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张超雄“空城计”说法无耻之极

极端分子七月一日暴力“占领”立法会行动,令全港社会震惊及愤慨,他们更以实际行动表明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暴徒,说明所谓反修例风波已经完全变质,变成一场反特区政府、反“一国两制”,以至反中央政府的行动。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昨日指出,坚决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警方依法处置事件,依法追究暴力犯罪者的刑事责任,并形容冲击立法会是对“一国两制”底线的公然挑战。这是一针见血对事件的“定性”,这是一场夺权行动,也是一场外部势力策动的“港版太阳花运动”。

外媒均形容事件是暴动

“占领”立法会让暴徒的真面目暴露于人前,连他们日夜企盼的外国媒体,亦纷纷以暴动形容这场行动;而香港社会各界更加义愤填膺,纷纷予以谴责。对于广大市民而言,对于修例或者有不同意见,但对于法治、对于香港社会稳定,却没有任何退让、妥协的地方,除了一班反对派政棍。暴徒走火入魔的行动不但揭露了他们底牌,更令一直煽动、包庇他们的反对派政客处于进退维谷处境,要切割又怕被批评,要包庇又会引发主流民意反弹。但最终,反对派政客还是选择站在暴徒的一边,继续美化这些暴徒暴行。

反对派不但颠倒是非,继续将矛头指向政府,更反过来指责警队防守不力,工党张超雄竟指警方是摆“空城计”,因为若要清场,下午已可做到,但警方甚至在晚上全军撤离,明显故意让示威者进占。张超雄相信警方旨在让公众见到示威者行径,令部分“反送中”支持者反感,坦言担心今次事件后民意在舆论上会逆转云云。张超雄完全是贼喊捉贼,陷前线警员于不义,说法无耻之极。

谁都知道,面对如此大规模、如此暴力的冲击,要死守一个建筑物是十分困难的事。6月12日的暴力冲击,警方由于要确保立法会当日正常运作,大批警员不顾安危,以身体守护立法会,并且要使用一些防暴武器进行驱散,最终成功守住立法会。但警员的舍身保护,换来的却是反对派的冷嘲热讽。反对派议员一边在警员的保护下安坐立法会,一边不断在现场指责警员,莫乃光之流更说什么立法会不需要警队保护云云,完全漠视警员以人身安全守护立法会。

警队舍身保立会竟被奚落

最荒谬的是,警员当时用上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弹防卫,这本来就是“以少制多”,在国际社会广泛使用的防暴装备,却被反对派及其喉舌上纲上线、大做文章,说什么“射击平民”、什么“滥用暴力”。如果香港警队的行动是滥用暴力,受伤人数会这么少吗?请反对派先去看看美国、法国、英国的警察是如何镇压骚乱,才去发表谬论。

警员在6月12日不但承受激进分子的冲击,更要忍受反对派政客的无理指责、嘲讽、奚落,承受沉重的心理及生理压力,尽管如此,警员依然成功完成任务,立法会大楼丝毫无损,议员们安然无恙,但反对派议员有没有一句感谢?没有,反而是大量的指责、抽水,教前线警员情何以堪?

周一的冲击较6月12日更加猛烈、更加暴力,加上有反对派政客搞局,警员的防守压力更大。而且,反对派一直指责警员用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弹防卫,为免再招话柄,所以警方这次没有使用这些设备,在暴徒疯狂冲击之下,警员又不能使用防暴装备,不撤退随时出现人踏人,造成大量伤亡,所以警方才要撤退,重整旗鼓。这是迫不得已的做法,也是顾全现场人士安全的最佳做法,与什么“空城计”根本风马牛不相及,如果要摆什么“空城计”,警员在整个下午有必要苦苦防守吗?

张超雄所谓“空城计”说法不但扭曲事实,更是冷血凉薄,是他们要求警员不要使用防暴设施,莫乃光甚至曾要求警员不用防守立法会,他们“很安全”,但现在又指责警方摆“空城计”,导致立法会被攻陷,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警方没有张超雄等反对派政客这么多算计,在这场风波中,警方一直任劳任怨、风餐露宿、无怨无悔的守护着香港,反对派政客不断煽动暴乱,不断在社会上煽风点火,他们是始作俑者,最没有资格指责警队。

暴徒已两次包围警总,并且暴力“占领”立法会,下一步他们的矛头很可能就是对准政府总部、特首办,如果让暴徒再次成功,香港还有何法治可言?这是所有爱护香港的市民都不愿看到。然而,反对派政客至今仍企在暴徒一边,说明他们不乱港不会罢手,这些人有资格称为代议士吗?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