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倘立会开会必里应外合 张超雄狂言与暴徒一齐冲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网讯 立法会因遭到暴徒的严重冲击及破坏,未来两星期都未能开会,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无奈拟于今日在金钟政府合署召开特别会议,专门讨论善后安排。财委会主席陈健波更明言,超过七百亿元的拨款需至少延期四个月。不过,面对铁一般的事实,反对派仍然在美化暴力,为暴徒的恶行掩饰。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扬言,若是在议会开会期间,他会与暴徒里应外合,一齐冲击立法会。网民对此义愤填膺,直斥张不仅是“难民之父”,还是“暴徒之父”。

岑敖晖为暴徒辩护 网民闹爆

张超雄昨早出席商台节目时称,当日示威者冲入立法会,并非要伤害他人,而是在绝望下作出的行为,“一方面系发泄、一方面系悲愤、一方面系自毁,一种结合出来,不知怎做下的一个行动。”他更扬言:“如果(立法会)入面开紧会,我帮手开门入去,一齐冲都可以”。

对于立法会如今仍是满目疮痍,张超雄却不同意示威者的冲击属于刑毁行为,他自相矛盾地说,立法会损毁程度“以一般情况而言是好严重”,但示威者只是针对性破坏,而非肆意破坏,“实际上毁坏的是权力的象征和装饰,因为这个权力过去极之不公义”。

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在节目中不断为暴徒辩护,甚至莫名其妙地将今次冲击事件归咎于所谓的“制度暴力”。有关言论就连主持人都听不下去,问他是否担心会被指“美化”暴力。岑则明确表示,不觉得冲击行动“好暴力”:“无论由中午冲击到闯入,无一位朋友是想伤人,破坏对门都是想占领立法会,入去是做非一般暴徒做的事,是有指向性及针对性。”他又再度将责任归咎于政府,并轻描淡写地说:“这班人有什么资格话打烂几块玻璃好暴力?”

两人言论一出,即刻被网民闹爆。有网民质疑岑敖晖的“非暴力论”:“打烂几块玻璃不算暴力?把你家全部玻璃打烂试试看啊!”亦有网民讽刺张超雄“想带头冲立会”,“不仅是‘难民之父’,还是‘暴徒之父’”。

另外,“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昨日欲以议员助理身份进入立法会,被警方阻停。黄随即犹如“被害妄想症”发作一般,声称担心立法会成为“新警察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