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例照妖镜照出三种人

由于反对派的“搞搞震”,《逃犯条例》修订变成“暂缓”,而且多次引起骚乱以至暴动,严重影响香港社会的和谐及稳定。显然,这种“搞搞震”对香港而言是百分之百的负能量,是“反中乱港”的一次大行动,甚至是在外部势力策划、干预、指挥下的一场“颜色革命”。这是非常可叹、可怒的事。

自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起始后四个多月来,局势堪称是一波三折,反反覆覆。其间,除了立法会法案委员会的数次乱局,六月份更发生了几次大规模的对立抗争,其中且有被当局定性为“暴动”的事件,以至有人惊呼“占中重演”。假如香港骚乱不断,又或被外部势力选定为“颜色革命”的新目标,那真的是太不幸了。香港必须对此有所警惕!

修例和反修例争斗中所发生的种种表现和作为,完全可以证明这场争斗是一面照妖镜,清晰又客观地照出了反对派之中的三种人,即:政治流氓、暴徒、汉奸。这三种人,数量不算多,破坏力却甚大,市民大众有必要认清这一小撮人的真面目。这里的市民大众,包括“吃瓜群众”,更包括那些受妖言(例如“违法达义”之类)所惑的年轻人。以下,让我们一起来对这三种人稍作分析:

将民主自由“私有化”

第一种,政治流氓。很明显,这种人混迹在政界、政坛,甚至在立法会。他们的作派,不符常规常理,也不符常人守法的习惯,例如在立法会的委员会自选为主席之类。这个“主席”当然是“少数主席”或“一小撮主席”了。更有一些政治流氓,不断打着“自由”、“民主”旗号,甚至将其占为私产,扬言唯有自己才代表自由、民主,别人都不是。所以,自己明明只是反对派,却由头到尾化妆打扮成“民主派”。正是:谎言说了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果然,也有一些吃瓜群众相信了他们是“民主派”。

其实,按西方议会的政团分类法,有史以来并无“民主派”或“非民主派”之分。西方议会或政界,有左派、右派之分,但绝无民主不民主之分。举例说,美国虽有民主党,但它会将共和党定性为“不民主”吗?它敢露出这种政治流氓的本色吗?相比于西方政坛,香港有政治流氓,乃是香港的不幸。这里只举一例:西方议会现时还有“拉布”吗?答曰:没有;或,极罕见。但香港却常见!例如,因反修例就出现了多次“拉布”、示威抗争,以至暴动。相比之下,太不长进!

第二种,暴徒。全世界各地都会有暴徒,但香港别具特色,那就是:香港特别多“政治暴徒”,“占中”时出现了一大批,如今反修例又出现了一大批。有必要指出,香港之特别多政治暴徒,那是因为有一些政治人物包括政治流氓的妖言惑众,例如“违法达义”的妖言自“占中”至反修例就迷惑了不少人,尤其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包括大学生和中学生。

迷惑学生,令其人生蒙上污点,这是作孽呀!最令人不齿者,有些政治流氓或妖言煽动者将自己的子女留在家中,却诱骗和鼓励别人的子女去当“炮灰”。如此作派,实在太卑劣!值得指出,香港的警队,不但训练有素,而且即使面对暴乱和暴徒的危险及具杀伤力武器,也能顾全大局,忍耐和克制。笔者在此向警队和警员致敬!同时,笔者也希望受妖言迷惑或政治煽动的年轻人能在此时此刻觉醒,从此不再上当,受骗去做“炮灰”!

香港不容汉奸行为

第三种,汉奸。“汉奸”一词是中国所独有,汉奸者,出卖中国国家利益之人也。自古以来,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回归之后,更是如此。所以,港人出卖中国(当然包括香港在内)利益者,也是汉奸。英国曾统治香港一百多年,所以如果香港还有一些“港英旧电池”,此点不难理解。但“汉奸”则有所不同。五年前“占中”时,如今“反修例”时,均有人专程越洋飞去花旗国“告洋状”,若这种行为不是“汉奸”又能是什么?香港的事务,又同花旗国有何关系?要求甚至是乞求花旗国干预港事,岂不是赤裸裸的汉奸行为?凡我港人,对某些人的汉奸言行,是可忍孰不可忍?总之,香港就算再自由,再民主,也是容不下汉奸的行为。这一点,无论是汉奸本人或其帮凶,都必须清醒清醒。

在反对派的捣乱之下,加上特区政府的工作也有不足之处,引发了大规模的反修例示威,甚至几次包围、冲击警察总部,导致社会动荡不安。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召集高层紧急会议之后,当机立断于六月十五日下午宣布,暂缓《逃犯条例》修订在立法会的二读。浅见以为,这一决策,不但正确,而且及时,获得了政界和市民的广泛支持。修例的事暂告一段落,然修例如照妖镜照出了上述三种人,即三种鬼魅魍魉,也算得是一项收获了。

来源:大公网 作者:李幼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