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美国又想在港玩“民主牌”

在7.1回归22周年当日,一批暴徒竟然冲击立法会。他们使用铁通及铁笼车破坏立法会大门,继而闯入立法会大楼内大肆破坏。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谈及示威者闯入立法会时表示,他对于香港的动荡感到哀伤,又声称香港近期的示威行动是“争取民主”,他相信“香港人争取民主,大部分人争取民主,但有些政府却不想要民主”。

特朗普此番言论最有趣的地方,便是他竟在回应时声称,香港近期的示威活动“争取民主”。其实,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应知道,反对派近日所发动的一连串示威行动,均是针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及后,特区政府虽已宣布暂缓修例,反对派仍然不肯罢休,提出所谓的“五大诉求”。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所谓的“五大诉求”并没有一项关乎“争取民主”。

由反修例变成争取民主

直到暴徒闯入立法会大楼之后,网上便突然传出一份所谓的《香港人抗争宣言》,然后便有“网民”要求闯入立法会的暴徒,在警方清场之前读出这份《宣言》。跟反对派早前提出的“五大诉求”不同,该份《宣言》没再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而是要求政府“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会,立即实行双真普选”。未几,特朗普便对外宣称,香港近期的示威活动“争取民主”。

无独有偶,在特朗普宣称香港近期的示威活动“争取民主”之后,便有曾在美国留学归来的内地学者,在日本经济新闻社持有的《金融时报》撰文,建议“重启政改才能让香港回归稳定”。该人把暴徒冲击立法会的成因,归咎于所谓“非理性的政府政策或应对措施”,继而建议中央“在符合‘一国’底线的前提下,将属于市民的政治权利还给他们,将他们的注意力聚焦到自由产生的候选人身上”。

以上一连串的“巧合”,实在不禁让人怀疑,美国有意利用今次的修例争议借题发挥,并透过制造国际舆论,迫使或诱使特区政府重启政改。毕竟,随着特区政府宣布暂缓《逃犯条例》的修订,部分惧怕修例的民众情绪已逐渐平复,特区政府自此若把施政焦点放在改善民生,以及增加青少年向上流动的机会之上,反动派便再难挑动民众的反政府情绪,境外势力亦再无插手干预香港内部事务的借口。

正因如此,美国及其他境外势力,才需诱导舆论,让市民从修例争议,改为再次关注香港的政制发展问题。他们一边把暴徒闯入立法会捣乱的行为,包装为“争取民主”;一边又把今届特区政府不打算重启政改,包装成“不想要民主”;另一边又藉着海归学者之口,摆出一副“向中央建言”的嘴脸,把重启政改包装成好处多多,能够“从源头上消除动乱根源、赢回香港民心”。

问题是,重启政改真的能使香港拨乱反正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事实上,香港自回归以来,一直积极推动政改。立法会的直选议席,由第一届的20席增至35席,同时在2010年引入俗称“超级区议会”的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民选议员人数已经过半。特首选举方面,全国人大常委已于2014年颁布《关于香港特区特首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俗称《8.31决定》),容许香港可在2017年普选特首。

只要反对派当日通过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今日的特首已经改由普选产生,香港亦可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07年所颁布的《关于香港特区2012年特首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俗称《12.29决定》),讨论立法会如何达至普选。因此,特朗普暗示北京及特区政府“不想要民主”,纯属子虚乌有。真正使到香港政制至今原地踏步的力量,其实是反对派。

重启政改跌入美国圈套

是故,即使特区政府真的愿意重启政改,政治争拗也不会平息,反会变得更加激烈,因为香港若是按照《8.31决定》及《基本法》第45条的规定实行普选,反对派未必能够赢得选举,所以他们仍会像今日一样,不断采用激烈甚至暴力手段,冲击警方和各个政府部门,迫使港府在政改问题上再作让步。

毕竟,反对派所谓的“真普选”,说到底不过是要确保他们获胜。我们甚至可以预料,即使采用反对派提倡的所谓“公民提名”,只要他们未能在选举获胜,也会声称选举出现“舞弊”,然后发动各类冲击行动,迫使政府再次举行大选,因为扶植反对派夺取政权,才是境外势力打“民主牌”的真正目的。乌克兰在2004年爆发的“橙色革命”,以及2013年的“欧洲广场革命”,便属典型案例。

由此可见,自特朗普将暴徒冲击立法会,包装成“争取民主”的一刻起,已显示美国有意再次玩起“民主牌”,藉此夺取香港的实质管治权。反对派作为境外势力的马前卒,不久亦会统一口径,要求港府重启政改。万一北京或港府误判形势,以为重启政改能“消除动乱根源”,便会跌入圈套,香港只会继续陷入政治争拗不断的泥沼,而无法自拔矣。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