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诬警“空城计” 警公会批诿过卑劣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立法会大楼遭激进示威者大肆破坏,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竟声称警方在冲击期间未实时阻止是“摆空城计”,4个警察评议会职方协会昨日对示威者使用暴力予以最强烈的谴责。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狠批,部分政党领袖及立法会议员,经常鼓动年轻人以暴力方法冲击政府和警队,更滥用议员的身份阻碍警方执法,在冲击期间又假惺惺作状“劝止”示威者不要冲击,事后竟不谴责暴力行为,反而将责任诿过于警队,做法卑劣,“这些人背后的目的和个人利益,绝对有违作为立法会议员的承诺。”

工会批饭民煽暴力仲屈“空城”

警方在面对暴力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时一直保持克制,其后撤退,以免发生正面冲突,再被反对派议员诬蔑为“滥用武力”,惟在冲击过后,民主党议员尹兆坚竟声称,警方的撤退“不寻常”,质疑是要引诱示威者冲击的一个“局”。工党议员张超雄更声言警方是在摆“空城计”,故意让示威者攻入立法会,令公众见到示威者行径后反感,令撑示威者的“民意逆转”。

4个警察评议会职方协会,包括警司协会、警务督察协会、警察队员佐级协会等代表昨日下午会见记者,强烈谴责暴徒强闯立法会大楼、破坏公物,及对警务人员使用腐蚀性液体、有毒粉末、烟弹等有毒物质。林志伟在回应反对派议员的指控时解释,当晚示威者将有毒烟雾掷入立法会密室,也有人鼓吹放火,为顾及同袍的安全,警方才决定撤出:“警队从来没有‘空城计’的策略。”

警务督察协会主席伍伟基在对暴徒公然挑战法治予以最强烈谴责的同时,批评有“民主人士打着民主旗号”带头破坏法治、扭曲事实,“佢哋将会付出沉重代价, 香港历史将会评价佢哋的行为。”

警司协会主席陈民德相信,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绝大部分市民都不会认同示威者暴行,大部分和平理性的示威者都应该和“暴徒”划清界线,并相信香港市民会和警队团结一致,渡过难关,迎难而上。

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亦严厉谴责某些立法会议员一直鼓吹年轻人使用激烈方法示威,更经常滥用立法会议员身份阻挠警务人员执行职务。“当有人使用暴力冲击立法会时,这些议员却在镜头前惺惺作态,要求暴徒们不要冲击,意图置身事外。在立法会被肆意破坏后,有党派议员竟然不谴责暴力行为,反而把责任推卸给警队。这些人背后的目的和个人利益,绝对有违作为立法会议员的承诺。”

斥有人掟腐液弹撒毒粉

协会指出,当日多名执行职务的警务人员被示威者投掷腐蚀性液体及有毒粉末,导致身体受伤害,协会对使用此等暴力、罔顾他人生命安全的行为,予以最强烈的谴责,并呼吁绝大部分理性的香港人,齐声指责破坏香港百年基石的立法会议员及暴力示威者。“即使犯案者人数众多, 现场混乱, 我们定必促请管理层, 全力缉捕暴徒归案。”

警忧不撤走会见血 保护示威者免陷险境

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竟诬蔑警方以“空城计”引暴徒攻入立法会,各政界人士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反对派心肠恶毒,企图抹黑警方,为暴徒开脱。

民建联副主席、立法会议员陈克勤批评,反对派议员称当日警方防线是刻意后退,是摆“空城计”,是极不负责任的说法:“大家都记得在6月12日的暴力冲击中,反对派议员是带头指责警方用武力对待示威者。”

他指出,警方是次是用最克制的态度去处理事件,如果当天晚上警方不撤走,最后的结果可能会发展成大家不想见到的流血事件,却被反对派说成是“空城计”,“完全是颠倒是非黑白。”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副主席陈勇说,在封闭空间中发生冲突是非常危险的,执法者以最专业、最容忍的态度去避免立法会中发生任何血腥情况:“这些议员到底是希望、还是不希望警方帮助他们?”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指出,当时形势险峻,但反对派议员处处护短,为暴徒推卸责任,张超雄等更散播所谓的“空城计”阴谋论,诬蔑政府“设陷阱”,是企图歪曲事实,转移视线,为暴徒找借口开脱,而反对派为政治利益罔顾人命安危。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批评,当时的形势分分钟“擦枪走火”,警方经评估后选择最安全的方法,避免发生流血冲突,是以维护包括示威者在内的市民安全为优先考虑,但反对派心肠恶毒,竟期望警方还击,借流血事件以大做文章,现在警方不还击,又侮辱警方“设陷阱”,破坏警方的公信力。

立法会保险界议员陈健波批评,反对派的说法完全漠视当时的危险,一旦造成伤亡,都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大楼伤害可以修补,但人命伤亡则难以修补。”

香港立法会前主席范徐丽泰在接受传媒访问时则指,理解警方撤退的决定,倘警方不撤退,极有可能令双方都有伤亡,又批评反对派“空城计”的说法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