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伪“不合作运动”是与市民作对

日前一批穿黑衣、戴口罩的示威者发起“接收工”行动,意图阻碍政府部门运作。他们先到湾仔税务大楼聚集及堵塞出入口,致使市民无法进入大楼使用服务,税务局及入境事务处等部门一度要落闸暂停运作,其间严重影响要交税表或交税之市民。

这种所谓不合作运动,简单而言就是与基层市民不合作。现在大部分政府服务都有电子渠道,但有不少基层市民因为不太熟悉电子化流程而选择亲身前往,示威者打扰的正正就是这批年长或基层的政府服务用户。

示威者不停在政府大楼内以手挡住升降机,这场不合作运动很明显已经是低俗化、幼稚化。自称为大学生的示威者针对基层市民发起这场运动证明这已经不是他们口中针对的《逃犯条例》,而是一场极为无品味、一文不值的低俗丑剧。好了,舟车劳顿做了两场低俗丑剧有何成果呢?原来就是阻止了无数亟欲交税、办理税务服务的市民和在附近的上班一族,真是令到了限期还办不了手续的一群人怒气难消。

说什么道歉有何用,如果公司指示员工要在限期前在税务大楼内办好手续,因为这场丑剧办不了,必然是员工受到责骂。出来说声对不起就了事,还要我们来体谅,那些基层市民在气温三十几度的炎夏跨区到湾仔办事,因为这批人上演胡闹荒唐的丑剧就令整天的计划泡汤,你们还称得上高质素的示威者吗?你们还称得上受高等教育的学生吗?

这丑剧当然尚未结束,一批自称网民再组织数百人到G20国家之驻港领事馆示威,要求各国关心香港。这批人莫非不知道各国领事都十分清楚香港情况,有一些还有专责政治事宜的领事或随员,何需你们去提醒他们?G20从来都是一项国际外交盛事,而且大部分的议程皆是礼节性为主,为各国元首提供一个理想的场合互动,中国绝对不会允许出现干涉内政的情况出现。

竟邀G20干预香港修例

难道各国元首就如此有闲情,将当前世界局势,特别是伊朗、朝鲜的情况和世界上单边贸易主义所引起之问题置之不理,偏偏就要关心香港?难道各国就不知道香港只是中国一个地方、一个特区,中国内部的事就要中国自己解决吗?2017年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进行了一场“公投”,继而引起连串流血的警民冲突,橡胶子弹横飞、催泪弹亦用了不少,警察在所谓的投票中心强行拉走投票者,巴塞隆那如同成为巷战战场,对此,西方国家有发声吗?

香港作为一个中国特区,这批人就是看得自己那么高,认为香港真是国际的焦点,世界的中心。外国就《逃犯条例》修例的确发表了一些声明,但到了六月中暂缓前后就随即闭口,简单来说因为被西方视为马首是瞻的美国已经衡量利害。而且到领事馆外示威的明显还混了一些“港独”常客,要求各国“解放香港”。某些人幼稚病发作了,重度的痴人说梦发病了,是时候该回到现实——只有中央才是最关心港人的衣食住行各项需要,只有中央才真正关注香港人的利益。

试问回归以来,中央对港人的政策哪一条不是便民利民、优惠港人、以港人为先?这批人以主观意志、一厢情愿地臆想外国可以帮助香港,既然如此向往外地,那你就倒不如及早移居外地。因为我倒想听一听在作为一个华裔或华人在外地生活,是否能享受到全面的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或可以向我们分享到底在外地一旦涉及官司,是否真正享受到司法独立和法治之美?

来源:大公网 作者:季霆刚 浙江省政协特邀代表、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