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吃着蘸血馒头的乱港派

七月一日发生的极度暴力冲击立法会的行为,让所有真正爱护香港的人们感到无比的震惊和痛心。人们无法不质问,一个向来强调并尊重法治精神的社会,何以演变至此?一个崇尚和平与理性的地区,何以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到底是什么原因,令一个曾被广泛称颂的文明香港,变成一个暴力横行、颠倒黑白、无法无天的城市?

所谓的“泛民主派”政客,要为这场暴力事件负上所有主要责任。如果不是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的煽动与挑拨,如果不是他们颠倒黑白的攻击与挑衅,如果不是他们对年轻人的洗脑与蛊惑,也就不会出现如此疯狂的一幕。而令人尤为痛恨之处在于,事发之后,这批平日开口闭口谈“法治”,动不动就讲“道德”的“泛民主派”尊贵政客们,无视严重被践踏的法治,不仅没有半句对暴行的批评或谴责,反而倒打一耙、倒果为因,将责任全部推给特区政府。其无耻之态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然而,再多的谎言,也掩盖不了“泛民”所作之恶;再多的借口,也挽回不了香港所受到的破坏。香港来到了一个前途与生存的关键时刻,在维护“一国两制”与香港的繁荣稳定、维护法治精神与港人安全方面,没有半点退让余地。所有港人都要有清醒的认识,放下歧见团结起来,坚定地与这股乱港恶势力作斗争。

颠倒是非的冷血政客

但凡有正常思辨能力的人,都可以看到前天所发生的暴力冲击事件,所体现出来的已经不是简单的对政策议题的不满,而是赤裸裸的武力胁迫与暴力袭击事件,是对法治前所未有的践踏,其凶残程度,已远较旺角暴乱更加恶劣。然而,过去四个月以来不断在背后推动的立法会的反对派政客,对此没有丝毫的反省,甚至于不仅没有对暴力有半句批评,反而将所有责任推到了特区政府身上。在昨日记者会上,市民看到了什么叫做“颠倒是非”与“指鹿为马”的淋漓尽致的表演。

例如,议会阵线的毛孟静称,问题本质是香港市民对特区政府管治失去信任,妄言扭曲制度的暴力比现实暴力更严重,要求林郑回应示威者五大诉求;两度要林郑“去死”的民主党主席胡志伟称,年轻人对政府失去信任才做出这种事;而教育界功能组别议员叶建源及人民力量的陈志全更为可笑,称示威者“自制”,“占领”期间保护了立法会图书馆以及文物,呼吁大家不要只看到“死物的损毁”,云云。

世间荒谬之事,莫此为甚。到底谁在“冷血无情”?用铁通、铁车、铁枝冲击立法会大楼,跑到议事厅打砸毁大肆破坏,窜入建制派议员办公室内尽情毁坏,对经过的途人往死里打,所有这些恶行难道就是所谓的“克制”?满目疮痍的立法会几乎成为一个废墟,维修费将超过一亿元,这样的结果就是所谓的“克制”?砸坏立会图书馆,涂污立法会高悬的区徽就是“克制”?“泛民”讲出这样的话,实在是侮辱公众的智慧。这种不问是非、不问对错,只问政治立场、只求政治私利的言行,说明一个事实,即所谓的“泛民主派”已不仅仅是在包庇纵容暴力,而根本就是暴徒的同伙、帮凶。

虚伪至极的大状党徒

如果说民主党、议会阵线等反对派政党政客已到了毫无底线地步,那么平日以一副“法治化身”形象示人的公民党,此次表现更是虚伪到极限。七月一日的24小时里,没有任何人看到该党大状们有过任何的“作为”;但警方清场之际,该党党魁杨岳桥就精准“现身”协助暴徒逃离现场,对着暴徒说“要保护好自己”,公然教唆暴徒逃避法律制裁。到了昨日“泛民”记者会,却没有一个是该党的大律师出现,为什么他们不敢站出来回应公众对法治的质问?为什么他们不敢直面几乎被毁于一旦的立法会议事厅?他们在怕什么?

