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摆公仆上枱 非香港之福

■6月21日,示威者堵塞稅務大樓等政府辦公大樓,企圖癱瘓政府運作。 資料圖片

■6月21日,示威者堵塞税务大楼等政府办公大楼,企图瘫痪政府运作。 资料图片

示威者围办公楼瘫政府 朱敏健叹政治化冲击体制

在修例风波下,维持社会秩序的警务人员身处风口浪尖,成为示威者恶意攻击的对象;另边厢,示威者煽动市民堵塞入境事务大楼、税务大楼等政府办公大楼,阻挠公务员工作,企图瘫痪政府运作,让恪守政治中立的公仆无辜卷入这场政治漩涡中。

香港文汇报访问两名分别来自纪律部队及水务署的资深公职人员。他们均异口同声慨叹,政治化的社会氛围将公务员当成"出气袋"及"箭靶",冲击着政治中立的公务员体制。其中,前监警会秘书长、现任平等机会委员会主席朱敏健在逾40年的公职人员生涯中,见证了本港民主进步的同时,社会氛围却变得政治化,为市民服务的公仆也被"摆上枱",实非香港之福。 

朱敏健1978年加入当时只成立约4年的廉政公署。香港从港英殖民统治到回归祖国、特区政府的成立,令他感受最深刻的是,回归后中央政府给予特区政府高度自治,"长远而言,我对香港的前景是乐观的,但不能忽视现在的隐忧。"

争论不休社会停滞

在见证"港人治港"落实的22个年头里,朱敏健承认,特区政府的施政或有未尽人意之处,"因为每个人在一个时空里,只能走一条路,弯也好,直也好,走的时候并不知道(是对是错)。政府承认做得不好、要改,公众也应该给政府一个改过机会。如果坚持要政府听从某些意见,或者继续争论不休,社会就会停滞不前。"

他直言,现在很多人都认为理性讨论不管用,自己的观点不被接纳就要用激烈方法反抗,这并非民主的本质。"民主社会里,不同政见的人绝非站于对立面,因为民主是有商有量有协议,各方都要让步才能达成有建设性的成果。社会如果陷入长期争拗,恐怕就会发展滞后。"

香港回归祖国前,港英政府未有让港人享受真正的民主,当时的立法局充斥着委任和官守议员,方便港英政府的管治,朱敏健说:"当时的政治生态较务实,没有太多政治化议题。"

立会不合作难施政

回归后,香港政制的民主成分大大提升,立法会无论是功能组别还是地区直选议员都经选举产生,再也没有委任或官守议员,政党如雨后春笋,政治光谱十分宽泛。不过,香港特区实行的民主制度,和西方民主制度十分不同,比如在英国,下议院的多数党党魁是该国首相;但香港特首则需要脱离政党独立存在,特首与立法会政党只有合作关系,而无从属等更紧密的关系,故特首所推行的政策极有可能不获立法会支持,这个先天的结构性因素导致了政府的施政困难。

同时,不幸的是,政党、政客将不少社会议题政治化,并以"监察政府"为名干预政府施政。他感慨道:"政府行政效率开始下降,社会争议渐多,尤其遇到政府无法控制的难题时,公务员的工作也会变得倍加困难。例如1997年金融风暴,2000年科网股泡沫爆破,2003年沙士等香港的困难时期,都是对政府工作的严峻考验。"

公仆中立不应被扰

在政治化的社会氛围下,公务员政治中立的传统也备受冲击,"行政部门虽然很难不受政治团体左右,但是维护法纪的纪律部队不应有政治立场,这是社会的底线。"他形容,本港警队在2014年非法"占中"事件上仍能力挽狂澜,以政治中立的原则维持社会秩序。"很庆幸香港有健全的执法制度,同时法庭亦能做到不偏不倚 ,这些是香港最值得依赖的基石。"

然而,这块基石在最近的修例风波中,被外界猛烈冲击,"纪律部队以及所有公务员的政治都应该中立,这是香港核心价值,政府作为行政主导机构,公务员的职能是执行政府政策,政治立场不应影响工作。"

朱敏健始终认为香港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市民能自由表达政见是这座城市的优点,"香港有很多沟通渠道,让我们理性表达意见,政府不会听不到大家的声音。我做了几十年公职人员,看到现在社会民情变得极端,有些议题诉诸情绪发泄,令人担忧,这对香港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