得奖演说时,伺机诋毁香港的法律制度,甚至表示有政治团体试图胁迫和恐吓法官。尽管此等言论子虚乌有,毫无理据,却正是在场反华分子殷切希望听到的。

不顾事实真相抹黑香港

毫不令人惊讶的是,陈方安生没有告知听众: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不久前曾说,法官的确面对压力,但那些压力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来自“沉重的工作量”,而“真正的压力源于其必须作出正确判决的责任”。此外,她亦没有提到基本法第85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显而易见,陈方安生不会让事实真相阻挠她的抹黑工程。毕竟,彭定康在讨论香港问题时也一向抹煞不愿面对的真相。

近日的逃犯条例修订风波令陈方安生的形象再创新低。她在早前引用彭定康的惯用词,说香港和中国大陆之间没有移交逃犯协定,意味两地之间相隔着一道“防火墙”,不失为一件好事。但是,鉴于目前有三百多名内地罪犯潜逃香港,再加上无数的别国逃犯,香港的情况就好比“罪犯天堂”。不法分子在中国内地干犯严重罪行,却可以在香港逍遥法外,任何重视刑事律法的人都对此深恶痛绝,同时亦辜负了香港对其他司法区的应有之义。

6月12日暴徒冲击警方防线,试图硬闯立法会大楼失败后,陈方安生就此事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暴徒决心施暴与警察竭力维持治安自然不可相提并论,她的提议无疑是在捣乱。警察面对手持利器和砖块的暴乱分子,不顾安危守护立法会大楼,她还未向警方道谢,其盟友就已经按照原定计划设法败坏香港警方在本地和外地的名声。

陈方安生要求调查事件固然是在捣乱,但英国外相侯俊伟却加以配合,已勒令暂停向香港警队输出人群控制装备。然而,我们绝不可以让这些言论转移大众视线,令人忽视警队所受的严重攻击。值得称许的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能够抵住各方施压,坚持没有必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若果能够查出资助和策划一连串示威、并向示威者提供武器的始作俑者,当然最好不过,只可惜陈方安生并没有把此事纳入她建议的调查范围内。其实,在任何情况下,针对警方的合法投诉交给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处理就可以。

要求特赦暴徒自毁法治

最荒谬的是陈方安生竟然促请政府“全面特赦”暴动中的疑犯。她的提议一旦被接纳,意味着涉嫌干犯暴动、袭警和意图严重伤害他人身体等严重罪行的人均可以逍遥法外。香港的律法除了可赦免被定罪者的刑罚之外,就没有规定可以全面特赦罪犯。因此,她的提议是痴人说梦,旨在取悦她的支持者而已。除此之外,全面特赦暴徒不但侮辱受伤的警察,更威胁我们的刑事司法制度。我们绝不能让政治因素颠覆香港的司法制度。

归根究底,任何人士即使有陈方安生这样的人物为他们辩护求情,都不可凌驾于法律之上。检控程序亦应不受任何干涉独立自行运作。因此,我们要鸣谢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因为她明确表示不会容忍任何人干预检控事宜,所有个案都会根据既定的检控政策由专业人员着手处理。换句话说,即使被控人有强大的靠山亦不会获得任何特殊待遇。

即使陈方安生对香港和中国内地没有任何正面的评价,她也应该保持缄默。归根究底,她的愤恨和偏见,只会消磨掉她昔日被人称许的政治家风度和才能。她或许削弱了香港在外国政要眼中的地位,但在诋毁特区的过程中就经已自贬身价。

来源:大公网 作者:江乐士

(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面。题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