公民党怕的是他们最后一张“画皮”被揭开示众。过去四个月,跑在反修例最前线、言行最凶恶的,就是公民党的一众资深大律师们。从到美国谒见副总统与国安委要员要求美国干预介入,到出席听证会抹黑修例,乃至各种在立法会内骑劫议会、到各学校去贯彻极端思维的行为,无不是这帮衣装鲜洁、西装革履的公民党尊贵的大状们。平日装的是法治的“斗士”,满口的仁义道德,满嘴的法治公义;但到了暴乱发生之际就原形毕露,做的是煽惑暴力、挑衅冲击的肮脏勾当。直到前晚,还在发出所谓的声明,没有半字谴责暴力,没有半句批判违法行为,更没有半点承担责任的意思。

当大律师公会主席也看不过眼要发出谴责暴力声明时,公民党在替暴徒开脱;当港大法律系教授陈弘毅发文狠批该党践踏法治之时,公民党在忙着推卸责任。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6月22日时曾指出:“法律界所有成员均有责任在法治受到不公平的批评和受损时,挺身而出。”公民党这帮大状们,余若薇、吴霭仪、梁家杰、郭荣铿等衮衮诸公们,面对香港前所未有的法治冲击事件,不仅没有做到“挺身而出”,恰恰相反的是,该党成了暴徒的“庇护所”,亲手扼杀香港最后的法治尊严。如此公民党,画皮除去之后的真实面目,恐怖得令人心寒。

助纣为虐的“香港良心”

不论是公民党还是民主党,演变至今天的地步,并非没有原因。而在回归之前就倍受英国人宠信、被外国媒体冠之以“香港良心”的陈方安生,过去二十二年来在恶化香港管治、污名化“一国两制”、极端化香港政治环境方面,可谓“功不可没”。事实上,在此次反修例事件上,陈方安生伙同李柱铭等人,打着“维护香港法治”的旗号,站到了反政府的最前线。但对于前日的极度暴力行为,这位“香港良心”又一次失去了“良心”。

陈方安生昨日接受访问时,展现了她一贯以来的转移焦点的港英政务官能力。先是称香港一向习惯以和平、理性手法表达意见,十分希望示威者“唔好用暴力”。其后话风一转,称政府应想想年轻人为何认为除了使用暴力外已另无他法,“要谂下点解年轻人觉得除咗用暴力,系无其他选择呢?”云云。这种言论,和上述“泛民”政客没有两样,不追究暴徒法律责任,不去讲维护法治,何异于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在其逻辑之下,彷佛七月一日的大批暴徒是“无辜”的,有错的是政府;彷佛只要是政治立场正确,就可以采取一切可用的手段;彷佛立法会大楼没有被破坏过、当天没有发生过任何值得谴责之事。如此思维,哪有半点“良心”的体现!讽刺的是,陈方安生的同伙李柱铭,日前还在大言炎炎地称:“年轻人用武力一定输”,但面对前日的极度严重暴力,这位在香港大律师公会资历排名榜上排名第一位的“大状”,此时竟然没有半句话吐出来,由此可见法治在其心目中的真正地位到底有多低!

七月一日的极端暴力事件,放诸世界上任何一地区,都不可能被接受,任何稍有良知的人都会作出强烈的谴责。香港的一众所谓“泛民主派”政客们,为求把控对事件定性的话语权,为求一己之政治私利与选票,而不惜放纵、包庇、美化暴力行为,对于香港所受到的伤害、市民利益所受到的破坏,统统弃之不顾。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昨日就对此作出严厉谴责,并质疑;“这样的议员,如何可以代表香港市民发表意见!”

眼下的香港正在流血,“泛民”还在消费着香港市民的痛苦,其言其行,何异于吃着蘸着港人鲜血的馒头!“泛民”的政客不要自鸣得意,也不要再惺惺作态,更不要再假仁假义,一场暴力冲击已经撕破了他们仅存的伪装,站在港人的对立面,绝不会有好的下场!

作者:龚之平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