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孤臣余孽”怎样制造了“完美风暴”

上世纪九十年代港英政府在香港全力推动了“居英权”计划,为特区年代的反攻倒算,再度夺权埋下伏笔,他们最近在香港制造了一场“完美风暴”。

潜伏下来,分开两条战线,一条是假扮爱国混进了建制,在适当的时候,打乱建制的阵脚,提出要修改香港政制发展模式,并且疯狂丑化和抹黑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挑动香港各界同胞不信任国家,远离国家主权,不信任“两制”。

港英埋下了两条战线

另一条战线,继续在政府公务员中间发挥影响力,向行政长官“犯颜直谏”,远离《基本法》。现在,这些拿了“居英权”的人马,在反修例中全部赤膊上阵,由潜伏变成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下。局长可以自行挑选副局长、政治助理,原来这些政治官员都有政治立场,部分人卸任后和反对派一唱一和,要调查警察的行为,要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要求行政长官下台。

陈方安生、施祖祥、黎庆宁虽然早就下台了,他们过往提拔的下属仍留在政府内。早在五月下旬,在陈方安生、施祖祥、黎庆宁的煽动和操纵下,那些领取了“居英权”的“战略盟友”纷纷浮出水面,在政府办公室内高调地向公务员发表反修例、反对林郑的言论,制造了一股“白色恐怖”,遇到了沉默不表态的公务员,他们就强迫下属要表态,弄得人人自危,好像不反对、不肯激进,就会被孤立、被打击。这种局面,已经埋下公务员及其家属上街的炸弹。6月12日,上街游行人数大增,就是与公务员及其家属上街有关。

任何一个政府要实行有效管治,第一要掌握住公务员;第二是要掌握电视台和电台;第三是要掌握广大的民意。在港英时期,这三个重要元素,牢牢地掌握在港督手上。回归以来,这三个元素特区政府都被架空了,这正正是二十二年来香港风波不断,政府越来越弱势的重要原因。

今天,反对派全力抹黑行政长官,就是要打击行政长官的管治威信,架空了其权力;反对派全力侮辱和抹黑警队,追究警队所谓“过度使用武力”,就是要瘫痪执法的权力,让他们全面搞“占领”,实现无法无天。

这一切外国势力的总动员,建基在2014年的非法“占中”的基础上。“占中九人”案于4月9日宣判,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等9人全部被裁定煽惑公众妨扰等罪名成立。4月10日开始,香港的电视台就连篇累牍大力宣传“占中”领袖人物的英雄光辉形象,把反对《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的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当成了维护香港的人权和民主的革命,令人以为“伞兵”都是英雄。

有关裁决参考了英国的“R v Roberts案”案例,多名油公司职员爬上开采石油的货车车顶、占据道路,抗议政府授权某公司以水力压裂法开采石油,事件维时两日半至三日半,造成一条马路被阻挡,数千人受影响,涉案人原审判囚15个月或16个月,上诉庭基于被告背景和作案目的,推翻原审判刑,改判社会服务令。“占中九人”案过半数被告被判缓刑和社会服务令,所散播的信息相当明显,就是即使青年人上街做出激烈的行动,不论是否悔改,将来都是社会服务令而已,这间接说明了“违法达义”的代价微不足道。所以,5月以来,网上流传大量的“游行手册”、“反对逃犯条例手册”,都是有计划有组织地教导年轻人怎样参加激烈的行动,怎样宣传反修例,阵容之大,力道之猛,前所未有。

在港英时期,港督的耳目是政务处,每一个地区都设有政务专员,每一个月都要撰写一份本区的民情报告,要反映官民冲突的风险在哪里,民意不满的地方在哪里,让港英当局要避免遇到规模的抗争。回归后,民政事务专员不用写民情报告,特区政府有如闭目塞听,林郑面对着公务员内部和反对派的动员反对,仍然麻木,收不到风。

暴力冲击惹天怒人怨

这里面不能不提问罗永聪,罗永聪是财政司司长前政治助理、曾俊华竞选特首时的公关智囊。林郑非常欣赏他,与罗永聪相关公司合作之后更取得制作“土地大辩论”跨媒体宣传合约,殊不知,他却是个“黄丝”。6月18日政府总部内特首林郑月娥正就反修例风波致歉并接受记者提问时,罗永聪则在政总外评论事件,坦言政府硬推条例是错判时势。他又谓林郑若可自行决定,“如果特首可作主,已下台9次了。”他暗示中央的原因,把矛头指向了中央。“反送中”说白了,其实就是“反中反共”。

陈方安生、施祖祥、黎庆宁这三名港英得力干将都浮上了水面,导演出了“完美风暴”,彰彰明甚。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两场即将举行的选举,建制派将会受重大的冲击。今天,他们的计时炸弹预早曝光了,也得到预先作防御的措施——全面停止修订,接着下来,采取了2014年对付非法“占中”的办法,后发制人,动员群众,消耗美国和乱港派的所谓“民意”。十六万人撑警集会已经扭转了反对派发动“二次占中”的形势。他们的游击式抗争,已经搞到天怒人怨,连他们也担心拖延下去,只会面临2014年一样的失败。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